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种族歧视 加州华裔议员指亚州禁族裔课程反移民


 发布时间:2021-01-17 13:00:29

旨在对加州亚裔群体进行细分的AB1726法案预计将于本月在加州参议会通过,等待加州州长布朗签字成法。当地时间10日中午,近三百位来自加州各地的民众集结在州府萨克拉门托抗议这项法案,并向州长办公室递交1万多个联署签名。旨在细分亚裔的加州AB1726法案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华裔社区的强烈反对,10日,来自加州北、中、南三区的数百位华裔代表再次聚集在加州州府大楼之前,向AB1726法案发出了最强反对声。当日的集会是迄今为止加州华人社区对AB1726法案做出的最强反击,其中单从洛杉矶赶来的华裔民众就有近150人。除了华裔社团,到场抗议的还有韩裔、非裔等其他族裔的民权团体。韩裔社区领袖Sarah H. Kim向美国中文电视记者表示:“我们与华裔社区站在一起,来到这里对AB1726法案说不。

因为这项法案将影响到每一个人,不仅是亚裔、华裔和日裔。这项法案提倡的不是团结,而是要根据肤色来评判一个人,强调差异。我们都来自不同的背景,但我们都以一个美国人的身份在这里居住。” 从洛杉矶特地驱车7个多小时赶来的加州圣盖博谷林肯俱乐部主席何美湄,关注AB1726法案已经很长时间,她说:“AB1726法案只针对亚裔进行细分,让华裔社区很不安心。如果这个法案真的有那么好,为什么只针对亚裔,而没有针对其他族裔?” 加州议会的数名代表也来到抗议现场,对AB1726法案表达不满与谴责。加州众议会共和党领袖夏柏乐认为,AB1726法案的提出意味着种族问题重新成为加州立法部门的议事重点,其目的是为了将族裔归属再次与教育建立关联:“加州立法部门曾经试图通过SCA 5法案试图推翻加州宪法209修正案,将种族种族重新与教育挂钩,这是一种倒退。

” 在表达抗议的同时,部分抗议者还将收集到的11000多个连署签名,以及来自100多个不同族裔社团的反对信递交到州长办公室,希望州长在最后关头予以否决。在遭到华裔社区强烈反对之时,法案提出者、菲律宾裔加州众议员Rob Bonta10日也主动寻求通过媒体向华裔及其它反对AB 1726法案的抗议群体传达他的立场,他认为,华裔的反对是对法案的误读,强调该法案不涉及种族歧视,此外,他还表示,已与州长办公室交涉,对法案通过抱有信心,一旦州长否决,他将继续施压,力图让细分亚裔的法案最终在加州历法施行。抗议者则明确表示,的确有一些族群赞同这个法案,但反对AB1726不是在反对任何族群,而是要求一个公平平等的系统和政府。何美湄说:“我们反对的最主要原因是,不想我们亚裔产生内斗,不因为自以为可获得的利益,而丧失了整个族群在美国社会的平等地位。

” 目前,AB1726法案已在加州众议会及参议会下辖的的教育委员会和健康委员会通过,预计明天也将被预算委员会获准放行,接下来参议会将就这一法案进行投票,将在9月1号前送交州长布朗。鉴于去年布朗曾拒绝签署这部法案的前身AB176法案,部分抗议者也相信,如果听到更多反对的声音,布朗将再次否决这项饱受争议的法案。(叶文多 言洁予)。

美国旧金山湾区亚裔民众为反暴力团结一起,上周分别在旧金山市府、屋仑华埠举行大集会示威,当时主流媒体仅有零星跟进报道。但在刚过去的周末,《旧金山纪事报》及《纽约时报》均以长篇报道,就多宗亚裔遭受非裔袭击案件重点探讨事件中存在的种族问题,显示经过小区的反暴力行动,主流媒体也加强关注亚裔小区面对的暴力袭击及背后的种族问题。官方低调怕生枝节 《纪事报》的长篇报道以《非裔袭击亚裔显示种族及易受伤害问题》为题,引述星岛日报在去年9月中旬率先报道的访谷华裔事主陈荣石上班时遭非裔袭击打劫案件,其中陈荣石的媳妇陈思(音译:Si Chen)直指袭击是因种族歧视而起,认为要解决暴力袭击,必须要求大家“尽父母之职,家庭责任!学校责任!” 《纪事报》同日也刊登的专栏评论文章,作者C.W.Nevius引述曾任旧金山防罪组织员的毛绮雯直指非裔青少年针对亚裔抢劫、爆窃是“旧金山肮脏的小秘密”。作者直指,现在这个“秘密”被暴露出来,大家应该由此围绕种族主义展开对话讨论,而不是像警察局、政府官员那样尝试掩盖背后的种族动机。

今年以来发生的多宗非裔殴劫、袭击华裔案件,其中有陈焕洲案、俞恬声案等,都令越来越多人直指袭击动机背后充满种族主义。但旧金山、屋仑的警察局长及政客们,多数在“灭火”,指种族并非犯案动机,强调案件并非仇恨犯罪,而是有人针对被视为总有现金在身的弱者而下手。旧金山、屋仑警方在响应媒体有关是否出现“族裔紧张”激化问题时,都引述数据努力想去证明,罪案受害者并非独以华裔或亚裔居多,强调非裔受害者数量仍是最多。但毛绮雯指出,2008年旧金山警方曾分析300宗强抢案,85%的受害者是亚裔,抢劫者都是非裔。Nevius评论指,大家不是说整个非裔小区都是暴力的,但是忽略其中族裔议题是不智也不公平的。正如方小龙牧师所说:“我们不想分化小区,但是我们的小区受到了伤害,我们感觉我们的声音没有人听到。” 纪事报的长篇报道指,在访谷、湾景等区,非裔、华裔混居一起却很少互相了解对方、少有倾谈。非裔、亚裔的族裔文化背景截然不同,引起互相猜疑甚至发生暴力事件。

1991年在洛杉矶就发生过一名15岁非裔少女因遭韩裔店东怀疑偷东西,双方先起争执后来非裔少女遭韩裔店东枪杀的事件。华裔人口增长招敌意 《纽约时报》的文章则综合这段时间以来,华裔反暴力示威行动及小区多方面的反应,包括在上周二于旧金山市府门前示威时,抗议人士喊口号时也尽量避免口出种族色彩之言,但是在很多人心中,这些案件就是因种族主义而起。非裔小区领袖之一的Glide纪念教堂牧师Cecil Williams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湾景、访谷区亚裔人口日增,比例上涨,“到某种程序上,一个族裔进驻而另一个族裔感觉自己被迫退出,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声音……有些像权力转移,这自然也会造成了(两个族群的)紧张。”同时该报也采访曾是帮派成员的非裔青少年,指他们在10多岁就被教导说要针对亚裔打劫,因为亚裔不报案。但是前加州学监谢国器在文章中也指出,现在已经收到一些电邮,称“我们需要报复,是时候拿起武器”,这类充满复仇感的电邮已开始令他感到忧虑。

诚然,除了族裔背景,亚裔易受伤害也是原因之一。湾景区邻里职业计划主任Angelo King指“那些犯案的年轻人是暴民,他们袭击老人家包括自己族裔的长者而非单纯因为他们是亚裔,而是因为这些目标容易得手。”另有被访者指亚裔人士的确易受伤害,包括英语不佳、工作要求早出晚归并依靠公交车。雪上加霜的是亚裔受害者因害怕甚至是羞愧而不报警。Nevius呼吁市府官员对多宗案件背后隐藏的族裔议题不应该再遮遮掩掩,“这不是偷iPad的问题那么简单,而是两个族裔之间深深的隔阂。”大家需要弄明白事件背后的原因,因此而开展坦诚对话,或者如市参事会主席邱信福所称,希望推动设立非裔及华裔青少年参与的暑假计划,增加两个族裔的了解,并强调警方的语言翻译服务。但是同时亚裔受害者也必须遇事报警,而不是一再巩固外界对亚裔是“沉默、脆弱、不愿反抗”的群体印象。

族裔 法案 课程

上一篇: 欧洲华媒组团进京近距离报道中国“两会”

下一篇: 美中期选举亚裔投票意愿不高 华裔选民最关心教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