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男童疑遭母亲虐待眼角骨破裂 警方调查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0:23

当地时间10月7日,意大利警方向当地媒体通报称,近日警方在对米兰保罗·萨比华人商业区进行检查时,在一家“中药店”查获了大量的非法药品、医疗器械,和来历不明的保健品、化妆品。警方依法对商家处以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5.6万元)的罚款,对涉案当事人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据报道,意大利警察在该“中药店”(意大利法律意义上的保健营养品商店),共查扣了18.3万件违规违法商品,其中包括药品、针剂、糖浆、消炎药膏、雾化治疗的液剂、眼药水、药丸、植物制剂、没有标注说明的营养保健品,和未经(CE)认证的化妆品等。这些商品全部都是通过非法途径,走私进入意大利。据意大利警方公布的消息,负责经营该“中药店”的是3名华人男子,并对外无证行医。警方将以非法进口走私医疗器械、医药产品,以及非法行医等控罪,对涉案华人提起诉讼。(博源)。

纽约一名九岁华裔女童5月1日晚8时许与母亲行经法拉盛缅街时,突然被一名西语裔男子从后方迫近抚摸臀部,女童当场吓得大叫。听到女儿叫声后,母亲及时发觉追赶逃跑男子,男子奔跑途中将随身背包丢在路边,女童母亲见状立即报警,并在男子遗留的背包处等候警方。辖区109分局警员获报后立即派遣多名警力在附近搜索追查,一个小时后在缅街与三福大道街口找到这名46岁男子Marin Oscar,并在华裔女童与母亲的现场指认下将他押入警车,并以性虐待(Sexual Abuse)与危害儿童福利罪嫌移送法办。

纽约法拉盛华人工商促进会13日在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大纽约区庆祝亚裔传统月、第九届“幸福妈妈”活动,邀请45位三代以上同堂的妈妈及其家人团聚,共庆母亲节,其中年龄最长的妈妈82岁,她们不仅收到母亲节礼物、共享丰盛午餐,国会众议员孟昭文等多位民选官员还向妈妈们颁发奖状,感谢她们的无私付出。活动现场用彩色的气球装扮,气氛温馨,45位“幸福妈妈”坐在台上接受大家的祝福。法拉盛华商会理事长胡师功表示:“5月为亚太裔传统月,也是同庆母亲节之时,母亲一生都在为家操劳,母亲的健康快乐是做子女的最大幸福。”华商会总干事杜彼得表示,九年前开始,华商会每年母亲节都会举办“幸福妈妈”活动,旨在提倡孝道,感谢母亲们的辛劳。

“看到现场妈妈们脸上绽放笑容,让我们欣慰。” 77岁的“幸福妈妈”蔡森蔷的女儿和女婿20年前来美读博士,她于2007年来美与女儿团聚,3月29日刚刚通过美国公民考试。来自中国江苏的蔡森蔷退休前是高级工程师,她表示:“我以前学的是俄语,没学过英文,来美后时常会去图书馆读书,自学英文,年龄大了,忘得快,但是反复记忆,还是可以记住的。”她为公民考试集中准备了两个月,“考试时半小时的交流很顺利,我适应能力很强,一来美国就喜欢上了这里”。50岁的“幸福妈妈”孙军已经有了外孙,家里更是四世同堂,她76岁的母亲周怡也参加过“幸福妈妈”活动。1997年,孙军一家从中国广西移民美国。

她回忆,当初放弃了国内舒服的工作到美国,“刚来的那段时间过得很艰难,感觉这里与中国差别太大,语言不通,很多工作做不了,经常因为难过哭出来,总想回国。”但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她坚持了下来,大约用了三年时间磨合,也终于找到了方向,成功开了自己的美容店。“我在生活和工作上都慢慢习惯,并逐渐喜欢上了美国。很欣慰女儿取得了博士学位,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同参加活动的周怡开心地说:“如今一切都安定了,很享受现在的晚年生活。”她还在皇后区植物园担任太极教练。(朱蕾)。

纽约华裔自由撰稿人克莉丝汀•余(Christine Yu)3日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网站上撰文,讲述她自己、她的母亲以及儿子三代人在美国过中国年的感受,以及因此产生的对于自己身份理解上的困惑。文章编译如下: 当我们进入电梯的时候,母亲紧紧握着我的儿子加斯佩(Jasper)的手,另一个儿子埃弗雷特(Everett)则靠在她的怀里。“我会在2月份见到你吗?”我的母亲问加斯佩。“当然!我还会给你做一张情人节的卡片。”他回应道,很是兴奋地分享他在学前班里学到的关于情人节的新知识。“是的,中国新年也在2月份。” “是吗?那么中国新年我们会做些什么?” 听到儿子问的这个问题后,我的心里咯噔一声,马上感觉到了母亲投来的失望的眼神。之后,我靠在电梯边上,听着母亲给我的孩子们讲述有关中国新年的传统。比如红包、焰火以及舞龙表演等等。我是移民第二代。我的父母年轻的时候,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从香港前来美国读大学。他们最终选择在康涅狄格定居,在那里建起了自己的房子,那是一座要比周围的房子更时髦的住所。

那间房子里总是充斥着说中文的声音,还经常飘满炖肉和烤肉的香气。而每到中国节假日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大家庭在一起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大人们在楼上搓麻将,孩子们则在楼下打乒乓球和玩电子游戏。孩提时代,我过着两种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一个是在家里,一个是在学校,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样。而我对这两个世界的控制很完美,让它们不会干涉到彼此。在学校,我很容易就将自己身上的“中国性”(Chinese-ness)放在一边。我和同学们一样,都穿着苏格兰花格裙和海军蓝的polo衫,编着法式发辫。所有人都打曲棍球,背着同样的背包,读同样的书。虽然我很清楚自己是中国人,但是我的内心还是有一部分没有意识到自己跟朋友们并不一样,认识到自己其实是其中的少数派。当你的周围没有什么其他有色人种学生的时候,你很难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因为你看不到周围的同学有什么区别。更多的只是看到彼此身上的共同点,而不是我们之间鲜明的区别。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潜意识依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一直在努力融入主流中。

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很排斥人们将我和其他华裔、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学生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我也从来都不想加入亚裔女学生联谊会。更重要的是,我只想要做自己,想要摆脱华裔身份在我身上刻下的烙印。我的父母告诉我,只要努力,我可以完成任何梦想,种族身份不会给我任何影响。这也是他们能在美国安身立命的根本。华裔的身份看起来没有对他们的职业生涯和生活造成任何负担。但是,在我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后,我再次感受到了肩上承担的责任的重量。这一次,我没有再回避自己的种族背景,因为让我的孩子们知道和理解他们来自哪里是我的责任。的确,我的两个孩子成长期间,离中华文化已经越来越遥远,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分享这些传统。我无法为他们复制我童年时代有着那么浓厚中国印记的家庭。成长期间,我没有意识到那些我弃如敝履的文化负担,是我身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在,作为一名母亲,对于如何将我一直以来不愿意面对的“中国性”的一面展现给孩子,我很困惑。“妈妈,寒假后,我们就要开始上有关中国的课程了。

”将要上三年级的儿子对我说道,我已经预感到了他接下来的问题。“教师计划了很多活动。也许你可以帮帮我?或者来参加我们的华埠之行,一起庆祝中国新年?”他问道。听到这个问题,我实在有些心虚,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也许,在他开始学习相关课程的时候,我也能和他一起接受这方面的知识,真正深入地了解我们的身份问题。

男童 警方 母亲

上一篇: 美国华裔医师参选联邦众议员 系39选区唯一华裔

下一篇: 法国各地掀起庆祝中国春节热 系列活动高潮迭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