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再提醒:中国公民暂勿往海外高风险地


 发布时间:2020-10-21 16:32:50

有分析指出,目前计划投资韩国济州岛收益性房产的风水宝地是中国游客最常光顾的地区。原因在于,中国游客的购物消费规模越大,所在商业区的影响力就越大。作为济州岛的第一大外籍客源,中国游客最为喜爱的购物点现已形成一个商业区,因数年来楼盘供应不足,投资环境欠佳,但鉴于游客规模持续膨胀,酒店等住宿业的投资前景依然乐观。据调查,连洞和一徒1洞为中国游客到访济州岛时最常光顾的购物消费区。以济州机场为标准,从机场到连洞为2.4公里,到一徒1洞约2.9公里,仅需10多分钟左右。因其地理位置良好,商业区吸金指数逐渐高涨。从老衡五岔路到连洞一带,新罗免税店、宝健路、神奇之路和济州中央地下商街等购物点和景点鳞次栉比,吸引了大批中国游客。每个购物点的“分工”较为明确,如新罗免税店中主要以高额免税商品为主打,宝健路上则聚集有化妆品店和服装店,济州中央地下商街主要是装饰品、红参、化妆品、宝石、服装及杂货小铺等。

记者认为,商品的全面性提供了一个便捷的购物环境,随着中国游客的增多,又再次将市场信息反馈并刺激商业区,形成良性循环。去年济州观光公社曾针对中国游客在济购物的热门地点做过调查,结果显示25.9%的中国游客选择了“济州中央地下商街”。如今,这些堪称为“中国游客专属消费区”的商业街再次迎来春风。新罗免税店为打造更为优质的购物环境,从今年6月起,将原四层建筑增建至六层,并新建自动化停车场。老衡路一带的便利店亦得益于外国游客,销售规模已列入济州零售业榜上游。而这一带的便利店和药店等为进一步吸引免税购物的游客,也开始在店里卖起皮包和杂货等。济州观光负责人称,中国政府出台的新《旅游法》抑制了组团游市场,但长期来看,该法案将为济州岛引入更多“大腕”中国游客。

另据悉,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9日宣布,在江原道文幕、全罗南道丽水、全罗北道新万金、京畿道平泽及华城等地区新设五处外商投资点,预期总投资额为1.1694万亿韩元,直聘数达1159人,吸引外资或达3.3688亿美元(约合3547亿韩元)。

休斯敦中国城地区人潮来往频繁,近年来更吸引不少观光客与新移民进驻中国城商圈,无奈,正值百利大道(Bellaire Blvd)整修扩建工程施工期间,为配合工程进行,部分主干道封路,进行道路缩减;车道变动实施以来,路标指示不明确,导致百利大道寸步难行,民众耐不住性子,无视双黄线和分格标竿存在,干脆违规左转;不愿花时间等红灯的驾驶,更绕道驶进商场或加油站入口处,再从出口处“冒出”,这种驾车方式,让人捏把冷汗。经常出入中国城的罗太太表示,中国城交通违规事件时有耳闻,日前好运大道(Harwin Dr.)与士林街(Sovereign Dr.)交叉口进行地下管线工程时,上班尖峰时段仍然施工,造成交通大堵塞;她曾亲眼目睹一辆卡在车龙里的车,突然打右转灯,转进路旁的商场,却未拿捏好速度,从出口处驶出时差点与右转的来车撞上,十分危险。

她抱怨,修路期间,交通大塞车在所难免,或许是大热天大家火气较大,开车失去耐性,不愿意遵守交通 规则,连带也增加路权使用的危险性。新手上路的留学生江同学谈起中国城的交通更是心有余悸,驾驶经验不足的她,开车已尽量小心翼翼,但却发现有民众爱开车讲电话、低头打简讯等违规的驾车行为,近来更常遇到行人随意穿越马路等险象环生的景象。她认为,虽然汽车驾驶人礼让行人是交通常识,但行人不遵守规矩,恣意横跨安全岛,穿越马路的行径也着实吓坏驾驶人。上班族黄小姐也说,或许是民众普遍公民教育水平不够,有次驾车行经廉洁路(Ranchester Dr.)时,差点撞上一名横跨马路的华裔妇人,她吓得马上急踩煞车,却见妇人老神在在的挥手示意她前进,让她当场傻眼。

“这么危险,她居然可以一派轻松自然,真是不要命了!” 面对汽车违规绕道和与行人争道、互不相让的恐怖现象,华裔警官汪得圣指出,主要是民众贪图方便,不顾他人驾驶感受;这样的违规驾驶行为容易提高交通事故发生机率,害人又害己,得不偿失。他说,尽管美国法律是以行人为第一优先,行经行人专用道和穿越线都应减速慢行,但行人也不应恣意穿越马路,尤其一旦行人在未有交通号志管制下“硬闯”马路,警方有权给予警告,甚至可开出百元高额罚单,他呼吁民众留意,还给中国城一个高质量的交通环境。(黄相慈)。

4月24日的该报上的一则新闻“870中国客工准证突取消”,再一次涉及到了劳务这个行业。通读全文,感觉到这次的罪魁祸首又是“中介”。这个行业里充斥着各种丑陋面,各个环节都面对道德、良心甚至法律的冲击,以至于笔者宁愿无业,也要逃离这个深渊。此文谨以来自中国的客工为例。文章摘录如下: 首先,来看一下一个中国工人要来新加坡工作的整个程序。大体上所要面对的是:国内中介-新加坡中介-雇主。他先要向国内中介报名,等待面试(包括电话面试,视频面试,有时雇主会派人到中国现场面试),国内中介将资料发给新加坡中介,新加坡中介负责在新加坡找雇主。

面试成功,新加坡中介负责申请工作准证;批准后国内中介负责安排行程,工人交中介费;新加坡中介负责接机、安排体检、送到雇主那里报到。之后,这个工人就可以正式做工了。以上过程适合大多数工人的情况。如此明了的过程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状况。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 上面的新闻中提到,受影响的客工中,中介费最高达1万2000元,最低的也有5700元。这些费用都让谁赚去了?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其实这里面有诸多因素。3年前笔者刚刚入这行的时候,劳务市场刚对中国开放,那时新加坡中介收的最高的中介费是4000元(以笔者曾经工作的公司为例),正因为这个新兴市场(当时主要涉及餐饮业)利润高,致使很多人都转做了这一行,也使现在的劳务中介良莠不齐。

中介多了(不管有执照的还是没有执照的),大家就要抢生意,于是有人开始私底下给老板塞钱了。老板的胃口越大,新加坡中介给中国中介的报价就越高,直接导致了中介费的水涨船高。大概半年前,媒体对老板收钱的事进行过一次广泛的探讨,人力部出台或强化了一些相关政策。然而笔者看来,正是这次讨论,不但没有把这种现象遏止,反而使其更加恶化。因为当时收钱的老板都是餐饮业,报纸一报道,等于“通知”了其他行业的老板,“噢,原来聘用中国员工还有这种好事啊!”于是乎,制造业、服务业等只要能聘用中国劳工的老板都开始尝试要钱。

中介费如此高的原因,还因为中国中介分很多级,工人可能是通过了好几级中介才到了真正与新加坡中介直接联系的中国中介,每一级中介都要赚钱,所以中介费自然高了。另外,新加坡中介也是存在转介绍的情况,一个职位可能是从另外一家中介公司拿到的,只是总体而言,没有中国国内中介那么多级。为什么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半年前人们就知道老板收钱是个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这种现象到现在还存在?依笔者看,关键在于人力部的一条政策上:老板收钱,要罚款或坐牢,以后一段时间内不可以再请外劳;中介给老板送钱,人力部准证吊销,2万元押金没收。

此政策本身没有错,新加坡法律严明,谁犯了错,都要受到惩罚。可是这是一条互相制约的条例,因为“送钱”这个行为只是发生在老板和中介之间,一旦发生,两个都罚,那谁会主动去投案举报呢?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双方以现金来往,不走支票或过账,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证据。笔者认为,就目前而言,要想遏制这种现象,就必须放宽一方,鼓励一方举报另一方。笔者倾向于先放宽中介一方,严厉制裁收钱雇主,鼓励中介举报主动收取费用的雇主。雇主才是源头,只有抓住了源头,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最后,依笔者看来,目前的劳务市场(这里主要针对中国劳务)依旧混乱,没有行之有效的规定来规范大家的市场操作,大家为了经济利益而无视法律的约束。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规范起来中的细节问题相当复杂。要想建立起一个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行业,还需要各方的努力,不管这个努力是在法律上的,还是道德上的。笔者呼吁,收钱的老板们,别再把请中国工人当成“赚钱”的一种手段了。劳工们遇到问题,一定要用正确的途径表达意愿,问题肯定可以解决,要相信新加坡政府和法律。(李建锋)。

中国 公民 地区

上一篇: 加拿大骤停六大经验类移民 中国留学生移民或受阻

下一篇: 中华海外联谊会副会长冉万祥率团访问巴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