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理前往卢武铉灵堂吊唁 遭民众阻拦呵斥


 发布时间:2020-09-20 00:12:25

韩国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21日拘捕了前任总统总务秘书郑相文。郑相文涉嫌从泰光实业会长朴渊次那里受贿4亿韩元,并挪用总统特殊活动费12.5亿韩元。检方表示,将正式调查前总统卢武铉与这笔钱是否有直接或间接关系。报道称,郑相文涉嫌违反《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中的受贿、造成国库损失,以及《关于隐瞒犯罪收入的规章制度及处罚法律》。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负责签发拘捕令的金度亨法官,就签发拘捕令的理由表示:“犯罪事实确凿,需进行拘捕,具有销毁证据的可能性。” 检方表示,郑相文涉嫌于2005年1月和2006年8月,分别在首尔S酒店和首尔火车站,收受朴渊次价值1亿韩元的代金券和3亿韩元现金,并在就任总统总务秘书当时,挪用总统特殊活动费12.5亿韩元。检方称,郑相文从2005年-2007年7月,先后4次挪用公款2亿韩元,和1.5亿韩元、3亿韩元,并将这笔钱交给两位熟人管理,以债券、股票、现金管理账户(CMA)等形式保管在匿名账户中。此外,他还租赁首尔瑞草洞办公楼,收取办公室租金。郑相文当天下午在首尔地方检察厅举行的“拘捕前嫌疑犯审问(拘捕令实质审查)”中表示:“本想等卢武铉卸任后将这笔钱交给他,而卢武铉本人并不知情。

” 检方计划,在进一步调查郑相文的秘密资金和卢武铉长子卢建昊的外汇交易内容后,在4.29再补选结束后,对卢武铉进行传唤调查。

29日,为跳崖身亡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举行的国民葬仪式将在其老家所在城市金海市一个体育场举行。在韩国,卢武铉不是卷入贪腐丑闻的第一位前任总统。长久以来,“总统离任后即遭调查”已成韩国惯例。卢武铉的纵身一跳,解脱了自己,却给韩国政坛留下了深刻的思考。美国《纽约时报》马丁·法克勒:韩国政体权力制约失衡 自韩国前总统卢武铉23日跳崖身亡以来,韩国国内很多民众前往这位曾一度被称为“清廉总统”的故乡参加吊唁,献上白菊以示哀思。痛惜之余,更多的人是在为韩国政坛长久以来“总统离任后即遭调查”的惯例感到忧虑,人们认为卢武铉正是这样一种“畸形”传统的受害者之一,很多人还将矛头直指现任总统李明博,认为总统府青瓦台与检查机构的密切关系对此事难逃干系。

韩国崇实大学一名政治学教授称:“(现任)总统靠惩治前任来赢得支持已经成为韩国政治的一种恶习……卢武铉的事表明现在是该打破这种习惯的时候了。” 从全斗焕、卢泰愚因叛乱罪和受贿罪被法办,到卢武铉被扯出“朴渊次门”受贿被调查最终选择跳崖自杀,这些离任后的韩国前总统们最终都落得悲惨下场。很多政治学专家认为,对卢武铉的调查一事至少能够说明韩国政体中缺乏对总统与司法部门的监督与制衡,尤其是检察机关权力过大。有人认为韩国大检查厅的检察官们是军政独裁者的党羽,这些人利用司法体系来攻击反对派。韩国延世大学政治学家、曾任卢武铉总统顾问文丁仁(音译)称:“检察机关已成为今日韩国社会中一股无所不能的力量。

他们的权力是独裁的遗留,仍旧影响我们。”卢武铉在任期间曾试图限制监察机构的权力,但收效甚微。尽管他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青瓦台与其之间的关联,但是没有将其部分权力分放给警察机关。早在2003年,卢武铉执政的第一个年头,他曾举行一次有10名检察官参加的公众辩论会,其间他称监察机构是司法部门“无法控制的”一个“权力强大的机构”。卢武铉之死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指责检察机关以及保守派媒体对这位前任总统的所为过于残忍,并且大多数人将矛头指向现任总统李明博,认为他引导或至少是鼓励了对卢武铉受贿的调查。一些政治学家称,卢武铉之死可能对李明博甚至是检察官带来巨大冲击,卢武铉出任总统时的顾问文丁仁甚至认为,韩国国会可能会对与调查卢武铉案件有关的检察官正式展开调查。

《环球》詹德斌、李拯宇:总统黑金怪圈 韩国总统身陷贪腐和“黑金”丑闻并不鲜见。截至卢武铉,韩国自建国以来的9位总统中没有一位在离任后真正能够“逍遥自在”。目前健在的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因贪污数千亿韩元而导致本人被拘捕,前总统金泳三和金大中本人逃过蹲监一劫,但是儿子也都锒铛入狱。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朴正熙当权时期,韩国经济发展模式是国家支持下的财阀经济模式,政府倾举国之力、有选择地扶植少数几个大企业。目前在全球具有重要影响的现代、三星、LG等企业,都在这一时期得到韩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在这段特殊时期,韩国的法制相对薄弱,中央政府高度集权,政府官员与企业的特殊关系比较普遍。

朴正熙遇刺身亡后,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相继担任韩国总统,韩国逐步走向法制化和民主化,历届政府对于惩治贪腐问题的态度趋于严厉,政权的更替也使得新政府追究前任政府的腐败问题成为惯例,但以官员与大企业勾结为特点的“权力型腐败”和“政经勾结”现象始终难以禁绝。随着卢武铉案调查逐步深入,真相也越来越多地显露,公众、舆论也已开始从最初的惊愕、愤怒、单纯追究卢武铉一家责任,进展到检讨韩国政治体制的深层次问题。分析人士认为,韩国社会之所以难以摆脱总统或总统家人的“黑金”怪圈,源于总统权力的过度集中,监督与制衡机制的匮乏,加上家人亲信所受到的特殊待遇,即使弊案发生,司法部门也不得不看总统脸色,所以很难在任上查出来。

顺理成章,只要总统失去权力光环,自然容易成为调查的对象,过去几届都是这样。卢武铉的支持者指责说,检方本次也是在搞危险的政治调查。他们甚至警告说,检方这样做是打开潘多拉盒子,将导致今后每次发生政权交替后都可能陷入政治报复的恶性循环之中。一些社会人士也认为,韩国迄今还没有法律保障政客合法筹集资金。实际上,韩国政客们都在抱怨,既然学习了美国的选举制度,就应该同时学习美国的筹款制度,但韩国国民情绪上仍很难认可国会制定这样的法律。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韩国应推动司法改革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自杀身亡对于韩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都是一个悲剧。

据悉,卢武铉是因为检方对他家人收取600万美元贿赂款的传闻进行调查而自杀的。这位前人权律师曾有“廉洁先生”之称,与韩国不透明的政治文化形成了对比。但是此次贪腐指控使之声誉受损。卢武铉的四名前任中有两人因腐败入狱,另两位前总统的儿子也因为类似原因而入狱。卢武铉也不是唯一一位面临贪腐指控的亚洲地区前领导人。在泰国,法庭对前总理他信进行了缺席审判,以违反利益冲突法的罪名判处他两年徒刑。这些案件的具体细节不同,因此人们对此的评价也不一样。但这些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法律不够完善或者未得到适当的应用,从而无法说服公众他们的政治领导人应当受到怀疑。

人们普遍的观点是法律是为特定利益服务的。当法律程序启动时,许多人都认为整个司法程序是出于政治动机。在韩国,反对派指控李明博政府派出检察官来破坏卢武铉的声誉。在泰国,有一些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法律在对待他信的支持者红衫军时要比对待现政府的支持者时更加严厉。韩国的危险在于整个社会可能呈现出几乎不可调和的分裂,左翼和右翼势力多年以来一直在争斗。这将加重卢武铉之死的悲剧性。为了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韩国应当推动司法改革以使公众确信,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使是总统也不行。在采取这种方法后,如果未来的领导人遭到调查或者指控,那么所有的人都会很清楚,启动的是一个司法进程而不是政治进程。

卢武铉 韩升洙 大巴

上一篇: TPP首席谈判代表会议进展有限 官员寄望首脑会谈

下一篇: 普京:俄中关系处于空前良好阶段 系正面例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3.5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