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新闻涉辱华不堪重压 本月底会晤亚裔代表


 发布时间:2021-01-27 07:58:27

近日,新西兰Matamata的亚裔店遭打劫,居民受够了看到他们当地的杂货店被盗,纷纷跑出门追赶两名盗贼,对着盗贼喊叫,并诅咒他们的所作所为。Matamata的一个居民称,盗窃事件发生时他正在看电视,他的母亲看到两个看起来很狡猾的男子走过。其中一个穿着运动衫,并用帽子遮住自己的脸;另一个将帽檐拉的很低,并且随身带着武器。该居民称,当地的Hampton Court杂货定已经被打劫好几次。去年,亚裔店主Jack Shin在被两名男子用枪和刀威胁之后,在店中设置报警器。周围的邻居在听到Mr Shin店里的警报响起后,立刻意识到又有人来打劫了。邻居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冲出门外追赶两名盗贼。一名男子将自己的两个学龄前儿童交给邻居照看,加入了追贼的队伍。其中一人称,回想起自己的行为也许很傻,他们带着武器。但是,大家受够了看到自己身边的人被打劫,就义无返顾地想要对罪犯进行惩治。

悉尼西南区亚裔毒贩在杀死警员克鲁斯(Bill Crews)获刑后,死者家属不满刑罚太轻提出上诉,终于在近日胜诉,使得亚裔囚犯的刑期几乎翻倍。周三(28日),在罪犯上诉法庭法官博尔(Peter Ball)宣布了这一决定后,克鲁斯的父母哭着拥抱了儿子生前的同事。2010年9月份,时年26岁的克鲁斯在参与一个停车场缉毒活动时,被现年58岁的亚裔毒贩菲利普·阮(Philip Nguyen)开枪射伤后死亡,后者已承认了过失杀人罪。据悉,当时菲利普·阮看到警员冲进来,立刻躲在一辆汽车后用一把银色手枪开了多枪,其中一枪刚好打中了克鲁斯的手臂。另一名警员罗伯茨(David Roberts)见状立刻拔枪回击,不料却射中了克鲁斯的后颈。

今年3月份,法官Elizabeth Fullerton判处菲利普·阮7年不得保释的刑期,克鲁斯的家人和新州警员都对此表示非常失望。两周后,新州律政厅长史密斯(Greg Smith)宣布,公共检控官将对这一裁决提出上诉。本周三,菲利普·阮过失杀人罪的最低7年刑期被延长至12年,开枪意图重伤他人罪名的刑期也从最低4年增加至6年。由于部分刑期重叠,菲利普·阮将于2023年9月份获得假释资格,即比原来晚了6年。菲利普·阮的辩护律师Ho Ledinh在法庭外表示,他依然坚持今年早些时候对法官判刑做出的评论,即判刑太重了。他还表示克鲁斯的家属应该原谅他的客户。

“他们应该往前看,原谅每个人。”。

针对奥斯卡典礼主持人非洲裔明星洛克玩笑开过头,把三个亚裔儿童请上台后,讽刺他们只会数学,林书豪当地时间2月29日在推特特别发文表示,“说真的,这种情况(种族歧视)何时可以改变?请大家冷静与友好对待亚裔人士,奥斯卡”。林书豪特别转贴华盛顿邮报的连结,来说明这件事的原由。奥斯卡颁奖典礼嘲笑亚裔,林书豪在推特表达不满。(取自林书豪推特) 林书豪进军NBA,打出“林来疯”时,不仅当时被队友排挤,还被ESPN一名编辑以“Chink in the Armor”(穿盔甲的中国佬)来称呼;也曾被ESPN主持人称呼为“cooking with peanut oil”(带花生油烟味),用这些种族歧视的字眼来形容林书豪。

美国旧金山湾区亚裔民众为反暴力团结一起,上周分别在旧金山市府、屋仑华埠举行大集会示威,当时主流媒体仅有零星跟进报道。但在刚过去的周末,《旧金山纪事报》及《纽约时报》均以长篇报道,就多宗亚裔遭受非裔袭击案件重点探讨事件中存在的种族问题,显示经过小区的反暴力行动,主流媒体也加强关注亚裔小区面对的暴力袭击及背后的种族问题。官方低调怕生枝节 《纪事报》的长篇报道以《非裔袭击亚裔显示种族及易受伤害问题》为题,引述星岛日报在去年9月中旬率先报道的访谷华裔事主陈荣石上班时遭非裔袭击打劫案件,其中陈荣石的媳妇陈思(音译:Si Chen)直指袭击是因种族歧视而起,认为要解决暴力袭击,必须要求大家“尽父母之职,家庭责任!学校责任!” 《纪事报》同日也刊登的专栏评论文章,作者C.W.Nevius引述曾任旧金山防罪组织员的毛绮雯直指非裔青少年针对亚裔抢劫、爆窃是“旧金山肮脏的小秘密”。

作者直指,现在这个“秘密”被暴露出来,大家应该由此围绕种族主义展开对话讨论,而不是像警察局、政府官员那样尝试掩盖背后的种族动机。今年以来发生的多宗非裔殴劫、袭击华裔案件,其中有陈焕洲案、俞恬声案等,都令越来越多人直指袭击动机背后充满种族主义。但旧金山、屋仑的警察局长及政客们,多数在“灭火”,指种族并非犯案动机,强调案件并非仇恨犯罪,而是有人针对被视为总有现金在身的弱者而下手。旧金山、屋仑警方在响应媒体有关是否出现“族裔紧张”激化问题时,都引述数据努力想去证明,罪案受害者并非独以华裔或亚裔居多,强调非裔受害者数量仍是最多。但毛绮雯指出,2008年旧金山警方曾分析300宗强抢案,85%的受害者是亚裔,抢劫者都是非裔。

Nevius评论指,大家不是说整个非裔小区都是暴力的,但是忽略其中族裔议题是不智也不公平的。正如方小龙牧师所说:“我们不想分化小区,但是我们的小区受到了伤害,我们感觉我们的声音没有人听到。” 纪事报的长篇报道指,在访谷、湾景等区,非裔、华裔混居一起却很少互相了解对方、少有倾谈。非裔、亚裔的族裔文化背景截然不同,引起互相猜疑甚至发生暴力事件。1991年在洛杉矶就发生过一名15岁非裔少女因遭韩裔店东怀疑偷东西,双方先起争执后来非裔少女遭韩裔店东枪杀的事件。华裔人口增长招敌意 《纽约时报》的文章则综合这段时间以来,华裔反暴力示威行动及小区多方面的反应,包括在上周二于旧金山市府门前示威时,抗议人士喊口号时也尽量避免口出种族色彩之言,但是在很多人心中,这些案件就是因种族主义而起。

非裔小区领袖之一的Glide纪念教堂牧师Cecil Williams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湾景、访谷区亚裔人口日增,比例上涨,“到某种程序上,一个族裔进驻而另一个族裔感觉自己被迫退出,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声音……有些像权力转移,这自然也会造成了(两个族群的)紧张。”同时该报也采访曾是帮派成员的非裔青少年,指他们在10多岁就被教导说要针对亚裔打劫,因为亚裔不报案。但是前加州学监谢国器在文章中也指出,现在已经收到一些电邮,称“我们需要报复,是时候拿起武器”,这类充满复仇感的电邮已开始令他感到忧虑。诚然,除了族裔背景,亚裔易受伤害也是原因之一。湾景区邻里职业计划主任Angelo King指“那些犯案的年轻人是暴民,他们袭击老人家包括自己族裔的长者而非单纯因为他们是亚裔,而是因为这些目标容易得手。

”另有被访者指亚裔人士的确易受伤害,包括英语不佳、工作要求早出晚归并依靠公交车。雪上加霜的是亚裔受害者因害怕甚至是羞愧而不报警。Nevius呼吁市府官员对多宗案件背后隐藏的族裔议题不应该再遮遮掩掩,“这不是偷iPad的问题那么简单,而是两个族裔之间深深的隔阂。”大家需要弄明白事件背后的原因,因此而开展坦诚对话,或者如市参事会主席邱信福所称,希望推动设立非裔及华裔青少年参与的暑假计划,增加两个族裔的了解,并强调警方的语言翻译服务。但是同时亚裔受害者也必须遇事报警,而不是一再巩固外界对亚裔是“沉默、脆弱、不愿反抗”的群体印象。

亚裔 新闻 福克斯

上一篇: 谭天星:关注华侨华人慈善事业发展,为爱心搭建桥梁

下一篇: 美国华裔绩优生申请前20大名校被拒 提诉录取不公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