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提高外教入职门槛:须具备5年及以上相关工作经历


 发布时间:2021-04-09 08:23:19

云南基层教师:期待“跨过澜沧江” 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建议增加“走出去”培训名额 “我的学校坐落在美丽的有‘东方多瑙河’之称的澜沧江畔。由于村小教师外出培训机会少,好多教师几年都跨不过澜沧江,无法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王晨带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严以新任组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义务教育法执法检查组,近日在云南省进行了为期六天的检查。在普洱市与校长、教师、学生家长代表进行座谈时,澜沧县糯扎渡镇南现村完小教师李阿温对检查组说的一番话,令人动容。教师是教育事业发展的基础,是提高教育质量、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关键。2010年,教育部、财政部启动实施了“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以农村教师为重点,推动各地开展大规模中小学教师培训,提高广大农村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2010年至2012年,中央财政共投入26亿元,培训中小学教师350万人。其中,农村教师335万人,占总受训教师的96%。云南省副省长高峰在向检查组汇报贯彻实施义务教育法情况时介绍,为加强义务教育师资队伍建设,云南省发布了《云南省中小学教师全员培训“十二五”规划》,实施“国培计划”、省级培训计划和农村校长培训计划。

2012年,云南省财政又设立“质量兴教”专项资金2000万元,其中,1240万元用于中小学师资培训。经过努力,“国培项目示范引领、省级项目整合拓展、州市项目跟进扩散、县级项目补充覆盖、校本研修积极配合”的全省义务教育教师全员培训格局已经形成。虽然如此,李阿温告诉检查组,作为一名边远地区的小学高级教师,他接受培训最远只到过省城。而他的大多数同事只是在县城接受过培训,少数接受过市里的培训。很多人都“没有走出过大山”。想“走出去”接受培训,是检查组在此次检查中多次听到的教师心声。玉溪市扬武镇小学教师杨会云主教音乐,普师班毕业从没专门学过音乐的她,称自己是“半路出家”。在检查组面前,她丝毫不掩饰自己教授这门要求很高专业水平的课程的吃力和对接受培训的渴望。她对检查组说,在她身边,还有很多老师和她一样迫切希望到外面的学校参观学习,或者通过阶段性学习来提高自己。“这几年,国家、省、市州各级对教师的培训力度还是很大的,教师的专业素质也得到了提高。”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基诺民族小学教师黄春华对检查组说,他们学校大部分教师“都参与过‘国培计划’”。但追问之下检查组才得知,能够外出参加培训的教师只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都是在校内接受远程培训。

无法走出学校、走出大山,只能通过远程培训参加“国培计划”的教师不在少数。普洱市教育局局长段志坚向检查组展示了这样一组数字:2010年至2012年三年时间,普洱市7804人参加了“国培计划”,其中没有“走出去”只参加远程培训的就有6335人。而这,还是在云南省安排“国培计划”时已向普洱市倾斜、超出全省平均水平的情况下得出的数字。在段志坚看来,远程培训最大的优势是能够使教师利用网上的优质教育资源,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大多数乡村学校还不具备网络学习的硬件条件;二是远程学习不能实现师生互动,教师不能得到专家面对面的释疑解惑;三是由于缺乏监管,大多数教师的远程学习流于形式;四是大多数农村教师希望能够外出学习培训,以开阔眼界,增长见识。“边疆民族地区很多教师没有走出大山、到过省城。希望‘国培计划’能够给边疆民族地区多一些‘走出去’接受培训的名额。”段志坚说。玉溪市新平县第四小学校长普开云也衷心期望上级主管部门能够多争取到一些省级、国家级教师培训名额。因为“只有教师专业素质上去了,全面发展素质教育才有希望”。教师们都“走出去”参加“国培计划”,这样的好事澜沧县教育副局长杨彬却表示“有点不敢想”。

他认为,目前最切合实际的应是“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可以请国培专家和教育精英走进边疆民族地区的中小学课堂,对校本研修工作和教学实践进行实地指导。不管“走出去”或“请进来”,都离不开经费的支持。玉溪市教育局局长罗江云向检查组分析说,教师培训中存在的一个最主要问题,就是经费不足。正是由于学校经费不足,教师外出培训交流机会很少,基本上就是在县里、市里参加培训,到省里机会很少,参加国家级培训就更少了。这就导致部分教师,特别是边远欠发达地区的教师知识老化、观念落后、教学能力不强、教学方法呆板。罗江云建议在国培、省培项目向农村地区倾斜的同时,要建立教师培训常态机制,规定每五年每位教师至少参加一次国培或省培;同时把教师培训经费纳入专项经费考虑,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中央或省应多承担一点。作为普洱市江城县教育局“一把手”的吴春梅,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了边远地区管理人才匮乏的问题。“我当局长已有16个年头,只在去年参加过一次国家教育行政干部学院的培训。在这20天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深深地感觉到平时这种培训太少了。”吴春梅告诉检查组,她外出参观学习时曾见过很多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的教育局长、校长,两相对比,发现与人家的差距太大了。

这些年,国家不断加大对西部边远地区教育的倾斜力度,东西部教育硬件设施差距正在逐渐缩小。但最大的差距——教师与管理人才差距的缩小,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迫切希望教育行政部门与学校的管理层也能得到更多的培训机会。”吴春梅说。(记者 张媛)。

外籍 教师 来京

上一篇: 通讯:紧急飞赴马耳他

下一篇: 辽宁法库举办白鹤节 全球70%白鹤迁徙时在此停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