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实现“心归” 关键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发布时间:2021-01-17 00:46:55

文章就近期被炒热的澳大利亚议员“双重国籍事件”指出,在本来就是移民国家的澳大利亚,公职人员是否忠于国家,不能仅用国籍简单评判,所谓“风波”,不过是政客们的一场游戏。但既然是游戏,就要遵守规则。文章摘编如下: 8月24日,澳大利亚最高法院在布里斯班召开聆讯,就多名议员卷入“双重国籍事件”而可能失去议员身份一案听取意见,并决定这起具有“高度重要性”的案件正式审理时间会定在10月。话虽如此说,但事实上大家都清楚,真正具有“高度重要性”的,只有现任副总理、国家党党魁乔伊斯一人。

在澳大利亚众议院150个席位中,总理特恩布尔所在的自由党与国家党执政联盟只占据76席,靠勉强过半数的局面筹组了这届政府。可想而知,一旦作为众议员的乔伊斯失势,政坛格局势必会被打破,特恩布尔政府可能立刻下台走人。这足以解释为什么“乔伊斯事件”发生后,包括外交部长毕晓、国防工业部长及众议院议长柏恩,甚至特恩布尔在内的一干人,都纷纷出面谴责在野的工党,说出“挑唆新西兰工党搞鬼”、“意图颠覆现政府”之类的话。联盟党的窘相当然是反对党乐见的。在反对党看来,特恩布尔与同僚们的争辩与反击,恰恰是在民众心目中造成了更恶劣的影响。

澳大利亚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反对党必然希望有机会推翻现政府取而代之。但恐怕工党领袖肖盾也没想到,特恩布尔和他的同僚们,完全不如想象中那么有战斗力。可双重国籍就一定有错吗?当然不。澳大利亚本就是移民国家,“澳大利亚公民”的概念直到1949年才产生。2016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400万澳大利亚人口中,有大约半数是在海外出生,或父母亲至少一方在海外出生,其中就包括23名国会议员。所以,公职人员是否忠于国家,不能仅仅用国籍简单评判。反过来说,没有双重国籍,也不能保证此人就真正忠于自己的国家,那些臭名昭著的澳籍恐怖分子就是很好的例子。

虽然有双重国籍不是错,但是澳大利亚宪法第44条明确规定:承认过忠诚于、服从于或依附于外国,或承认自己为外国的臣民或公民,或享受外国臣民或公民权利或特权的人,不得作为参议员或众议员当选,或作为参议员或众议员出席议会。历经百余年,这套法令或许已经过时,甚至不近人情,但终究是法之根本。即使存在诸多不合理,也不代表可以不遵守。全民公投修宪?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少要在这件案子的审理告一段落后,而不是一出问题就想办法挑宪法的毛病。此外,并不是大多数人都很期待看这烂摊子如何收场。在英国广播公司公开的评论中,很多民众对政客们纠结于双重国籍问题深感不满。

在他们看来,政府要员真正要做的,应该是为国家和人民多办点实事,而不是一天到晚想着怎么逃脱对自己“双重国籍”问题的指责。说到底,所谓“国籍风波”,不过是澳大利亚双方阵营内政客们的一场游戏。是游戏,就有规则;有规则,就要遵守;不遵守,双方都没法玩下去。(行之)。

南加州月子中心的“扫荡”不仅留下了孕产妇何时回国的疑问,也留下了月子中心房东和业主撵人,孕产妇不知何去何从的问题。据了解,月初“扫荡”后,月子中心的房东以租约到期为由要求业主和孕产妇们都马上搬走,以免自己受到牵连,但联邦法官裁定,在案子没有审完之前,孕产妇可以继续住在原有住处;可是月子中心业主这边又以合同到期为由,要停止对孕产妇的一切服务。对此,检察官要求法官制止业主撵人的行为,允许孕产妇在审案期间继续住在月子中心,得到了法官的同意。23日联邦检察官在约谈孕产妇和家人过程中表示,他们会考虑让孕产妇的父母提前回国,但孕产妇的丈夫还是要留在美国陪同妻子度过审案的全过程。当天的约谈没有陪审团旁听。检察官告诉他和妻子在审案期间可以在美国境内自由走动,但不可擅自离境回国。(高睿)。

在日本发生“311”大震灾以后,无论是在日华人还是在访日华人中,出现了一种“脱日本”的倾向,大批在日华人归国或准备归国,访日华人数目也降到历史最低水平。但是地震过了半年以后,随着日本各方面逐渐恢复正常,华人“脱日本”倾向渐趋解消,虽然人们对地震和核污染仍抱有谨慎态度,但是在心理上渐趋平稳,访日中国客的数目也正在逐渐恢复。呆着呆着就不走了 华人自营业者陈东,自地震和福岛核泄漏后,就决定要打道回府。3月15日,陈东与妻子乘新干线到大阪避难,随后回国。当时,由于日本还有自己的店,他打算先避一避,然后回日本再收拾整理,并最终在4月彻底回国。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陈东在日本迎来了9月。从四月初回到日本起,他告诉自己和周围人:“回来收拾细软,准备彻底回国,下个月,就下个月”,还有朋友专门为他送别饯行。但是到了9月,陈东还在日本。他告诉记者,“肯定要回去,但是还没定什么时候”。这话其实是他在10年前刚来日本时就对朋友们说的。华人主妇王珍和家人也是在观望之后停下了回国步履的。王珍夫妇由于女儿还在上小学,地震后,只觉日本不安全,听朋友说,从今往后日本有几十年都得使用受了污染的土地和水,吃的东西很成问题。于是,他们打算辞去工作,举家回四川。

王珍的丈夫开始在网上找国内的工作,王珍则托家人联系国内的学校。当时,每天王珍的工作就是一大早不到10点就去超市门口排队买限购的一瓶水,回到家里,上网找水,有时候买回法国产的硬水,难喝至极。阳台用清水扫过,空调用抹布擦过,只怕家中落满了辐射物。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辐射的危机感渐渐不像3月和4月那么迫切。先是超市里买水不是美人一瓶了,最后竟然始终摆满了货架,就好像地震之前那样。而网上买水则发现跌价了。原本1990日元一箱的美国矿泉水,如今是1290日元一箱。户外的空气,也不再需要草木皆兵那般担忧,大箱的口罩闲置在家里,从网上高价订购的辐射测量仪器也不怎么用了。而丈夫在网上找工作的进展也不满意。不约而同地,一家三人都觉得,与其前途未卜地折腾,还不如就在日本安居乐业。与此同时,周围的很多中国朋友也都回来了,更坚定了王珍一家的信心。在IT公司工作的李建宁,来日8年,地震后,家人催他回国。考虑到日本今后“环境险恶”,李建宁也打算尽快辞去日本工作,回国发展。3月19日,李建宁一度回国,通过网络继续为日本公司工作,两周后回国,本来他认为公司会对他不满意,不料大家都显得很理解,亲切对他,上司则说幸好你回来了,否则公司好多活儿没人处理。

在这种信任中,李建宁感到日本的生活还是很适合自己的。在日华人中,其实有不少人是这样,从一开始的必走之心,到观望,到呆一阵看看,然后,呆着呆着就不走了。毕竟,这里已经有安定的生活,只要辐射问题并不严重得迫在眉睫,人们很容易以惯性生活。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很多有孩子的家庭比从前依然更谨慎,包括尽量不买福岛附近的蔬菜瓜果,不买国产牛肉,诸如此类。

国家 海归 回国

上一篇: 外媒:调查显示巴西劳动力市场体现经济复苏迹象

下一篇: 帐户显示每天赚钱?女证人指唐炜臻伪造赢钱记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4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