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让人民群众住有所居是政府奋斗的目标


 发布时间:2021-01-19 12:58:07

全国人大代表、中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锦石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披露,根据财政部公布的2014年财政收支情况显示:地方政府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4.26万亿元,在去年楼市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再创新高。这充分说明土地财政收入已逐渐成为地方政府弥补财政缺口、发展经济的支柱性资金来源。为此,陈锦石建议地方政府要控制推地节奏,严控土地指标,严控投资规模,严控城市规划,坚持按照市场规则有计划、理性推地,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陈锦石代表分析认为,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增长以及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土地财政在现实经济运行中所暗藏的巨大社会和经济风险不容小视。比如一些地方过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和土地抵押融资推进城镇建设,加剧了土地粗放利用,浪费大量耕地资源,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同时,大量出让土地影响经济稳定。地方政府在没有取得土地指标的情况下,大量过度出让土地,虽然短期内增加了地方政府土地收入,促进了经济快速增长,但却透支了城市发展的未来,影响地方经济中长期健康发展。

陈锦石认为,在地方政府以实现地方经济增长和政府城市土地收益最大化为驱动力的城市土地供给,最终扭曲和异化为一种逆市场趋势的短期机会主义行为,而这一行为的结果必然带来城市土地的过度供给及利用效率的低下,使地方政府不顾市场供需关系兴建大量工业园、商务区、新城新区、楼堂馆所等政绩项目,造成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的不合理与浪费,加速了房地产市场病态发展和疲软走跌,而且由于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土地价格下降,对中央下达的政策也是避重就轻,最终导致土地价格居高不下。陈锦石建议,调整我国现有城市土地收益的分配格局,进一步矫正地方政府在城市土地供给中的身份地位,将城市土地供给置于长期化的视野以及制度化的平台上进行。要弱化地方政府的经营者地位,同时要努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财源点,逐步减少并摆脱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高度依赖。□本报记者万静。

【导读】发改委报告: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今天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改革开放力度加大、转型升级扎实推进、民生保障继续加强,但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发改委的报告让我想起了今天看到的另一则新闻,近期多个地方政府酝酿上调基准地价,而地方债务偿债压力是提高基准地价的重要原因。很多人担心,地价上涨将进一步推动房价上涨,而且如果地方政府过于依赖推高地价来填补债务,将引起其他相关行业跟涨,无益于实体经济。看来发改委和普通民众都有一样的担心,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地方债问题严重显然加大了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也使得一些地方政府很难摆脱“以房为纲”、“以地生财”的土地财政模式,偿还存量债务和筹集基建资金是多地准备提高基准地价的深层次原因。

至于地价上涨会不会马上传导到房价,也有观点认为,基准地价上调或下调,对市场影响非常微小。但是,眼下房价反弹压力非常大也是个不争事实。那么,对于发改委的担忧该如何解读,有没有破解的方法,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对此发表评论。关于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这几句话是不是概括了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向松祚:报告里面所提的这几个问题,确实是我国宏观经济层面所面临的比较突出的矛盾,最核心的是财政收支矛盾加大,这是现在在中央层面的宏观经济调控最麻烦的一件事情。财政收入增速的大幅放缓已经是长期的趋势,短期之内财政收入很难再回到一个两位数的增长,甚至可能马上就会跌到5%以下。但是财政的开支在我国目前的价格下,依然非常有刚性,所以现在实际上有很多的地方政府已经出现了“硬赤字”,财政收入已经完全不能符合基本的财政开支。

深入来看,我国经济所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是制造业的问题,特别是很多制造业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企业经营严峻困难。在这样背景下,基本的财政收入下降才导致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很多地方政府对于中央调控房地产的一些政策属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使得房产仍然在很多城市爆涨,导致了很多其他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形势是否依然严峻,依然要稳中求进? 向松祚:现在的宏观调控陷入到非常困难的境地,财政政策上所能采取的手段已经非常有限了,比如过去要稳增长,稳投资,稳投资就要上项目,但是现在上项目面临资金困难?地方政府本来已经负债很高了,不可能再大规模从银行取得贷款,也很难大规模通过第三方融资解决债务,现在卖地还能支持地方政府去搞项目吗?卖地的这种冲动是非常强劲,但是可卖的资源越来越少。另外,货币政策正是一个大麻烦,上半年银行贷款的增长速度,特别是社会融资的增长速度非常高的,社会融资增长已经超过30%,但是制造业、民营企业仍然在拼命的叫苦,所以结构性的矛盾不能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必须从长远思考。

由于楼市的持续回暖,最近关于房价反弹的担忧很多,多数人预测至少今年下半年楼市将继续保持升温态势。近日,很多地方政府因为偿债压力要提高基准地价的消息更加重了人们的担忧,基准地价的提高要马上导致房价进一步上涨吗? 向松祚:中央政府,包括发改委、国务院、住房建设部应该深刻反思,调控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些一线城市越调价格越高呢?今年两会期间,住建部的部长已经向全国人民做出了军令状,称国五条出台,今年房价必降。到今天,已经过了三个季度了,房价仍然在疯涨,到底是什么问题?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方向从根本上已经搞错了,大家一直在拼命的遏制刚性需求,调控投资需求。问题是在经济非常萎靡、股市又非常萎靡的背景下,老百姓自然想到的投资渠道就是买房,越压制这种需求,提前释放的冲动就越强烈。地方政府的卖地的价格越来越高,卖地的收入到底干嘛去了?谁也不知道。中国财政最大的黑箱就是卖地的收入,客观上推高个房价,进一步促使老百姓投资,形成了恶性的循环。

与此同时,中国房地产现在危险的信号已经开始显现,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出现了两级分化的态势,一方面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的房价仍然在上涨,二、三、三四线的城市出现了房子严重积压,房价大幅下降,甚至出现鬼城的情况。媒体报道,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今天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时,双双提到“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房产税的全面推开是迟早的事,向松祚判断,房产税的推广应该会加快。向松祚:这个“加快”主要不是遏制房价,遏制房价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现在财政收支的矛盾越来越突出,需要开辟新的税源和新的税种。房地产存量如此庞大,大家会想到如果再通过房地产开辟税源、税种,可能是为了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比较好的办法。短期之内如果要想控制住房价,核心还是土地政策和房地产供给政策,这两个政策始终没有理论,而且也没有真正实施下去,这才是造成房地产价格一直调整不下去最核心的原因。

李克强 政府 问题

上一篇: 端午节北京低价楼盘扎堆入市 “万元盘”出现

下一篇: 2011年全国严肃查处1480起强制征地拆迁问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