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 习近平李克强作重要讲话


 发布时间:2021-05-04 23:01:37

为期四天的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恒丰银行研究院常务院长胡海峰在接受人民金融采访时表示,本次会议主要总结了2015年的经济工作成绩,分析了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阐述了明年宏观经济政策走向,部署了明年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工作。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经济转型关键年,因此,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意义更显深远。他认为,会议首先明确了2016年经济工作的总体基调和总思路。2016年经济工作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四大政策支柱为: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五大重点任务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其次,会议强调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6年的稳增长,着力强调从供给侧入手,解放生产力,增加新供给,改善供给结构,提升竞争力。

这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综合国力竞争新形势的主动选择,也是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再次,会议指出明年经济社会发展结构性改革任务繁重。对内,积极化解产能过剩、降低房地产市场库存、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扩大有效供给、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明年积极工作重点。对外,加强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是重点。同时,将加快自贸区及投资协定谈判,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此外,本次会议强调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抓紧研究提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方案,加快推进银行体系改革。胡海峰认为,金融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和深化,将有效激活商业银行的活力,商业银行应加快转型发展,创新产品和服务,做很方便的银行,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薛白)。

“中国刀剪之都”广东阳江各大商家就纷纷拉开了节后招工的帷幕。对阳江1500多家五金刀剪企业而言,春节后的用工现状,将直接决定企业龙年生意的兴衰。27日,中新社记者在阳江市的几大工业园区里看到,大红的“聘”字不断出现在园区的交通要道或厂家的大门口,一些企业工作人员穿着羽绒服或军大衣,在寒风中接待前来问津的打工一族。在阳江市郊的一个工业园区,一边搓着手掌驱寒、一边招呼着应聘者的邓先生告诉记者,大多数企业从今天开始就进入了节后招工程序,再等就来不及了,看来又是一年的用工荒! 邓先生称,在春节前超过八成的员工回家过年了,无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春节后能回来多少谁也说不准。

为解决这样一个“老大难”问题,老板这个春节过得并不安稳。邓先生的同事、主管企业人力资源的许小姐说,她所在的五金刀剪企业虽说是个大企业,员工超过500人,但今年的用工缺口仍有50多人。为了吸引员工,很多企业都通过各种途径宣传企业的用工优势,包括承诺的提高基本待遇和“回厂奖励”等。许小姐表示,在阳江数以千家的五金刀剪企业中,节后用工缺口最大的是一些小微型企业,由于没有专业的开发团队,没有自己的品牌,这些企业在春节假期过后,必将面临节后开工的“工荒大考”。此间受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招工难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年,目前也仍然难以看到缓解的趋势。

尤其是春节假期后的用工,除了大企业有所保障外,其他中小企业很难保证有足够的人手。在阳东县一家工贸企业工作了6年的李先生对记者说,早在春节前夕,当地的一些五金刀剪企业在接订单时就非常慎重,在接大订单的时候,不得不考虑到节后的人手问题,如果完成不了,非但有损企业声誉,还要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李先生称,他所在的企业与阳江大部分五金刀剪企业一样,由于春节前夕放假,为了赶工期,老板以及他们这些管理人员,乃至企业的保安和清洁工人,都无一例外地围在包装线上加班。节前如此,节后怎样更是拿不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抢”到工人,尽可能避免或缩短企业节后开工的“真空期”。

(完)。

是2016年浙江省温州市两会上出现频率最高的热词之一。这个曾经依靠“小商品、大市场”的模式在改革开放中大放异彩的城市,近年里却跟随传统制造业一同走向了低迷。如何摆脱困境,让温州的实体经济重新焕发活力,也是多位温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讨论的话题。2月29日,列席温州市人大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重组整合,是当下温州中小型企业重新崛起最重要的课题。“脱实就虚”引企业危机 温州,这个东南沿海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城市,凭着温州人敢闯敢拼的天性,在改革开放时期创造了中国民营资本的辉煌。

通过“小商品、大市场”的模式,温州的制造业渗透到了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皮革、服装、鞋子……各式各样的温州商品几乎横扫国内市场,甚至凭着高性价比源源不断地向海外市场输送,这让温州的民营企业家掘到了第一桶金,为今后兴盛的民营资本积累了大量财富。辉煌之后是低谷。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劳动力成本上升,温州以传统产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轻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开始出现利润下滑的现象,又因为几十年的惯性思维的影响,导致温州传统企业错失了不少调整结构、转型升级的机会。在周德文看来,真正让温州经济陷入危机的,还是“脱实就虚”的开始。

“2001年开始,温州经济开始逃离实业,开始大量搞投机性的投资,地产、房贷、股市等等。”周德文解释,“当时虚拟经济的利润比实体经济高得多,一般是短期、资金密集型的,两到三年甚至一年就出效益了,来钱快,有很大的诱惑力,而实体经济的盈利则是细水长流,收益缓慢。这使得很多企业家心理浮躁,没有对实体经济加大投入,进行技术创新、技术改造或者扩大规模,而是以发展实体经济的名义,将资金全部投向虚拟经济中。” 如此背景下,温州的民间资本再次像改革开放时期一样,席卷了中国的各个虚拟经济市场,名声最大的温州炒房团更是遍布天下。

但这样的快钱,温州并没能赚多久。以楼市为例,2011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限制房价持续攀升,房市迎来全国性“拐点”。从2012年开始,温州房价引领全国房价开始下行,新建商品房价格连续40个月出现回落。温州大量的资本在房地产、借贷、股市上被套牢,引发了实体经济资金链的断裂。“当时很多企业都是以实体经济作为幌子和平台进行融资借贷,因为实体经济才比较容易融到资金,再将资金用在虚拟经济上,结果全被套住了。这时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周德文告诉记者,因资金被抽走,实体经济的产品改造和技术创新落后于人,利润薄如刀片,加上竞争加剧,温州曾经彪悍的实体企业纷纷走向危机。

重组转型将成崛起之本 如此危机下,周德文认为,摆脱传统的个体、家庭经营思维,将温州的中小企业进行重组整合,是目前最适合的良药。“温州有40多万家中小企业,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周德文说,“这不是说要把他们消灭掉,而是需要一些行业龙头企业,以自己的资本、品牌和销售渠道去整合行业里的中小企业,大家走向联合,形成航空母舰型企业。” “我认为温州各个行业的企业可以取长补短,合理社会分工,形成新的竞争力,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培育品牌、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拉长产业链、优化产业结构,才可能转型。

”周德文说。这一观点得到了温州市政协委员、温州新机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水寿松的认同。在他看来,规模化经济时代,温州必须依靠龙头企业来保住曾经的优势,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依靠政府的帮助。“当今政府要做什么呢?要深入调研,搞清楚哪几家是龙头,同时对外招商龙头企业,必须找几只领头羊,先把龙头企业集聚,先把规模做起来。”水寿松表示,如果能形成龙头企业的带动,行业下的中小企业也会自动捏合,围绕龙头企业进行融资,自然带动行业的生命力。经济增量或为活力之泉 不过对于目前的情况,列席温州市政协的温州大学城市学院常务副院长、温州区域经济与民营资本研究中心主任谢健认为,温州企业想走出困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现在企业肯定没有这么快走出困境,一方面宏观经济中世界和中国都没有走出低谷,温州不可能这么快走出,现在只能尽可能地减缓危机。”在谢健眼中,新的经济增量或许将成为温州经济新的活力之泉。为此,温州必须改善当地的创业环境,让这口清泉能涌动地更加旺盛。“温州是创业城市,老板多,民营经济活,不断有新企业出现,但前几年我就发现温州创业环境有问题,如何激发小企业的活力,增强他们的生存能力非常关键。”谢健所在的温州大学城市学院即将改名为温州商学院,以商为主,学生的创业热情非常高。但谢健发现,近几年来,虽然国家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概念,但自己学生的创业人数反而比前几年有所降低。

对此,谢健认为,除了在学校层面上激发学生的创业热情,社会和政府必须增加新的创业支持。他提出,金融机构的基金扶持和社会对创业人员的全面指导都必不可少。“现在温州的创业基金是不够的,因为学校和政府不可能有很多资金给他们,还需要金融机构的参与,专门为创业者服务。另外创业者更需要外界对他们的指导,一个刚出学校的学生对社会、企业、法律、财务方面都不了解,在创业过程中就会出现各种问题,这需要社会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谢健认为,如果能保持持续性的政策支持,温州会不断有新的企业涌现,新创企业也将更多出现在新兴领域,这将改变现有的产业结构,通过经济增量来激活温州经济的发展。

(完)。

经济 企业 政策

上一篇: 这家鱼塘有“跑道” 让养殖户明显增收

下一篇: 百只偏股基金净值遭腰斩 工银瑞信、汇添富最受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87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