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癌症折磨 大马74岁华裔老汉跳楼幸被凉篷接住


 发布时间:2021-04-11 09:35:16

当地时间11月22日晚上8时半,一名六旬华裔老翁在抄近路时,不慎跌入马来西亚槟州国际会展中心前的排水孔涵洞,导致头部及右脚受伤,在消防员的救援下,老翁已被成功救出并送院治疗,事发涵洞约4.5米深。马来西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的助理李文兴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该老翁跌落的涵洞,与早前一名华裔男子林健全,因汽车抛锚而下车检查,不慎跌落死亡的涵洞距离很近,那个涵洞深4.5米。他说,本次事件中跌伤的老翁,是在与妻子两人欲前往槟州国际会展中心对面的饮食中心享用晚餐,选择抄走捷径时,不慎跌入涵洞里的,幸而妻子没有跌入。虽然老翁当时仍有意识,但因涵洞高度极深,再加上已受伤,难以自行爬出,才联络消防队求救。消防队于晚上9时赶到现场后,使用梯子爬下涵洞,检查老翁伤势并安置在固定架,随后将老翁救出,送往槟城中央政府医院治疗。

杀警案受害者家人的状态牵动着整个纽约社区,由于连日悲伤,刘文健家中圣诞节当日谢绝了登门的访客。首批国内家人将于26日到达纽约,其余家人预计也将在30日前到达,但出殡仪式及葬礼则需等到元旦过后才能举办。自从案件发生后,每日登门拜访刘警家人的访客不断,都希望为家人送上哀悼以及支持。不过25日圣诞节,刘家门口没有了来来往往的人流,这是家人在案发后少有的宁静时刻,刘家人也只是留在家中,并没有出门。据悉,刘文健母亲这方的亲戚大多数已经在纽约,但父亲这方的亲戚则多还在国内,因此需等他们来齐才能确定葬礼日期。据可靠消息称,最早过来的一批3个亲戚将于26日到达纽约。还有几名亲戚此前因为没有护照,所以不能立刻签证。在纽约数名民选官员以及警局人员的协助下,目前他们已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护照,如无意外也将顺利拿到签证,所有亲属预计将于30日之前全部到达纽约。(宋旸)。

自上周五为遇害的一家5口举行“头七”超度仪式后,悉尼华裔灭门案的幸存家人开始为死者筹办葬礼及其他后事。葬礼也已确定将于8月8日举行,死者或被土葬在南天寺。另外,死者家人的代理律师沈寒冰已成为15岁Brenda的临时监护人。死者或在南天寺土葬 周日上午,在葬礼公司负责人的陪同下,死者父母、妹妹和因在海外游学逃过一难的15岁大女儿Brenda等前往位于悉尼北郊的Palm Grove公墓,咨询安葬事宜。据了解,除Palm Grove公墓外,林家另考虑将遇害家人葬在南天寺,但目前暂未确定最终选址何处。据悉,遇害的5人中,除林云丽的妹妹林云彬或最终火葬外,其他四人,包括林暋和林云丽夫妇,以及两名幼子林涵和林涛均将被土葬。其中,林涛的遗体和林云彬的骨灰将与林云丽的遗体紧挨着下葬,林暋和林涵或将葬在林云丽的另一侧。这或许是基于两个家庭的组成考虑,以及林涛从小跟外公、外婆长大,据称远在广州的林云彬父母有此心愿。葬礼8月8日或公开举行 死者的葬礼已经确定于8月8日(周六)举行,死者家人希望能举行公开追悼仪式。若果真如此,相信将有至少逾千人前来凭吊致哀,一如去年的坠楼案,将隆重而感人。

佛光山澳纽总住持依来法师仍将亲自出席并主持。沈寒冰律师表示,他与家人对公开葬礼的最大担心,仍是Brenda的安全问题。林云丽的广州亲人中,约近10人已获得赴澳签证,将近期内从上海赶来,在葬礼上送遇害者最后一程。不过,基于身体状况的原因,林云丽和林云彬的老父母将无法前来,他们已委托林家二老料理两女后事。另悉,林云丽和林云彬两姐妹,是广州这两位老人全部的子女。沈寒冰成Brenda临时监护人 据沈寒冰透露,应警方要求和受家属委托,他已暂时担任Brenda的临时法定监护人。在家庭法院最终确定监护人选之前,代理承担监护人义务和职责。沈寒冰律师称今次代理此案的压力更甚过去年的坠楼案,当务之急除了协助家人料理死者后事外,还在紧锣密鼓处理繁重的帐务工作,涉及死者生前贷款购买的物业、书报亭生意和雇员等事项。沈寒冰律师表示,为处理后事,死者家人存在较大的经济压力,希望社会各界能够提供援助。(马小龙)。

现年83岁的陈翠媚(Cui Mei Chen,音译)随手拿起了两封老旧的中文信件,一封日期是上世纪50年代,而另一封则来自1962年。在她位于旧金山的公共住房里,这些信件相当显眼,对她来说,它们显然很珍贵。“每当我想起在马来西亚的家人和父母的时候,我就会看看这些信件。”陈翠媚说道。现在她可能终于有机会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了。她的家人创立了一个众筹基金来帮助她寻找自己的姐妹。陈翠媚没有任何在中国成长的照片。这些信件和一张黑白照片是她与自己家人之间唯一的记忆。“每天早晨她起床和每晚睡觉的时候都会看一眼那张照片。”她的朋友罗伯特•赫姆菲尔(Robert Hemphill)说道:“这提醒她记住自己的家人。” 据旧金山湾区全美广播公司网站()18日报道,日军侵华的时候陈翠媚年仅两岁。她的父母当时选择逃难去马来西亚,但考虑到旅程的艰难,她和她的姐妹被留给了祖母,之后姐妹又被送往其他家庭抚养。

在陈翠媚11岁的时候,祖母去世,她不得不开始独立的生活。多年过去,她一直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父母或者姐妹。她的父母在马来西亚也另外有了5个孩子。直到1965年,陈翠媚的母亲终于短暂回到中国,见到了自己的女儿,那是她们的最后一面。她的父母在1980年去世,这也是她和自己兄弟姐妹间的最后联系。2001年陈翠媚在丈夫因伤去世后搬到旧金山。那之后她就和自己的子女以及孙儿们生活在一起,但是却始终无法找到自己的兄弟姐妹。她的孩子一直在网络上寻找任何相关信息,并且开始联系一些文化团体,希望能够找到与马来西亚有联系的人。经过一些波折后,他们终于又重新联系到了陈翠媚的家人。这之后,她的孩子和朋友发起了一个众筹项目来筹集资金,帮助陈翠媚去马来西亚。本月,陈翠媚就将在孩子的陪同下,飞到马来西亚去见从未见过的5个兄弟姐妹。对她来说,在八十多年孤独漂泊的艰难生活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

“我很高兴能够去马来西亚见我的家人,非常高兴。”陈翠媚说道。(张杨)。

老翁 家人 癌症

上一篇: 华裔将澳前总理旧居变身纪念馆 92.1万澳元拍得

下一篇: 加情报局前高官著书涉嫌诽谤 华社拟采法律行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