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汉语水平考试进入网络化时代


 发布时间:2020-10-20 21:53:30

为鼓励青少年进行锻炼以对抗肥胖,法国塞纳-圣但尼省的一所中学开展了一项创新活动。学校在教学楼大厅中安装多张跳舞毯,供学生在午休时间进行一小时的跳舞锻炼,该活动每周进行2次。据报道,舞蹈老师及活动推动者阿芒迪娜戈里希(Amandine Gorichon)表示,(对抗肥胖)并非每天吃5种水果和蔬菜即可,还要避免长时间不动,应多运动。报道称,对青少年而言,跳舞比跑几千米更能激发他们的运动积极性。一名学生表示,在操场跑了几圈后会感到疲劳,但是跳舞却不会感到疲劳,因为乐在其中。报道指出,每张跳舞毯的费用为2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5.7万元),由预防保健协会资助安装。教师们的目标在于吸引学生加入该行列以对抗日益增高的肥胖风险。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高考(VCE)有望迎来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变革。维州政府正考虑针对所有学生设立最低读写和数学标准,只有达到这一标准的学生才有资格从高中毕业。维州拟设最低能力标准 据报道,有关学生学术能力出现持续倒退的报道在澳引发热议。在此之际,维州教育厅长马连劳(James Merlino)敦促维州课程与评估管理局(VCAA)对高考考试的各项标准重新进行审核,以确定这项考试的各项资格要求是否依然适用。在写给维州课程与评估管理局主席沃德洛(Chris Wardlaw)的信中,马连劳写道:“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现在是否应向学生提出一个更明确的目标,要求他们只有在达到最低读写与数学标准的前提下,才有资格取得VCE证书或VCAL(维州高中应用技能证书)证书。” 虽然VCE考试会向每个学生提供他们的成绩和排名,但最低标准可评估他们是否已具备日常所需的基本阅读、写作和数学技能。马连劳指出,虽然VCE考试已经实行了近30年时间,但他希望能推出更多举措,改善学生的读写与数学能力。

最低能力标准系双刃剑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职业发展主管利莉(Megan Lilly)对维州政府的提议表示欢迎,称越来越多雇主开始对年轻人贫乏的读写与数学素养感到担忧。她称,这可能导致生产力愈加低下,重复工作增多,交接工作出现严重误解甚至引发职场安全问题等。利莉指出,当前的VCE考试并不能很好地对学生进行区分,也无法对学生能力进行更明确的注解。她称,有关毕业生读写与数学能力的更多信息可让雇主对他们所雇佣的员工更有信心,同时也能让更多毕业生顺利找到工作。不过,墨尔本大学荣誉教授哈迪(John Hattie)博士指出,最低能力标准是一把双刃剑,可能导致更多年轻人中途退学。新州最低标准重新修订 事实上,新南威尔士州与西澳大利亚州都已引入了类似的最低能力标准,但此类改革一直存在争议。虽然这些举措确实对改善NAPLAN(全国读写与数学统考)成绩起到了作用,但也导致了更高的辍学率,而且也给学生带来更大的学习压力。就在上周,新州政府宣布放弃最低能力标准中最具争议的一项要求,即将9年级学生的NAPLAN成绩与参加HSC(新州高考)考试资格相挂钩的要求,更改为从10年级开始。

据悉,在VCE考试中,部分英语科目为必修科目,但数学科目不同,这意味着学生可能会在没有任何数学成绩记录的情况下从高中毕业。

日本全国大学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本月26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53%的大学生回答一天的读书时间为零。读书时间为零超过半数是将读书时间列入调查项目的2004年以来首次。调查显示,日本年轻一代逐步“远离书籍”的现状明显,此外还出现了许多打工学生读书时间为零的结果。据报道,负责分析调查结果的同志社大学副教授滨岛幸司(学习支援领域)指出:“总体上到高中为止的读书没有真正形成习惯造成巨大影响。” 该调查名为“第53回学生生活实态调查”。日本大学生一天的平均读书时间为23.6分钟。回答读书时间为零的学生占53.1%,较去年增加4.0%。文科为48.6%,理科为54.5%。生活费中书籍费的金额及支出占比均为1970年以来最低水平。走读生为1340日元(约合人民币80元),寄宿生为1510日元。打工学生中回答读书时间为零的占54.5%,未打工学生为49.4%。据悉,此次调查于去年10至11月实施。日本全国30所国公立及私立大学的10021名学生作出了回答。电子书籍也包含在“读书”内。

学习、兴趣等方面的阅读多大程度上属于“读书”范围交由受访者自行判断。

学生 网络 汉语

上一篇: 刀锋战士杀人案撕开南非社会伤疤:性暴力成文化

下一篇: 意大利罗马推出公园牧羊除草计划 社会褒贬不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