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报告:加强财政制度 促进地方债务管理


 发布时间:2021-05-04 21:32:50

上海“商家促销 政府埋单” 是否合理引来争议 据中国之声7时25分报道,“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最大的得利者是广大的消费者。”这一看似完美的经济大戏,却为何遭到质疑?昨天晚上,《新闻纵横》值班编辑张泽华电话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温来成,他认为:上海这一做法有违基本的财政准则。温来成表示,上海这个做法不符合我们公共财政的一般原则,它应该用于满足社会公共需要,所谓的公共需要,就是大部分的人需要,或者是我们单个企业满足不了这个需要,由政府来筹集这个资金财政的活动范围就是要满足社会公共需要,私人物品财政应该谨慎的接入,从上海的这个做法来讲,显然不符合公共财政的做法,也不符合公共财政的原则,因为它是在特定的区域不是所有的商场都有这个优惠的方法。温来成教授还认为,尽管眼下是非常时期,但以财政引导消费,还应谨慎行事。毕竟轿车和金条不是人人都能抽中,中奖的消费者只是个别。

把公共财政的钱用在个别人身上,的确有违公平。同时,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对社会风气、消费风气形成来讲也是不利的,反而助长了这种心态,我到商场里买东西,可能不是满足了我的个人需要,我就是想我能不能中这个奔驰车,所以金融危机期间政府从促进消费从这个大环境里面来讲,主要还是以政策引导为主,这个应该是对弱势群体的这方面。

“债务上限”危机再次困扰美国,美国财政部长杰克 卢26日表示,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提高债务上限,金融动荡局面更加严峻,并且美国极有可能在十月中旬丧失借贷能力。为此,美国政府需立即行动,民主党、共和党要达成共识,消除债务上限危机。报道指出,10月中旬近在迟尺,国会倍感压力重重。在此之前,国会不得不就支出预算计划和提高债务上限方案进行协商,从而达成一致。但是,倘若协商失败,美国可能会面临即时现金短缺,财政部债务违约,社会保障和公共支出减少等一系列困境。卢在致函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约翰 博纳时称:“国会需要尽快采取措施,履行其责,避免债务违约问题。”他继续称:“国会要在10月中旬前采取行动,以免后患无穷。” 不过,报道表示,共和党利用“债务上限”为契机,推动公共支出减少,与他们在2011年行为如出一辙。还有一些共和党人士旨在推迟奥巴马总统签署的医疗保健改革。奥巴马和民主党则表示,在债务上限问题上,不会就此协商。报道指出,当前债务上限危机在年初刚刚稍有缓解,5月份又再度浮出水面,迫使政府只能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维持正常的政府运作和债务偿还工作,比如暂停向政府养老金发行国债。

卢表示:“这些措施只能撑到10月中旬,我们也不能估算耗尽现金的准确日期。” 报道进一步指出,债务上限争议不断,并且十分复杂。国会会期短,届时通过立法保证美国政府平稳度过9月。倘若立法未能通过,联邦政府或将“关门大吉”,暂时不会有国债违约风险。议院筹款委员会资深民主党人桑德尔 莱文表示:“共和党需放弃边缘政策,回归国会,进行协商,从而最终达成共识。”(实习编译:王晏如, 审稿:李娜)。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23日透露,据测算,2012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加总债务接近28万亿,占当年G D P的53%。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9.94万亿,须引起高度关注。中国经济整体的债务规模为111 .6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15%,去杠杆在所难免。李扬是在“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分析”国际研讨会上说这番话的。在本次会议上,社科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课题组发布了其最新研究成果———《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3》。该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末,将中央政府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加总,得到2012年末政府债务总额27 .7万亿元,占G D P的比重为53%。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9 .94万亿。而地方政府债务主体部分来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余额接近14万亿。除了政府性债务之外,非金融企业部门、住户部门、金融部门也是形成债务的主要组成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余额72 .12万亿元,占G D P比重139%,考虑到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在相当程度上包括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一有政府背景的实体债务,为防止交叉重复,扣除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规模,由此得到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余额58 .67万亿元,占G D P比重为113%。

李扬分析道:“从结构看,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占比较高,在所有统计国家中高居榜首,这构成了中国债务结构的突出特点。值得高度重视。” 中国住户部门未尝贷款余额16 .1万 亿 元 , 占G D P比 重 为31%。仅以金融部门发行的债券余额作为其债务,2012年末,金融机构债券余额合计9.13万亿元,占G D P比重18%。将上述四个部门加总,得到中国经济整体的债务规模为111 .6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15%。李扬强调,上述数据显示中国全社会的杠杆率已经很高,去杠杆在所难免。“从总量上看,中国的总债务水平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比南非之外的其他金砖国家都要高,尚处于温和、可控阶段。”李扬表示:“鉴于中国的债务水平近年来上升较快,各方应当对此保持警惕。”。

地方 政府 债务

上一篇: 种粮大户为何要发百万奖金

下一篇: 双11阿里交易额6分58秒破百亿 无线交易额占比超八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2.18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