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百城房价71城市下跌 下半年楼市料持续下行


 发布时间:2021-01-22 23:14:26

昨日,2014年北京土地市场“低调”收官,最后一宗年内成交的土地北京市丰台区樊家村危改项目3号地零售商业用地被龙湖以5.5亿元的底价摘得,至此,所有计划今年内出让的土地都已尘埃落定。统计显示,今年北京土地出让金共计1916.9亿元,再次打破最高纪录,同比去年上涨4.8%,值得注意的是,居住类用地平均楼面价涨至近1.5万元/平方米,环比涨幅突破五成,整体来看,楼市冷清并未撼动土地市场全年整体上扬的格局,随着明年开春北京楼市回暖、年初重磅地块的成交,土地市场将继续上涨走势。综合多家房地产中介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相比起伏明显的楼市,北京土地市场似乎没有出现特别剧烈的变化,年初北京土地市场一轮接一轮的高价成交热潮不容忽视,即使年中市场上出现了长时间的零成交也主要是由于市土储部门“技术性”降温所致,并非市场需求出现了明显回落,导致市场呈现大幅降温的状态。全年土地出让金增幅比往年有所降低,但整体来说,仍然是延续了往年的上升走势。

具体来看,本年度北京共成交了141宗经营性用地,其中居住类用地成交为53宗,仍然占据较大比例,成交建筑用地面积为423.35万平方米,成交总额高达1316.7亿元左右,溢价率与往年基本持平,为33.62%。“虽然表面上来看,居住用地整体成交总额与去年相比增长并不突出,但实际上,成交面积比去年减少了300万平方米,可见,土地热度其实是不降反升的。”亚太城市研究会房地产分会会长陈宝存表示。而对此,北京中原地产也同样计算出了有着相似结果的数据。“数据显示,今年北京居住用地平均楼面价创纪录地达到了14557元/平方米,环比去年上涨了51%。”北京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对于明年的北京土地市场,业内回暖预期明显增强。除了出让底价创纪录地达到了70.7亿元的丰台区花乡白盆窑村地块即将在明年初成交外,今年底北京楼市已开始受信贷政策等影响逐渐回暖的态势也让专家看到了土地市场后续源源不绝的上涨动力。

陈宝存等多位专家都坦言,北京作为一线城市楼市相对坚挺的代表之一,被大多数开发商看好,特别是央行降息后,开发商资金面继续明显好转,一线城市房价、成交量在明年开春明显回暖的可能性非常大,因此,房企为降低投资风险,势必会将更大比例的拿地成本投入到北京等一线城市之中。(记者 蒋梦惟)。

【导读】“造城”之风愈演愈烈,国家发改委调查显示144个地级市计划建造超过200个新区。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城市改造是城市经营理念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当很多城市都把大量精力投入到轰轰烈烈的造城当中,就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了。《人民日报》今天报道,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课题组最近对我国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大约1.5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竟然要建超过200个新城新区。这组数字,让人有些吃惊。我们真的需要建这么多新城新区吗?不可否认,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旧城改造、建设新区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问题。城市新区曾经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亮点之一,以前的深圳、浦东新区、滨海新区,还有像近几年的西咸新区,都为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点、提高城市综合承载力贡献了很多价值。但是,人们也担心,一些地方在声势浩大的造城浪潮中忽视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最广为人知的例子就是鄂尔多斯,有这样一个盲目造城的先例,应该能够为其他地方敲响警钟:城市改造计划应该谨慎抉择。

但是我们看到,国家发改委这次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中,平均每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造城”作为城市化扩容的升级版,原本是在原城区无法承载人口集聚压力和实现产业升级的情况下,另辟新城区来获取足够人口集聚和产业升级所需要的空间。但是,这个逻辑在很多地方被颠倒了,变成通过“造城运动”达到人口集聚和产业升级的目的,而在改造过程中,公共设施缺乏、服务意识缺位的现象普遍存在。这样的发展思路,能否迎来美好的结局?恐怕难以乐观回答。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叶檀对此发表评论。12个省会城市中,平均每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平均每个地级市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这组数据确实有些出人意料。结合当前各地的情况看,“造城”的动作是否用力过猛? 叶檀:这个大规模的造城其实印证了以前的一个观点——我们现在的城镇化主要是土地的城镇化,而不是人口的城镇化。

在新城造城的过程当中,一方面是新城已经只剩下了空壳,在这个空壳里有一些城市获得新生,另外一些城市成为“鬼城”,留下了沉重的债务,这对于地方政府而言,首先面临的是巨额压紧债务的负担,对土地财政就更加依赖了。另外一方面,由于在推进新城的过程中,成本比较低,就造成大量追逐GDP和追逐政绩的行为,使得GDP背后的成本被忽略不见,这个对于整体的经济发展模式有非常糟糕的示范效应。最后在大规模的精神建设的过程中,因为政府主导,所以它存在普遍的低销现象。这波造城之风兴起和信息化战略也有密切的关系,中央一再强调这一次新兴的城镇化核心一直强调人的城镇化,但是具体到地方政府操作,人就被忽略了,他们一味的追求新城区的规模,忽视了城市对于人口公共服务,这样的造城肯定不是真正的城镇化,那以人为本的理念缺失反映了什么问题?人的城镇化具体应该包涵哪些内容? 叶檀:人的城镇化之所以缺失,土地的城镇化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机制出现了非常大的失误。

土地城镇化可以很快取得政绩,而支出的成本相对来说是比较低的,而在城镇化的过程中,人的城镇化成本是最高的。因此,大部分人进城以后,需要技术培训、就业机会,以及给予最低的保障,这都是一个城镇非常艰难、非常困难的地方。要改变原来的土地城镇化老路,走人的城镇化的新路,起码有一点必须要做到,就是说在一定的范围内,必须要开放户籍制度,否则不可能有人的城镇化,通过人的劳动力的自由流转实现人的城镇化和人的主动选择。一些观点认为,二、三线城市因为经济增长潜力减退导致资本外移、人口流出的情况正在日趋明显,如果这种趋势不能扭转,即使再造一个新城,也可能会因为没有足够的市场消化功能而成为空城。这也提醒我们,与其在城市建设中一味贪大求洋,不如扎扎实实提高管理能力和服务意识,真正提升城市的竞争力。那么,针对当前地方政府的“造城运动”,需要什么样的决策、管理机制加以规范和引导和纠偏呢? 叶檀:如果是由政府主导土地,由政府配置基金,配置重要的要素,那么土地的城镇化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城镇化就会以现在的模式往前走,走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走到全国都成为鄂尔多斯的新城为止,这时候土地城镇化的速度才不得不慢下来。

现在的土地城镇化有两方面需要扭转,第一,政府来配置资源还是市场来配置资源,如果是市场配置资源,有哪些城市的新区可以盈利、人口是足够的,消费能力是足够的,那么资金、人就会往那去,新城成为鬼城的概率就会比较少,而且即便成为鬼城,也不会由纳税人买单,政府主要做好规划和监管就可以了。另一方面,人的城镇化居然没有充分融入城市,没有户籍,没有平等的教育机会,也没有平等的福利机会,土地城市化在急剧的狂风暴雨猛劲的过程当中,有一批人甚至几亿人被落掉后面,表面上他们是进入了城市,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融入城市,未来会对一个城市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要花非常大的代价来解决这个问题。

城市 市场 楼市

上一篇: “双11”在即 家居购物防忽悠

下一篇: 北京首个自住房74个家庭“抢”一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2.03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