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北村民开荒山做环京津生态屏障的“绿巨人”


 发布时间:2020-09-23 17:23:08

连江潘渡村内涝严重,村民划充气艇回家 受台风“麦德姆”影响,昨天清晨,福州连江潘渡乡内道路、农田和低洼地带积涝,逾百户人家遭受水淹。潘渡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转移群众3000多人。水深没过成人腰部 昨天中午,东南快报记者赶到连江潘渡乡,村庄内的道路被土黄色的洪水淹没,没过小腿,水面上漂浮着不少生活垃圾,不少居民家中“遭殃”,尽管经过一个上午,积水最深处仍超1米,可没过成人腰部。据不少居民说,积水在凌晨到上午时段最为严重,并且退得很慢,这是继“龙王”台风之后,村里遭受得最为严重的一次水灾。

村民徐女士指着停放在路边的一艘充气皮划艇说,这是她特意准备的,以前村里遇到大雨也有积水,但似乎这一次特别严重,因为不想涉水,她只能划皮划艇回家。随后,记者来到一家地势较高的商铺,记者看到, 整个商铺的地下室都被浸在水里,水位上涨到第三级台阶,约有一米多深。乡政府已转移3000余名村民 村里狭小的村道俨然是一条条河流,苏先生家住在潘渡乡80号,他家门口有一座桥,已经被洪水淹没了,只能隐约看到露出水面高约20厘米的桥梁护栏。苏先生介绍,住在对面的村民大约有100多户,平时只能靠这条道路进出,但现在路被水淹没了。

而村庄旁边的一所高等专科学校也未能幸免,校园内汪洋一片。有村民认为,村里积水久不退散的原因和水闸没有被及时放下有关。对此,连江潘渡乡政府相关人员表示,积水主要还是因为雨量太大,并且乡内很多村庄地势较低,目前乡政府已经在联系水站抽水,而在台风来临前,乡政府就组织人员到村庄走访,将一些地势较低、房屋相对简陋的居民转移到地势高的村委会、小学等地方,几天来共转移群众3000多人。(东快记者 黄妍 林良划 见习记者 朱耀伟 实习生 徐悦红 文/图)。

地处大石山区的广西河池天峨县八腊瑶族乡麻洞村汉尧屯人均4分地,村民靠种玉米和红薯为生,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如今,汉尧屯村民在政府扶持下发展特色养殖产业,全屯年出栏六画山鸡80万羽,村民人均年收入达8500多元人民币,一栋栋漂亮的“洋房”在村里随处可见。河池市巴马瑶族自治县坡纳村村民没想到,全村耕地租给企业种植生态蔬菜,自己却依靠当地“世界长寿之乡”的响亮招牌,洗脚上田当起了农家旅馆老板。河池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才乡的村民也没有想到,种下一亩桑田,砍下的桑秆还能以1000元价格卖给企业做培菌原料,收菌过后又变成桑田的最好基肥。广西壮族自治区十一届人大代表黄世勇是新任的河池市委书记。他出席此间广西壮族自治区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表示,他到任以后,通过多种方式的调研了解民意,寻找目前河池市发展的短板。他说,河池新十年的扶贫攻坚工程,将在“力”字上下工夫,做到政策给力、措施有力、执行得力、干群奋力、社会努力,回应全市400万各族民众最期盼的问题。

从2001年国家实施新阶段扶贫开发工作以来,河池市整合各种资源和力量,创新扶贫方式方法,10年来共解决了5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明显改善,“三难”问题得到初步解决,主导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一县一品”区域特色经济发展格局初步形成,异地安置移民基本实现搬得出、稳得住、富得起的目标。黄世勇说,虽然当地扶贫开发取得巨大成绩,但由于贫困群众主要集中在大石山区,自然条件、生产生活环境艰苦,行路难、饮水难、通讯难、上学难、看病难等问题仍然突出。按照国家新的扶贫标准,河池市贫困人口为200万人左右。他说,未来10年扶贫攻坚战中,河池市将把全市1133个贫困村作为主战场,把稳定解决扶贫对象温饱,尽快实现脱贫致富作为首要任务。到2015年,实现贫困县和贫困村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增长幅度高于全市的平均水平。到2020年,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实现村民有稳定收入、有稳固住房、有社会保障,村委有公共服务中心、有一套好的村级领导班子、有一套好的运行机制的“六有”目标。

目前,针对河池市大部分农村寄宿制小学学生普遍面临的“吃不饱、吃不好”困境,河池市相继启动了农村小学寄宿制学校学生营养餐工程,规划用一年时间实现全市所有农村寄宿制小学校校有食堂,食堂设施设备基本满足寄宿生饮食需求的目标,力争让每位山里娃告别“黄豆蒸饭”,吃上美味丰富的营养餐。(完)。

冬意还未褪尽,新县城40多公里开外的深山里,禹里镇贫困村慈竹村一组村民顾春林,已经在自己的孵化器里装进了980个土鸡蛋,期待着它们早日破壳而出。家对面的自家山林地里,邻乡的养殖户刚刚把他一个圈里的150多只两三斤重的“半大鸡”购买一空,为顾春林带来了四千多元的收入。“说要收三四百只,结果一趟只装下了这些,等会儿还要来。”顾春林笑着说。顾春林原本是砖厂的技术工,得上痛风后已经六七年没有出去打工。妻子身体也不好,父母年事已高又陆续生病住院,子女还在上学,一家六口没有一个劳动力。尤其是随着他痛风的加重,原本的养猪、养羊的生计也只有撂在一边。工打不成、猪养不动,修房借的钱又刚还清,“一家人轮着住院又花了几大万。

”顾春林一家便成了贫困户。去年,北川县争取了40万专项启动资金,帮助村里成立了“土银行”——扶贫互助基金,每户交上50元的“社费”就可以借到几千元不等的生产资金。已经在场镇上“考察”了一个多月养鸡行情的顾春林,听说后赶紧交了申请书,“早就想搞了,就是差本钱。”顾春林说。拿着借来的5000块钱互助金,再加上全家的一点家底,顾春林让儿子从网上联系到了武汉的一家企业,买回两台孵化器,搞起了养殖。“我儿子又从网上搜了下,土鸡行情更好。”顾春林说,便做起土鸡的孵化养殖。半年不到的时间,顾春林的“土鸡厂”仅鸡苗就卖了近万只,再加上贩卖半成鸡和土鸡蛋的收入,纯利润已入账三四万元。“光春节这个月就有一万多。

”顾春林说,自己致富奔小康的动力更足了,计划着等互助金到期了再借上一轮,把猪圈修一修再养上10头母猪。据了解,慈竹村39户贫困户34户都加入了互助社,“土银行”首批借出的15万“贷款”,帮助32户村里人因地制宜搞起了枇杷、中药材、土鸡、土猪等特色种养殖业。“现在村民主动致富的念头更足了。”该县慈竹村村主任张会元说,脱贫项目都是由农户自己根据实际选择,互助金也在村里理事会和其他联户担保借贷的亲朋好友的共同监督下使用,既解决了困难户发展资金短缺的实际问题,又调动了贫困户自我发展的主动性,也有效防止了互助金被拿去吃喝挥霍。分期等额还贷的方式还催生了村民的理财意识,“不少村民都开始懂得把钱省出来、找出来好还贷、好发展。

” 北川县委书记赖俊介绍,目前北川已陆续有3个贫困村成立了扶贫互助基金,帮助99户村民实现了产业梦想,生产周期短的小家禽、生猪等项目更是陆陆续续见到了实际效益。“用这种身边的‘土银行’,促使更多的贫困群众从被动地‘要我脱贫’转变到更主动地‘我要脱贫’,不断夯实脱贫攻坚的长久效果。”(完)。

荒山 全俊 村民

上一篇: 深圳公安集中销毁万余件收缴管制物品

下一篇: 四川泸州出租车越线撞公交 3人重伤18人轻伤(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