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陷传销 哥哥醒悟强行带走弟弟遭父报警


 发布时间:2021-01-24 17:41:08

南宁一男子将2岁小孩从6楼扔下 男子跟孩子没有任何关系 昨日,广西南宁市公安局西乡塘分局通报称,20日17时许,南宁市新阳路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一男子将一个2岁多的幼童从6楼丢下致其死亡。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陆某控制,据其供述,他因与小孩母亲发生感情纠纷,赌气将这个2岁多的幼童从6楼丢下。西乡塘分局政治处工作人员表示,犯罪嫌疑人大概20多岁,跟这2岁多的孩子没有任何关系,把孩子从6楼丢下,是跟孩子的母亲有情感纠纷。工作人员还说,目前警方手里只有嫌犯一方的供诉,孩子母亲一方的情况还没有核实,现在孩子母亲的情绪很不稳定。(文/实习记者 刘丹)。

一名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下来,虽然已经时隔20多年没有见面,但苏雪丽一眼就认出该男子是自己的弟弟,姐弟俩随即相拥而泣。20多年前,苏雪丽被从合山拐骗到钦州,此后就一直没有见过家人。被拐多年已为人母 苏雪丽今年44岁,原为合山人。1993年,有人以给她介绍工作为名,将她从合山农村骗到南宁,之后把她卖给了一名人贩子。辗转几天后,她又被带到钦州,被迫嫁给平吉镇杨梅村的凌某。“当时我极力反抗,但是没起到任何作用。”回想起过去的经历,苏雪丽黯然神伤。她哽咽着说,平吉镇杨梅村地处偏僻,四周都是山,交通通讯落后,而她人生地不熟,所以屡次出逃都没成功。最终,她只有听天由命,老老实实做了凌某的妻子。如今,20多年过去了,苏雪丽已生育4个孩子,最小的才6岁。姐弟重逢抱头痛哭 去年7月,一场台风刮倒苏雪丽家的房子;两个月后,丈夫凌某不幸去世,留下她和4个孩子相依为命。不久后,在亲人的接济下,她带着4个孩子租住在平吉镇上一间瓦房里。

“住在陌生的瓦房里,过着寒碜的日子,孩子晚上经常被惊醒,哭着闹着要找爸爸。”苏雪丽说,正是因为孩子的这种恋父情结,也勾起了她对自己父母的强烈思念。经过几个月的思想斗争后,她决定寻找远在合山老家的亲人。今年春节过后,苏雪丽通过钦州的亲人把自己的信息发给合山警方,向警方寻求帮助。令人欣慰的是,3月9日,她收到合山老家亲人的消息,获悉自己父母依然健在。3月12日,她弟弟、弟媳专程从合山赶到钦州与她会面。虽然时隔20多年未曾见面,但弟弟苏某从车上走下来,苏雪丽一眼就认出来了,而她弟弟亦是如此,姐弟俩随即抱头痛哭。带孩子回老家生活 苏雪丽的弟弟苏某看到姐姐和几个孩子的生活窘况,心里头很不是滋味。知道姐姐想回老家的意愿后,他毫不犹豫地表示要带姐姐一家人回合山。苏雪丽说,被拐后,其实她一直都想寻找亲人,起初几年没逃出来,后来虽然通讯渐渐发达,而她却与亲人失去了联系,加上家务杂事缠身,经济困难,也就不了了之了。

此外,凌某生前也向她承诺,家境好转一些后一起回合山寻亲,不料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自从姐姐失踪后,家人一直都在到处打听姐姐的下落,特别是我的父母,经常念着我姐姐,嘴里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苏某擦了一把眼泪说:“在父母生前找到了姐姐,也算是了却了老人家的一桩心愿。” 3月12日,苏雪丽与弟弟重聚后,带着弟弟去了一趟平吉镇杨梅村,看了看生活20多年的家,随后跟随弟弟踏上回合山的路。苏雪丽说,合山老家是她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有她最亲的父母,“回到那边后,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好年老的父母”。(南国今报记者赵敏 通讯员陈剑男)。

在柳州市柳邕路东四巷7号楼,男子黄某持菜刀将一岁半的女儿砍死在家,还把老婆砍伤;数十分钟后被警方控制。他为何下手如此残忍? 认为父母一向偏心 “叫我老鬼(父亲)来,我当面跟他说!”昨日,坐在柳州市公安局红光责任区刑侦大队审讯室内,黄某把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因黄某的思维有些凌乱,记者慢慢问话,他才勉强说出“心结”。黄某今年27岁,博白县人,有个弟弟,今年20岁。“从小到大,我爸就偏心我弟。”黄某忿忿不平地说,从小到大,弟弟什么事都不用做,而他在家只要不做工,就遭到父亲责骂。

只读到初一,他就自行离开学校,到广东广州、深圳、东莞等地打工。“赚得的钱,我都寄给老鬼。”黄某说,2006年,家里给加盖的新房装修,他出了一笔钱,但母亲还怪他不出力。“老鬼和我老婆串通,把机会给我弟。”黄某还认定父母布局害他,目的是给他老婆和弟弟在一起的机会。怀疑老婆与弟有染 黄某还咬定老婆与弟弟有染,并说被砍死的女儿是老婆和弟弟的孩子。黄某介绍,老婆凌某(昨日报道误为林某)比他小两岁。他们在2009年10月认识,后来同居,2010年10月结婚。

夫妻俩在柳邕路口租了一间门面,修理电动车、摩托车。“从同居到结婚,我老婆一直没有怀孕。”黄某说。2011年2月的一天,有人因修车的事到门面闹事,黄某冲动之下打了那人,被带到派出所,“去派出所前,我交代她去亲戚家过夜”。第二天上午,黄某从派出所回来,看到弟弟和老婆一起在门面内。虽然老婆说,前一天晚上她与弟弟一人睡阁楼,一人睡在楼下,但黄某很气愤。他怀疑老婆出轨,两人大吵了一架。“她打死也不承认,吵多了,还说要跟我离婚。”黄某说。黄某认为,从此老婆就变心了。

更令他不解的是,时隔一个月,老婆竟然怀孕了。“我们住3楼,我弟弟住4楼,我常去他房间查看。但是他有‘哨兵’,我不在家的时候,他才会回来住。”黄某说,弟弟从不叫他老婆为大嫂,而是直接叫名字;孩子出生后,还亲切地喊孩子“宝宝”。在黄某看来,这也能说明弟弟和他老婆“有一腿”。黄某说,6月26日晚被控制时,他不断念叨“弟弟走了”,就是因为很久没有见到弟弟了。认为父亲布局骗他 这几天来,黄某总有幻觉,感觉有人害他,而且老婆背叛他,女儿也不是他的。他这种感觉,在案发前3天尤为强烈。

6月25日晚9时许,黄某在家吃完饭后,打电话给父亲:“凌××不是我老婆,黄×霖不是我女儿。你和妈都在骗我,整天有人跟踪我!”并说有人来到门面,要他搬走。“不要害怕,有什么事多和亲戚商量,如果实在头脑太乱了,就回家住几天。”父亲劝他。然而,黄某还是认为所有人都在骗他,并称自己不会相信任何人。昨日早上,得知儿子出事,黄某的父亲从博白赶到柳州。黄父说,黄某才10岁时,就被发现脑子似乎有点问题。他会莫名地暴怒,还打骂父母;带他到镇上的私人诊所,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凌某称,6月25日晚,她见丈夫近日精神有些混乱,就叫他回老家休息几天或去医院检查一下。但黄某说不去,还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话。当晚9时许,黄某在家里不断抱怨,说所有人都不关心他,所有人都要害他,女儿也不是他亲生的。突然,他拿起一把不锈钢菜刀。先砍女儿后砍妻子 当时,凌某正在给女儿喂饭。黄某拿着菜刀,突然朝女儿砍来。凌某还没反应过来,女儿胸部已被砍中一刀。凌某赶紧挡在女儿身前,黄某依旧砍过来,女儿再次被砍中。“不要砍了!”凌某大声喊道。见凌某挡着女儿,黄某又持刀砍向她,砍中其头部、颈部。

凌某忙打开房门,往楼下跑。由于双腿已被吓软,跑到3楼楼梯口时,凌某摔倒在地,大喊:“救命!”黄某追上来,朝她的头部等部位又砍了数刀。后来,邻居们上来帮忙,凌某才得以跑下楼。不久,民警接报赶到,将黄某控制。邻居们称,黄某平时人比较有礼貌,见人总打招呼,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惨剧。“你觉得后悔吗?”记者问。“叫我老鬼来谈,还有后悔的余地。”黄某似乎钻进了“死穴”,怎么也走不出来。(南国今报 记者黄真真 通讯员甘立军)。

男子 弟弟 报警

上一篇: 广西浦北香蕉节开幕 新“蕉王”单弓重量83.8公斤

下一篇: 广东海丰遭遇20年一遇暴雨 三天降雨达700余毫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