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份中国制造业PMI为51.7% 经济增长转稳信号明确


 发布时间:2021-01-27 08:41:29

近日,国际劳工组织(ILO)公布了一份名为《2010/11全球工资报告》的调查报告,“晒”出金融危机以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工薪阶层的收入变化状况。结果显示,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全球工资平均增速(不包括中国)为2.2%;而2008年和2009年,工资增速分别降至0.8%和0.7%。而囊括了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二十国集团,工资平均增速(不计中国)降幅更为明显,由2007年的1.8%,降至2008年和2009年的0.5%。在全球工资水平因危机或停滞不前,或不进反退的时刻,中国的工资平均水平连续多年呈两位数增长态势。中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扣除通胀因素后实际平均工资增速为13.1%,2008年为11.7%,2009年为12.8%。

但由于中国的统计数据直到2009年才开始将“私营单位”劳动者工资纳入统计范围,一些学者认为统计结果并不能全面、客观地反映整体工资水平变动情况,劳动者工资有“被”增长之嫌。就统计数据中缺失的这部分群体来讲,截至2008年底,全国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约有6676万人,相当于现行劳动工资统计制度所包含从业人员的54.75%。这部分关键数据的缺失,显然会对统计结果的精确度造成较大影响。

回到格鲁吉亚后,他将不遗余力宣传、推广中国和成都。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第22届全体大会11日至16日在四川成都召开。作为国际旅游界规格最高的会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本届大会由中国国家旅游局主办,是该会议继2003年在北京举办之后再次回到中国。会议期间,格鲁吉亚驻西班牙大使祖拉布·保罗利卡什维利当选为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下任秘书长。新任秘书长的任期为2018至2022年度。“本届世界旅游组织全体大会比上届出席的人数翻了一番。”祖拉布说,他2018年正式履职的第一个大型活动是西班牙国际旅游展,该活动在中国春节前举办,他会在西班牙庆祝中国春节。“这次中国之行对我来说是有历史意义的,我见证了世界旅游联盟的成立。”祖拉布表示,新成立的世界旅游联盟和世界旅游组织就像兄弟姐妹一样,是一个合作的关系。世界旅游联盟在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第22届全体大会期间成立。该联盟由中国旅游协会申请发起,是旅游业第一个全球性、综合性、非政府、非营利国际旅游组织,创始会员89家,来自五大洲29个国家和地区。(完)。

“中国经济回升趋势进一步明朗。在一季度6.1%的增长之后,二季度的增长应该在8%甚至高一点,这样上半年的经济增长会高于7%,所以中国经济已经明显地出现了回升的迹象。”在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组织的全国“优秀建设者”研讨班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指出,尽管以上数据颇能令人欣慰,但我国经济下一步仍面临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首先,资产价格大幅上涨。虽然1-5月份CPI和PPI同比下降0.9%和5.5%,并且受上年基数较高、产能过剩等因素的影响,这种负增长状态有可能将延续到年底。但是随着国内股指连续上扬,部分城市房地产价格在回调不充分的基础上再度反弹等,造成资产价格不断上涨。资产价格上涨必然造成国际资本再度流入中国。一方面信贷规模快速扩张,另一方面实体经济领域的投资过度、产能过剩,必然会造成投资逐步减弱。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信贷资金没有直接流入,也会间接利用社会资金进入资产市场,有可能导致中国资产价格再度泡沫化。其次,通胀预期增强。国际市场粮价恢复上涨趋势,对国内粮价上涨将起示范和推动作用。

原油、铁矿石等初级产品价格上涨,输入型成本推动压力也在增强。国内经济回升后货物周转加快、货币流通速度提高。生猪价格、生产再度大幅波动,将推动食品价格上涨。这样有可能使中国在明年很快会进入到物价大幅度上涨的状况。第三,输入型成本压力。我国等新兴国家良好的经济发展前景,预示着初级产品中长期需求旺盛,价格上涨趋势难以改变。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对初期产品的需求的大幅度增加,从而推动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国际投资资本也会借助需求增长和美元贬值预期,再度大肆炒作初级产品期货价格。短期来看如果对这个问题不引起关注,也有可能将为下一步中国的经济发展埋下重大隐患。余斌指出,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将出现三种可能:第一种,政策效应集中释放以后,市场驱动的民间投资和居民消费扩张步伐减缓,短期内总需求再度收缩,经济增长出现二次探底。第二种,房地产、汽车市场持续回升,带动投资、消费需求合理释放,产能过剩压力逐步减轻,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上涨得到有效控制,经济运行在稳固、健康的基础上进入下一轮扩张周期。第三种,因回升基础脆弱,经济增长徘徊在较低水平,资产价格过快上涨,通胀压力不断增强,出现“低增长、高通胀”并存的中国式“滞胀”局面。

当然,余斌表示,从经济发展的内外条件看,下一步经济运行出现第一种前景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出现第二种前景的积极因素正在积累,但是,出现第三种前景的风险正在逐步增加。如果说前一阶段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是防止出现第一种前景,那么下一步政策重点应该是防止出现第三种情景。“下一个阶段政府将面临两难选择。一方面,经济回升的基础不牢靠,上半年的增长超过7%,离8%的目标差距还很大,所以保增长的预期不能变。下一步,一方面要保持经济持续回升的态势,另一方面要防止通胀和资产价格的泡沫。”尽管如此,余斌依然认为,大家应该充满信心,虽然短期内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和矛盾,但是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良好的发展前景毋庸置疑。余斌的信心来自哪里呢?按照他的分析,中国在未来的10年、20年、30年、50年,都将处在城乡结构剧烈变化、城镇化不断推进的过程当中,城市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力量将始终存在,这是中国在未来50年都可以继续保持较高增长速度的原因。“所以,尽管国际金融危机此次对中国影响不小,但中国经济经过短期的调整之后,必将走上一条持续快速增长的轨道。

”。

指数 中国 月份

上一篇: 银监会警示部分在华外资银行三大风险

下一篇: 真功夫董事长归属再添变数:新旧阵营再掀口水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1.03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