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俄州一13岁华裔养女自杀 疑在校遭遇种族欺凌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4:16

日本实施学校临床心理士派遣制度至今已有20多年,如今基本实现了公立学校心理咨询师的全覆盖。该制度针对学生学习、心理、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问题给予积极的援助支持,对日本中小学学生的心理成长贡献颇丰。文章摘编如下: 校园欺凌,学生退学、自杀、杀人……教育问题层出不穷,曾经也让日本政府和学校面临来自社会和舆论的普遍压力。痛定思痛,日本文部科学省为此提出了“第三教育改革方案”,试图从教育制度上解决频繁出现的种种教育问题。“第三教育改革”一方面是要强化对学生的爱国心、道德心教育,另一方面则是要关注每一个学生的个体需求,并为实现这种需求提供切实援助。

后一方面的内容,直接催生了日本学校的临床心理士派遣制度。1995年,被称为日本战后最大的教育改革之一的学校临床心理士(心理咨询师)派遣制度开始实施,至今已有20多年。被派遣的学校从1995年初的154所,发展到如今的数万所公立中学全派遣,基本实现了公立学校心理咨询师的全覆盖。日本学校建立起来的心理学模式,虽然借鉴了美国学校的经验,但也根据日本学校的实际情况做出了很多创新和突破。它的内涵是:针对学生学习、心理、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问题给予积极的援助支持,促使其健康成长。这种心理援助服务是由教师、学校临床心理士和家长联合进行的,援助服务的对象是所有的学生,而学校临床心理士则是学校心理学模式的具体实施者。

日本学校临床心理士开展的主要工作,首先是与教师构建起良好的关系。教师是中小学关注学生心理世界的主要力量,学校临床心理士工作的重点首选教师。在实践上,通过和教师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关系,来强化学校教师对于学校临床心理活动的理解,深入开展个案研究,以及对教师开展心理援助。其次是重点对学生开展心理疏导。针对一些存在心理问题的学生,比如自闭或是存在暴力倾向的学生,开展一对一的心理咨询和辅导。尤其是对一些因为厌学或者校园欺凌而产生校园恐惧症的学生,学校临床心理士努力把学校营造成一种“心的家园”,增强学生的归属感和依赖感。

最后是对学生和家长的心理相谈。心理相谈的主要内容是与家长一起关注学生的成长,特别是针对学生近期存在的一些心理问题,在相互沟通中找到解决之道。也就是说,日本学校的临床心理士虽然以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而设立,但是其开展工作的范围并不仅仅围绕学生,而是通过对教师、学生、家长三方的兼顾,努力化解可能造成学生心理问题的种种障碍,同时也通过与教师、学生、家长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关系,努力为学生的成长营造一种和谐融洽的氛围。评价日本的学校临床心理士派遣制度,有两个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一是有专业的心理学人才开展心理咨询活动。

与中国大多数学校由教师兼职心理辅导员不同,日本的学校临床心理士派遣制度直接将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员派遣驻校,与学校没有隶属关系。这样既利于自身开展工作,同时也不会增加教师的工作量,而且还大大提高了心理咨询的专业化程度,心理辅导的效果更能显而易见。二是临床心理士不仅仅关注学生个体的心理变化,同时也更加专注于那些可能影响到学生心理发生改变的环境,比如学校氛围、教师的态度、家庭的影响等等。因此,她能够从一个系统的角度来看待和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而不仅是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日本学校临床心理士派遣制度实施20余年来,对日本中小学学生的心理成长贡献颇丰。

(蒋丰)。

有马达加斯加华裔历史学家以自己家史为基础作案例研究,指华侨华人第一次大规模移民到马达加斯加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他们以中国人独特的吃苦耐劳精神当修路苦力、种植香料等谋求生计,并最终融入当地社会。旧中国积贫积弱,许多华人后代从马达加斯加前往法国等欧洲国家,马达加斯加华裔群体的中华文化“断根”现象日趋普遍,但中华文化一直是维系华侨华人独特面貌的重要精神血脉,延续至今。老侨:超越时空的文化艰守 世界第四大岛,远离祖国的印度洋岛国马达加斯加,距离首都塔那那利佛东北450多公里东北海岸小县城费努阿里武 阿齐纳纳纳(Fenoarivo-Atsinanana,法文名Fenerive-Est,译费内维尔)。

朝阳初起。近70岁的老华侨陈汝沾穿上雪白整洁的白衬衫,整理好领带,带上墨镜,带着我们走出家门,走向他负责管理的华侨学校——中山学校。这里,将举行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熟悉的旋律在陌生遥远的印度洋海边小城响起,五星红旗在两个马达加斯加小旗手的手中冉冉升起,我和陪同而来的志愿者老师面对台下近千名中小学生,无不肃然起敬,潸然泪下。费努阿里武 阿齐纳纳纳是塔马塔夫省的一个县城,在马达加斯加,这里也是相对难以到达的边远小城。

但这里宁静原始,人们以打渔和种植丁香为生,过着自给自足、平静坦然的生活。1945年出生于这里的陈汝沾一生都没有离开这里。从父辈那里继承丁香榨油等手工作业后,陈汝沾以之为业,并将子女送往法国等国家留学。陈汝沾患有眼疾,不能晒太阳,喉咙也开过刀,但他从不缺席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为了逃避战乱,大量华侨华人抗战爆发前后从广东顺德、南海等地来到马达加斯加。为了解决赴马马华人子女上学难的问题,聚集在这里的华侨华人主动捐款扣物于1938年创办了兴文学校 中山学校的前身。

学校创办初期为华人先生私塾,教授内容为三字经;1987年,学校开始教授法语和马达加斯加语,陈汝沾告诉记者。“学校初创时期,华人来身生活非常艰辛,靠给法国人做苦力或者经营小农产品谋生。但我们的父辈们有的捐粮,有的捐衣,有的捐大米等创办起了这所学校。以后无论马达加斯加政局如何变幻,无论我们华人如何艰难,这所学校从末关闭过。”陈汝沾说。据塔那那利佛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李海军统计,1946年,马达加斯加的华侨学校多达11所。二战结束后当地华人开始让子女接受法语教育,加上师资和经费短缺,生源减少,当地的华侨学校陆续停办,中山学校等其它两所保存下来的华侨学校也减少了中文课的班级和学时。

陈汝沾告诉记者,随着国家强大,学汉语的学生越来越多。目前中山学校已经发展成一所集小学、 初中、高中为一体的综合型私立学校,这里的学生人数已经超过800名。汉语是这里的必修课,而三字经仍是教学内容之一。“学校教室已不够用,他以前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能够筹集到一笔资金,扩建新校。去年中国大使馆帮助解决了这笔资金,目前新校马上建成。有大家的支持,我想让我的学校尽快超过这里的天主教学校,成为最好的。”陈汝沾7日告诉记者。忙碌一天,已是深夜。海边的家湿润阴冷,陈汝沾和老伴打开电视的中文频道,每天收看关于中国的新闻是他感觉最踏实的时光。

“孩子们离开后就不愿意回来了,我们也不愿意过去法国。感觉孤独时,我们就收看中国电视,或者到学校走两圈。”陈汝沾说。陈汝沾这样的人在马达加斯加很多。他们有的出生在马达加斯加,有的在童年时代跟着父辈漂洋过海来到这里。他们还有许多散落在马达加斯加偏远地区而无法统计,他们被称为老侨。

艾米莉 学校 费尔

上一篇: 美华裔涉嫌纵火焚自家豪宅获刑5年 动机仍是谜

下一篇: 贼夜闯家庭旅馆美华裔女受惊 疑与房东纠纷所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