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L创业营暨全球青年大会新闻发布会在京启动


 发布时间:2021-04-09 20:54:47

如同浙江的一个基因,伴随浙江的发展和壮大。“火炬杯”创新创业大赛虽然大多是年轻人的秀场,但浙江传统的民企巨擘们也按捺不住寂寞,向这个人才济济的大赛伸出了橄榄枝。这一次的评委中依旧不缺少民企的身影。据了解,首届浙江省“火炬杯”创新创业大赛主评委就是浙江民企大佬南存辉,在2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汪力成也出现在现场,并作为本届大赛评委。一直以来,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改革开放初期,大量浙江人凭借敢闯敢拼的精神开拓创业,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也造就了今天遍布世界的浙商。浙江民营经济活跃,但是由于产业层次相对落实,低小散现状制约发展等问题,浙江的传统民企面临的发展的瓶颈。虽然,浙江多年来一直引导企业转型升级、创业创新,但是对于上世纪四五十年年代生人的老浙商来说,互联网+、工业4.0等概念是如此的陌生。虽然,很多民企在谈及未来时,侃侃而谈转型升级,但实际操作起来,往往缺乏好的技术、好的项目和好的人才。汪力成也表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成长起来的第一代民营企业,是改革开放的得利者,但按照过去的模式这一代企业已经走到头了,不能靠廉价的生产要素驱动,转型升级是必然。

如何转型,汪力成认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除了自身发展外,还应腾出一部分资源和经历,来关注更年轻的一代创业,帮助他们成长,在帮助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自身也成长。在创新的大环境里,也并非所有的企业都怨天尤人,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积极应对,寻找创新的脉搏。不久前,由士兰控股、华立集团、华日实业、精功集团、万丰奥特等五大产业集团发起设立了银杏谷资本。用汪力成的话来说,这个资本就是民营企业拿出钱来搞风险投资,支持大学生、支持年轻人、支持新一代创新创业者,“在这个过程中,就让我们和未来的新经济建立了非常好的桥梁。” 对于这种模式,汪力成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老一代的传统民营企业去做,因为大家都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利己利他的行为,他们都会积极的参与到全民创新、万众创业的这场活动当中。2014年的浙江省“火炬杯”创新创业大赛之后,身为浙江省工商联主席的南存辉就提议,这么多好的企业(项目),能不能请老的省工商联的企业参与。今年,浙江省工商联也参与到这个比赛中来。据浙江火炬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杨更生介绍,除了已经现身的汪力成之外,届时将有更多民营企业家参与到活动中,“一方面做评委,另外一方面就是发现好项目并投资。

” 据悉,本次大赛的优胜者们,浙江省方面也将予以重奖。浙江省科技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邱飞章表示,科技厅将提供1000万元的大赛奖金,一等奖将获得100万元的大奖。

英国智库列格坦研究所29日公布最新“全球繁荣指数”排名。北欧国家挪威连续第五年位列榜首。在亚洲地区,中国香港的位次最高,排第19位。非洲国家乍得在全球142个获评的国家和地区当中垫底。“全球繁荣指数”是列格坦研究所在比较142个国家和地区的包括财富、经济增长、个人福利以及生活素质等方面之后,综合考量所做出的年度排名。中国今年排第51位,较去年的第55位有所上升。美英两国排名则一年不如一年。英国从去年的第13位滑落到第16位。美国则干脆被挤出分项的经济指数前20位,这被认为主要受经济萎缩的影响。而在新兴经济体当中,孟加拉国排103,印度排106,孟加拉国被认为整体繁荣程度已经超过印度。列格坦研究所是位于伦敦的一所独立研究机构。纪双城。

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进展。国庆长假期间,国内汇市休市,长假结束后,人民币加入SDR的正面影响,将很快在国内汇市反映出来。简单地说,SDR是个货币篮子,最初篮子里只装有美元、法郎、马克、英镑和日元,后来法郎与马克被欧元取代。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是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化身”,人民币的加入,是SDR创建半个世纪以来,全球首个发展中国家货币进入发达国家的“货币俱乐部”。虽说篮子里有五种货币,但占比决定排位,位次决定国家金融实力,中国入篮后占比为10.98%,排在美元和欧元之后,起步就直接超越了英镑和日元。如果按国家经济体量和反映综合国力的主要指标对号入座,中国在SDR的话语权至少应当在20%以上,但先进“山门”的其它四种货币尤其是美元肯定不干。10.98%的占比,是中、美、欧、英、日、IMF六方反复商议达成的妥协结果。SDR更像一个虚拟的资金池,池内五种货币按各自的特别提款权占比作相应的虚拟配置。眼下,该资金池储备的虚拟容量相当于两千多亿美元。特别提款权主要有两个实质性作用。一是成员国享有一种特权。以日元为例,假如日本出现了金融危机,万不得已之时,可按日元在SDR的占比,向IMF申请特别贷款应付危机。

其二,其它所有IMF成员国,可按股权大小按比例配置五种货币作为本国储备货币,如果做到了这一条,当本国发生金融危机时,就可按股权所确立的额度向IMF申请贷款应付危机。谈及人民币国际化,不少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动辄强调“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其实,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几个更直接的衡量标识。首先,人民币要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结算货币,目前用人民币进行直接结算的中国对外贸易量,已占到中国外贸年总量四成左右,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货币中占比已超过8%,这样的比例已十足令人欣喜。其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使用的支付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占全球货币支付量的13%左右。再次,人民币要成为全球主要投资货币,目前这一占比为全球年投资额11%,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一比例已逼近1/3。此外,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外汇交易的主要货币,目前这一比例在6%—9%之间波动。最后,人民币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目前全球外汇储备总量是10.9万亿美元(折算值),中国是3.2万亿美元。在中国加入SDR之前,已经被各国作为储备货币持有的人民币,可折算成2200亿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

这一比例虽然不高,但至少说明,在SDR正式承认人民币为国际储备货币之前,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实际进程已经开始。人民币与全球外币之间完全自由开放,在中国肯定行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人民币大步迈向国际化,并逐步成为强势的世界货币。迈过SDR门槛后,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终于名实相符了,虽然人民币仍将面临美元与欧元的各种抗衡或阻击,但美元金融霸权最终被破除,是迟早会出现的国际金融大变局。

创业 全球 大会

上一篇: 德疾控机构:老年病例增多 死亡人数会上升

下一篇: 广州欲建世界旅游名城 严控珠江沿岸开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4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