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统计局:美国升息可能致中国面临两难境地


 发布时间:2021-02-28 17:38:42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10分报道,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英文简称PMI,是国际通行的经济监测指标体系,它与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GDP、生产者物价指数也就是PPI等经济指标并行,是政府、银行、企业用来分析经济走势,进行各种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所以PMI指数被称作经济变化的晴雨表。昨天是六月的第一天,5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如约而至。指数定格在53.9%,连续十五个月处于50%以上的景气区间,然而,这个数据却比上个月出现了1.8个百分点的回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的走低,到底意味着我们工业经济摆脱了前段时间过热的发展趋势,还是出现了再次下探的危险呢? 正如很多业内人士预测的那样,五月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依旧盘踞在50%以上的景气区间,然而53.9%的数据和上个月相比有了1.8个百分点的回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是一个综合指数,是宏观经济运行的先行指标。

通常这个指数在50%以上,反映经济总体扩张;低于50%,反映经济衰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认为5月份采购经理指数下降非常正常: 蔡进: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国家的经济增长已经保持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了,在这么一个比较高的水平基础之上,再让经济像前一段时间那样加速增长的话不太现实;第二个原因这个PMI的指数有一定的季节性因素的影响,近几年,PMI的指数在5月份都会出现跟上个月相比一种季节性的回落。从采购经理指数的11个分项指数来看,有十个指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其中,购进价格指数回落幅度最大,达到13.7个百分点。最近,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明显回落,比如国际原油从87美元跌至75美元一带,印度矿也出现高位回落。这些因素无疑会传到到国内大宗商品的价格上,进而影响购进价格指数回落。但是让蔡进担忧的是,也许这个数据的回落预示着国内需求的萎缩: 蔡进:国内内需的增长出现放缓,特别是像钢材、石油等等这样一些大宗商品的市场需求在放缓,也会引起价格波动。

从四月份开始的房地产调控,让这个房地产市场一片寒蝉凄切,与之相关的钢铁、水泥也迅速进入冰封期,于是有人臆测,房地产调控压制了国内需求。这种观点却受到记者采访的众多专家的一致摒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 现在这价格的变化和房地产的调控没有直接关系,这种联系我觉得现在没有事实做基础。而在蔡进看来,国内需求的不确定性正来自于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动力不足。控制资产价格的膨胀、大力吸引非公资本投资才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阳关大道: 蔡进:投资的力度有所减弱,真正使得我们民间的资本和企业能够参与到我们这个投资领域。同上月相比,在采购经理人指数各分项中,只有产成品库存指数上升,升幅为3.6个百分点。蔡进解释说,在同期生产指数回落的情况下,这个分项指数的提高,意味着工业企业销售不良,出现了积压: 蔡进:整个生产量的指标在往下行,而库存的指标在往上走,反应出需求出现一种受阻,导致了库存的一种积压。

作为宏观经济的先行指数,以上种种是否意味着我国经济再次出现了下探的趋势呢?张立群分析,仅仅凭借一个短期数据做出这样的结论恐怕有武断之嫌: 张立群:就短时间的一个月的变化是不是就预示着经济走势向下,这个还很难说。蔡进赞同这种看法,但是他坦承数据的微妙变化告诉我们,我国经济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蔡进:中国经济放缓的可能性还是依然存在的,是不是反映出了我们国家市场需求的整体增长趋势在放缓,这个是值得关注的。然而毋庸置疑的是,采购经理人指数的回落预示着我国工业生产增速出现温和下滑局面。有分析认为,据此判断,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在未来3个季度环比下滑。那么,今年我国保8的目标是否能够实现呢?张立群的观点是保八没问题: 张立群:年度当中的一些波动,不能说整个经济增长活力,因为第一阶段的增长本来就是一些特殊因素所驱使的,全年达到将近12%的增长也是不正常的,所以全年的增长原来我们的估计应该在9%到10%之间。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他看来中国经济不是防止下探而是防止过热: 贺强:投资、消费、出口三匹马共同拉动GDP,投资的力度可能比去年有所下降,维持不了8个点的贡献率,去掉两个点,只贡献了六个点,消费哪怕维持不增长,还是4.6,出口零增长加起来是多少呢?10.6了,大大超过去年的8.7了,而现在很明显,今年的出口不可能是零增长,实际上今年有可能经济过热。(记者季苏平)。

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中国法学学术交流中心承办的“国际投资经贸法律风险及对策”研讨会12日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和亚洲、非洲、欧洲28个国家的180多位法学法律界和工商界代表出席会议,并围绕国际投资、国际贸易、基建工程、争端解决四大专题进行交流研讨。中国法学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陈冀平在致辞中说,当前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经济和贸易增速持续放缓,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地区和全球性挑战突发多变。为重振贸易和投资两大引擎,中国政府先后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十大合作计划”,通过扩大对外开放水平,加大对外经济合作力度,给艰难复苏的世界经济注入新的动力。他指出,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和非洲地区各国在经贸法律政策、民族宗教习惯、语言文化传统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中国和相关国家企业在上述地区开展经贸投资时,常常面临不同程度的法律风险,甚至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进而影响到国际经贸合作的进一步发展。

因此,加强国际法学法律界的交流与合作,共同开展经贸投资法律制度的研究,提升企业法律风险防控意识和能力,已成为中国和相关国家企业界的迫切需要。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张鸣起指出,本次研讨会是中国法学会与非洲地区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学法律界、经贸界开展务实合作的一次重要活动。有助于中国“走出去”企业更好地了解非洲地区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制度,防范和化解投资法律风险,从而为创造良好的国际经贸投资法律环境发挥积极作用。吉布提共和国驻华大使阿卜杜拉·米吉勒在致辞中赞扬中国法学会为促进中非法律交流做出的积极贡献,认为加强中非法律界的交流与合作符合中非各国人民的利益,有助于推动中非经贸合作,促进中非共同发展。塞舌尔前民主党领袖、人权委员会委员尼科尔·加布里埃尔表示,加强中非法律交流非常重要,这有利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为中非经济发展带来共同的机遇。

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大法官张月姣指出,中国“走出去”企业应遵守经营地法律,正确对待法律风险问题;同时呼吁非洲地区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改善投资环境,提升审批透明度和规范化,加强法律界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完)。

经济 报告 国际

上一篇: 加拿大媒体:数据显示美国人把新冠病毒传入加拿大

下一篇: 长江航道总体通过能力有望提升两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9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