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发现:消防员患癌症机率比一般人高


 发布时间:2021-02-23 01:47:31

新加坡24岁华裔女子从小对制服有兴趣,想把它当成职业,她原本签约民防,但在签约之际,她却同时被通知获颁卫生部奖学金,被录取到国大言语及语言病理系进修硕士课程。在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之下,她遂放下了民防梦,心中无奈留下了小遗憾。但令她想不到的是,这个小遗憾最后竟因民防部队招收志愿消防员而得以弥补。王佩瑜得知民防部队开办志愿消防员训练课程时,她发现完全没经验的公众也能受训当志愿消防员。她于是抓紧机会报名,经过15周的训练,如今已是合格的消防员。很快的,她就能拿起水管,直捣火场展开灭火工作。

王佩瑜也是首届志愿消防员训练班的11名毕业生当中唯一的女性。受训期间,她和10名志愿男消防员一起学习使用各种救援器材、还得接受30公尺高楼训练,让惧高的她学会面对恐惧和不安。她在毕业典礼上说,女性在体能方面较吃亏,所幸男学员都很帮忙。“我在受训期间得兼顾学业,相当吃力,所幸男友和父母都很支持,帮了我不少忙。” 王佩瑜是民防医护人员,她希望到时能跟男友一起在中央消防局服务。另一名志愿消防员萧汉铭(27岁)原本在民防部队服役,后来因肩膀受伤退出课程。“我多次申请加入志愿消防队,却因没消防经验而不被录取。

现在零经验的公众也能做消防员,让我圆了梦。”。

纽约曼哈顿华埠喜士达街(Hester St。)与企李士提街(Christie St。)交口一栋六层楼商住楼,2月27日傍晚时分冒出黑烟,消防车一部接一部急驰而至。消防员瞬间架起云梯,快速沿着云梯爬上六层楼高的楼顶查看,地面消防员则打开消防栓接上水龙,直冲一家饼屋内寻找可疑的火点。约半个小时后险情排除。据介绍,位于喜士达街的美味饼屋27日下午约5时烤具冒出烟雾,波及二、三楼住家,六楼顶也冒着稀疏的黑烟。消防局出动八部消防车赶抵现场,五分局警员则封守坚尼路与格兰街之间的企李士提街。楼顶上的消防员原以为警报来自六楼的住家,经查为一楼的饼屋。消防员进入饼屋后立刻捣毁烟囱扑灭火源,火势很快受到控制,所幸没有任何人受伤,住户也未被要求撤离。但街角附近商家受轻微波及,个别商家拉下铁门提早打烊。饼屋则因灌入大量水,工作人员忙着清理地面积水。(许振辉)。

“同一个故事,讲了十年;同一个噩梦,做了十年。”9·11恐袭留给华裔消防员谭宾(Ben Hom,音译)的,可能除了一段破裂的婚姻、一个受损的肺部外,就是一个在过去十年不断重复的可怕回忆——眼睁睁看着同袍被塌下来的大楼活活压毙;救难时一连串令人悚然的画面在脑海挥之不去。十年,对谭宾而言恍若昨日,但昨日从未结束。在曼哈坦华埠坚尼路75号的第九消防队第六云梯队服务了22年的谭宾,每日最期待的事依然是回消防局上班,他说喜欢一份工作便不会觉得它是一份工作,而但现在在消防局与他共事的都是“后9•11”的年轻消防员,恐袭发生时他们都只是中学生,当年与谭宾在世贸大楼经历生死的同袍仅剩下三名,其余不是退了休,就是觉得在9•11后消防员这工作变了质而离开。谭宾在恐袭后两年一直作同样的噩梦。当日第九消防队第六云梯队被调派至现场做支持其它消防局的工作,谭宾到达前大楼还没塌下来,“一名我在中学时相识的消防员走在我前面,他在大楼的大堂转身向我挥手,叫我跟着他后面,此时旁边却有人喊:“看上面!”,大楼像慢镜头似的在我头顶倒下,我再看前面便知道他死了”。

往后数月,谭宾持续在世贸废墟整理现场,“我们开始无休止的挖、挖、挖,靠着救援狗的嗅觉,判断下面是否可能有尸体,但收获有限,常常挖了三个小时,没有发现任何尸体而感到沮丧。我只是无意识地挖掘着,但有的消防员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回忆那段经验时说:“现场只有消防员和警察,没有女人,没有生气,空气中弥漫着像鱼腥般的尸体腐臭味,我们在两天后才开始戴口罩,一星期后分发特殊口罩,但因为难以呼吸,很多人索性把它拿掉”。自此谭宾在噩梦中都是看到同僚在一堆废铁后与他捉迷藏,谭宾一靠近,他们便躲开,有时谭宾能清楚看见他们的样子,而他们都是实实在在曾与他共事的消防员。9·11后,谭宾人生其中一件被剥夺的,就是他维持了29年的婚姻。被噩梦缠绕两年,谭宾性情大变,与前妻一同接受心理辅导也无济于事。谭宾与前妻是青梅竹马,但9•11后前妻说他变成了一只“怪物”,不得不离他远去。

谭宾现在可谓仅剩下一对成年的子女及一份热爱的工作,他也利用工余时间为小学生补习,尽量让 往后的人生在9•11的阴霾下仍活得平衡。身为一名华裔消防员当年在废墟挖掘尸体三、四个月,像许多其它警察及消防员一样,谭宾的肺部因此积尘,今年几乎通不过年度体能测试,但谭宾似乎对其健康不大在意,他埋怨的是当年在废墟的人对343名殉职的消防员不够尊重,“起初大家挖出消防员的尸体都会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算是表达哀悼,但随着挖出的消防员越来越多,大家变得 ‘习以为常’”。恐袭过后纽约市大大加强了保安措施,市民像是落入了“恐怖统治”,但这不止于一般人的生活上,消防员面对一连串的反恐训练也受不了,例如谭宾的一些同僚便觉得消防员的工作已失去原有的趣味,选择退休,谭宾却毅然继续留守岗位,“现在的年轻人都没了当消防员的职业态度,恐怕日后会影响消防局的形象,我留下来,还有我要做的工作。

”(罗慧琪)。

癌症 消防员 达拉斯

上一篇: 日京都府与京都大学合作 将扩大引进外国留学生

下一篇: 大马华裔男子桥下垂钓 硫酸从天而降致其灼伤逾30%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