老板跑路备忘之预备跑:卖茶叶蛋的说借钱去搞导弹


 发布时间:2020-10-26 12:25:04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洪磊23日在“陆家嘴资产证券化论坛”上指出,将有稳健现金流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进行资产证券化,通过公募REITs向全民提供接近固定回报的集合投资工具,将为全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提供理想渠道。应当在《基金法》框架下推动公募REITs产品制度设计,《基金法》已经为公募REITs产品提供了制度条件,封闭式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洪磊指出,为推动REITs和资产证券化发展,行业应当作出以下努力。一是制定资产证券化产品公开发行上市规则。应当针对未来现金流稳定的项目资产建立与之相适应的发行制度——在沪深交易所设立机构投资者交易板块,专门挂牌不动产资产证券化产品。二是在《基金法》框架下推动公募REITs产品制度设计。《基金法》已经为公募REITs产品提供了制度条件,封闭式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其具备的优势可以吸引银行理财等短期资金通过公募REITs转化为长期资本,还可以为养老金资产配置提供新的工具。三是积极推动明确REITs相关税收政策。REITs的成功运作依赖于清晰明确、避免双重征税的税收制度。四是推动养老资金投资公募REITs,完善资产管理市场三层架构。公众资金尤其是养老资金通过REITs投资于有长期可靠现金回报的真实资产,可以改善各类机构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上博取价差的现状,更为资产管理开辟发展新路,提升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功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转型。

(刘夏村)。

核心提示 大连150名农民工讨薪13年,越讨越蹊跷:查封资产悄悄换封,欠薪方资产暴增,旗下企业都能查到,法院强制执行8年无能为力;欠薪者迁户口改名字,农民工妻离家破求助无门。大连法院协助欠薪方转移资产,农民工讨薪十三年求助无门…… 川籍农民工老徐大连讨薪十三年有家难回 临近年关,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城乡结合部的一片棚户区里,52岁的四川籍务工人员徐光平神情落寞。很多在大连打工的四川老乡都已经回家过年了,老徐却不得不继续呆在这个没有暖气没有火炉的屋子里。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徐光平:问题就看那个钱,要回来就回去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钱? 徐光平:就是跟小蒋干活那个钱。老徐说,2001年至2002年,他跟着同样来自四川省广安市的小工头蒋道平到辽宁省营口市的一个工地上干了将近一年的活,工头却一直到现在还拖欠着他的工钱。徐光平:就给了一千多元钱。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还欠了你多少钱? 徐光平:还欠了三万多块元钱。老徐说,没拿到工钱,13年来,他只回过老家4次,最近4年他还一直没有回家过过年。

徐光平:一个人回家都有个脸,对不对?一回家,说挣的钱还没要回来,怎么怎么的,说得难听。老徐性格内向,却很好强,拿不到工钱就不好意思回家见老婆孩子。在这个昏暗阴冷的屋子里,记者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小女孩的画像。徐光平:画自己的小姑娘,画个像来看看,像不像。还是想自己的家人吧。老徐说,十四年前,他离开四川老家到六千里之外的大连打工时,女儿刚刚一岁多。他答应老婆,为了女儿,他要多挣一点钱拿回家。没想到,辛辛苦苦3万多元的工钱,讨了十三年还没有拿到。

徐光平:他(工头)说,老板是怎么怎么没找到人,是怎么回事,上面那个钱没要回来。在这个屋子里,还住着老徐的一个工友,他和老徐一样,也是13年没有讨到工钱。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欠你多少工钱?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王大国:总共三万多元钱。王大国告诉记者,这十三年来,他有七八年没有回家过过年。眼看春节越来越近了,尽管还要找小工头蒋道平讨工钱,但他已经做好回不了家的打算了。记者找到蒋道平时,他刚离开医院,本该住院治疗,但为了省钱蒋道平坚持回到住处自己输液。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现在是什么病啊?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蒋道平:就是感冒,加那个肺也有病,胃(病)也严重。蒋道平每月200元租来的这个平房四处漏风。现在患了重感冒,他还不得不住在这个屋子里自己输液。蒋道平说,20多年前,他初到大连打工时,身体很健壮,先是自己做建筑工,后来做了工头后,也同时干些体力活。但2001年接手的那个工程,整个把他拖垮了。蒋道平:(辛)老板说不干了,没拿到钱,没干就拆了(架子),拆了就要钱了。

老板从哪儿东弄西弄,弄了十多万(元)给我,弄了十多万,还欠我六十几万(元)。蒋道平说,他带到大连打工的60多个四川广安老乡目前还有62万元工钱没拿到,他作为小工头,只能追着找他干活的那个辛老板讨薪,但讨着讨着,辛老板没影儿了。蒋道平:后来找不着老板,就找不着了,就那么多年了,一直找不着。大老板跑了,小工头跑不掉,六十多个老乡整天追着讨薪,蒋道平只好自己想办法垫付农民工的工钱。蒋道平:我的那些工人啊,我跟他们说好话,说我在家里借,抬(贷)点钱。

现在,蒋道平心力交瘁,身体大不如以前。好在这次生病之后,一个工友闻讯前来照顾他。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怎么烧冰呢?不烧水呢? 辽宁省大连市庄河籍务工人员辛贵彦:现在有的自来水,人都撤了,(水)全冻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烧水做什么呀? 辛贵彦:(他)吃药。这两天就感冒了,(我)一直在这。辛贵彦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小工头,当年和蒋道平干的是同一个工程。辛贵彦:(欠)我大概60多万(元)。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你带了多少人? 辛贵彦:我带了是57个人。

辛贵彦告诉记者,他来自辽宁庄河,和找他干活的辛老板是同乡。十三年来,辛贵彦为了讨薪去辛老板的老家找过多次,却一次也没有堵到他。不过,2010年,他听到一个好消息,说辛老板把建设单位告到了法院,法院还要拍卖建设单位的房地产用来支付拖欠的工钱。辛贵彦:2010年我们去,据说是已经判了。判的胜诉,说拍卖。等我们去的时候,又不拍了。我们去找院长,给我们个主心骨,找法律咨询一下。可倒好,我们还叫人家刑拘了。为了要钱还刑拘了。辛贵彦说,当时也是临近春节,他以为法院出了面,讨薪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就和蒋道平等三个小工头去法院催促执行。

辛贵彦:就在那个大连法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连市中级法院? 辛贵彦:对。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做什么了吗? 辛贵彦:我们没有做什么。我们要求就是,这官司究竟判没判,能不能给我们农民工,一个交代,一个答复。人家也不出来见,也不问,完了之后,完了之后,我们就跟人家跪下了,想着你给我们一个答复。马上过年了,春节了,说我们扰乱社会治安。辛贵彦说,那次讨薪,他们在法院门口正好撞上了辛老板,但被拘留15天,大年三十下午才放出来。

之后又找不到辛老板的影子。不过,今年元旦一过,他们听到消息后,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门口,终于堵住了辛老板。辛贵彦:近期我们才怎么堵着的,在沈阳法院,高院那一块,我们知道他上那去起诉了,我们才知道(行踪)。老辛讨薪十三年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全没了 无论是徐光平,还是小工头蒋道平、辛贵彦,大家都把讨薪的希望寄托给了他们所说的辛老板。十三年来,被欠薪的一百多农民工,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坚持讨薪。他们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力量与希望会越拖越小。

那位辛老板,究竟能不能让他们讨到被欠了十三年的薪水呢?根据他们提供的辛老板的电话,记者想法设法找到了辛老板的住处。这是大连市郊的一个小山坡。十多年来一直躲债的大老板辛贵武目前就住在半山腰的这个临时建筑的小平房里。辛老板躲债的住处 辽宁省大连市工程建筑商辛贵武:没办法,就是躲债。两个人就进不来了,就在这个屋,就是我住的地方。老辛说,十几年来,他东躲西藏,已经换了不少地方。辛贵武:我不敢在一个地方住,我住一段时间,就得换个地方。

因为他们,有的人就盯梢。盯梢知道我在哪,半夜去哪堵。我就得住一段时间,就得躲一躲。但是我也知道,我缺理。欠人家农民工钱,这道理我也知道,我良心确实是,自己也觉得,这么做确实不对。但是我也确实,没有办法的办法。那么,他总共拖欠了多少农民工的多少工钱呢? 辛贵武:当时人多,150多个人。我总共欠了,现在还得有,200多万左右吧。

老板 资金 顾春芳

上一篇: 评论:理性应对“中等收入陷阱”问题

下一篇: 3.6亿彩票巨奖引发三疑点 专家建议设“彩监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