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打造农村电子商务特色小镇 5年将扶持4万人创业


 发布时间:2021-01-17 12:52:44

福建龙岩远山农业的仓库里仍旧一派忙碌景象。仓库配送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有接近5万单货物要发,根本忙不过来。” 龙岩远山农业本是以线下生鲜、养殖为主的企业,2011年5月,为了向互联网多元化趋势进行品牌渗透,远山农业正式入驻天猫旗舰店。“我们在成立之初就有个梦想,一天100万元,今年‘双11’这天实现了。”远山农业电商事业部总经理刘凌说,“远山农业线上销售的南北干货等产品以228万元的销售额成为了龙岩市‘双11’电销的最大赢家。” “电商行业,本就是辛苦和快乐并存的。”不足40人的团队从11月10日晚就聚在一起准备“开战”,持续到12日凌晨才稍事休息,刘凌说,“22点58分,电子屏上显示交易额突破200万元时,大家心情复杂,感觉早已把电商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5.8万亿元,同比增长34.5%。其中,B2B交易额达4.5万亿元,同比增长32.4%;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达1.08万亿元,同比增长43.9%。刚刚过去的“双11”,支付宝交易额突破571亿元,超过中国日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一半。随着信息时代和网络时代的到来,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11月14日,龙岩市青年电子商务协会正式成立,致力于促进地方性电子商务发展,实现电商会员和供应商的“信息共享、资源互补”。龙岩市副市长张斯良表示,“龙岩市青年电子商务协会的成立,标志着龙岩市的青年电子商务事业将结束零敲碎打、单兵突进的时代,向抱团发展、集团出击迈进。

” 抱团发展,是大势所趋,位于龙岩市新罗区小池镇的“福建第一淘宝村”——培斜村的电商创业模式给“抱团发展”做出了成功表率。目前,培斜村生产的农产品已借电商平台成功突围,2013年更是成为了阿里巴巴研究中心认证的具有规模效益的“中国14个‘淘宝村’”之一。而“淘宝村”的“开山鼻祖”华永良,是一个典型的“80后”。华永良2007年从浙江农林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国内知名的羽绒服生产厂工作,拿着一份不错的薪水。2010年,华永良看中了电商快速发展的优势,毅然辞职回乡,开启了一个村庄的“淘宝创业”路。短短三年的时间,华永良已注册了公司,年销售额达千万元。

看着年轻人的淘宝生意越来越红火,培斜村两委的骨干们一拍即合,决定齐力发展村子里的电子商务。2012年培斜村建起了一条可容纳100家商户的淘宝街,鼓励大学生采取“网店+实体店”的模式经营,实行两年免租、竹凉席和茶叶生产厂家先供货后收款等优惠措施,刺激电商发展。现在的培斜淘宝村,已成功吸引三分之二的大学生“回乡创业”,越来越多的外乡人也开始关注培斜村的创业氛围和资源优势。(完)。

记者从黑龙江省新闻发布会了解到,黑龙江省拟从2012年1月1日开始将城乡低保、农村五保标准进行上调。记者从黑龙江省民政厅获悉,截止2011年12月,黑龙江省共有城市低保对象155.41万人,共有农村低保对象122.12万人,农村五保供养对象14.4658万人。现将城市低保标准从266元/人月提高到301元/人月。增加35元,增幅13.2%。将农村低保标准从1491元/人年提高到1718元/人年,增加227元,增幅15.2%。农村五保集中供养标准由2400元/人年提高到3260元/人年,增加860元,增幅35.8%。此次提标工作,是2012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明确要求,是省政府惠民生、暖民心、解民忧的现实举措,为此,按照省政府的任务部署,经过省政府第七十九次常务会议研究通过。新标准实施后将惠及黑龙江全省城乡292万困难群众。(完)。

到占地680平方米的二层小楼,门诊室、药房、注射室、计生服务室、防疫卫生室、留观病房等一应俱全,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曹允村卫生室用50年“改庭换面”,成为山西政府多年坚持医疗资源向基层倾斜的成果之一。8日一早,王莲菊来到卫生室,向其他村医安排完工作后,背着药箱向王大妈家走去,根据记录,今天有5个65岁以上的老人需要测血糖、量血压。上世纪60年代,在中国这个以农村为主的国度,头疼脑热等常见病多在最基层的村卫生室解决。“说是卫生室,其实就是村医的家,医生一边做饭一边给病人输液,输完液他们就去忙农活。”曹允村村民张彩凤回忆。当时的村医多数未经正式医疗训练只依靠经验医学,被称为赤脚医生。1979年,23岁的王莲菊接手当时惨淡经营的曹允村卫生室,“当时正是村卫生室最困难的时候,药品、器械、人手都非常紧缺,正可谓举步维艰。”在农村集体经济逐渐削弱甚至解体的浪潮中,更多的村医在失去经济支持和收入来源后,将村卫生室功能从“服务”向“经营”转变,靠药品购销差价维持生存。直到2009年中国卫生部新医改政策的颁布实施。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到2011年中国政府共投入8500亿元人民币用于医疗改革。山西省将重点放在农村卫生室功能的转变。“村卫生室服务功能弱化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农民不能及时、方便就医和获得公共卫生服务”,山西省卫生厅厅长高国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实现农民“小病不出村”,该省将多数资金用于提高村卫生室的服务水平及药品的补贴。“2009年,政府出钱帮村里盖了新的卫生室,将门诊室、药房、注射室、防疫卫生室、留观病房分开,增加了诊断床、诊断桌椅以及刮痧板等中医诊疗器械。”王莲菊对办公条件格外满意,虽然政府在农村实行“药品零差价销售”,断了她的“财源”,但财政对村医补助的提高及公共卫生服务费的补贴远远超过卖药所得。目前,曹允村卫生室功能从简单的打针、吃药转变为疾病预防、妇幼保健、慢病管理,该村2651人都已建立健康档案,35岁至65岁村民定期来卫生室测血压、查血糖;对65岁以上及行动不便的老人进行上门体检;随时对高血压等慢性病人进行用药指导。王莲菊说,“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一个人忙不过来,又招聘了4名村医。

”不同于以前的是,新招的村医均具备乡村医生从业资格,不再是“赤脚医生”。(完)。

电子商务 农村 遂昌

上一篇: 海南代省长刘赐贵:加快提升国际旅游岛建设水平

下一篇: 中国首个海洋经济国家区域规划获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