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对“保障性住房”发力 可解决房价过高问题


 发布时间:2020-09-25 11:17:14

为期3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下帷幕。会议为2015年的经济工作定下了基调,明年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都会更为宽松。不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连续两年没有提及房地产业。此前,2011年、2012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都强调“坚持房地产调控不动摇”。12月14日,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直言,地产界很失落。但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名誉副会长朱中一表示,不提房地产也是好事,确确实实表明房地产业进入了一个新常态。(据凤凰财经,截至12月15日19时)。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0年城镇住房保障领导干部培训班在京结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出席结业典礼并讲话。齐骥再次重点强调了住房保障工作的重要性,他表示,保障性安居工程是一项重大民生工程,事关政府形象与信用。住房保障是政府公共服务职责的重要组成部分。齐骥指出,居住是群众基本生活需要。住房保障是政府公共服务职责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各级政府的一项长期任务。保障性安居工程是一项重大民生工程,事关政府形象与信用。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今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加快保障性安居工程提出了明确要求。

各地要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要求上来,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不断完善政策,健全制度,加大投入,落实责任,确保完成300万套保障性住房和280万套各类棚户区改造的建设任务。

今年以来,保障性住房建设在全国迅速升温,成为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但与此同时,保障性住房分配不公的现象屡见不鲜。北京兴康家园有一半左右的房子被违规出租;福建宁德市华庭小区入住率不足20%;安徽省电力公司“集资房”中相当一部分是双拼别墅…… 有媒体用“乱象丛生”来形容这一现象。在一些地方,由于分配不公,“民心工程”变成了“民怨工程”。保障性住房是政府对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所提供的限定供应对象、建设标准、销售价格或租金标准,具有社会保障性质的住房。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房相比,建设质量、使用功能上没有差别,最根本的区别就是供应对象。国家建设保障性住房的目的是改善困难人群的居住条件,实现社会公正。分配的不公,会使保障性住房建设偏离这一初衷,形成对弱势群体的利益侵占,损害社会和谐。保障性住房建设在土地、资金、税收等方面享有特殊的优惠政策,动用了众多的公共资源。分配的不公,导致一部分利益群体对社会公共资源的消耗和剥夺。政府在保障性住房建设中具有主导地位,分配不公会直接影响政府的公信力。保障性住房申请人的资格认定在政府,政府部门必须制定公正严格的认证规则,并切实把好关。保障性住房方面的腐败,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些公务人员的权力寻租。

令人讶异的是,一些地方的规则制定体现的是某些权力群体的利益,而非社会公众的利益。浙江苍南县规定,限价房销售对象主要是党政机关和其他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的在职干部、职工。不可否认,党政机关中也存在家庭困难的群众,但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绝对不是困难群体,更不是突出困难群体,其困难个体的占有率要大大低于社会公众。当规则的制定者成了规则最大的受益者时,体现的就是公权私用,“执政为己”,而非执政为民。保障性住房的分配不公,使得真正困难群体只能享受制度上的“被保障”,形成新的不公,与党和政府的目的背道而驰。保障性住房的分配不公,会扰乱房地产市场的交易秩序。普通商品住房的供应对象为全体社会成员,保障性住房的供应对象为社会困难群体。保障性住房是对普通商品住房必要、有益的补充。分配的不公会模糊两种不同性质住房的供应对象,由于价格上的巨大差异,会导致房地产交易秩序的混乱。分配公平是保障性住房的本质要求,在制度的制定和执行上一定要旗帜鲜明地体现这一本质,加大对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严管重罚,避免保障性住房成为一些人牟利的工具,让真正的困难群众受益。(张斌峰 海花)。

住房 保障性 经济

上一篇: 天津9月底前改造852个小区 整修“一楼一方案”

下一篇: 中国房地产业打破困局靠什么:开发商自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9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