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重庆唯一健在南侨机工


 发布时间:2021-04-11 12:52:16

到昆明翠湖,再到南侨机工历史文化社区,群生咖啡屋保持它的一贯特性——亏本儿(经营)!”8日,站在昆明群生咖啡屋前,马来西亚华侨刘蔚波毫不掩饰自己的生意亏了。大方调侃完,他话锋一转,“群生群生,群策生存。不管是抗战年代,还是现在,群生咖啡屋从来不是为了赚钱而生。” 刘蔚波所经营的咖啡屋,位于昆明市新闻里南侨机工历史文化社区内,其前身是云南唯一健在的南侨机工罗开瑚和工友们共同开办的群生咖啡屋。从创办之初,这家咖啡屋就与“南侨机工”紧紧联系在一起。随后的70余年里,它更是饱经风霜,几度浮沉。“南侨机工”是指抗战时期,东南亚各国华人子弟组成的“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1939年至1942年间,3200多名南侨机工,放弃了优越平静的国外生活,在被称作“死亡公路”、“抗战生命线”的滇缅公路上大规模运输抗战军需物资、抢修运输车辆,为抗日做出贡献。1942年,畹町沦陷,滇缅公路中断,大量南侨机工在撤退中解散,开始辗转于大理、昆明等地。“‘群生’,寓意群策群力团结一致,在艰难困苦中求生存。”刘蔚波介绍称,罗老等机工有家难回,面临失业。为了生活,他们在下关开起咖啡屋,后又转至昆明翠湖。“说是咖啡屋,其实更像是‘机工之家’。

”罗开瑚回忆称,咖啡屋除了卖咖啡,还供落难的南侨机工食宿。“大家也不计较钱,就是想共同度过难关。白天一起工作,晚上也全部挤在一起休息”。遗憾的是,没过几个月,咖啡屋因为负担过重而倒闭,部分机工也远赴印度务工。“战争纵然可怕,但却磨灭不了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罗开瑚说,回国服务,几乎每天都有战友牺牲。有幸安全遣散的,也过了一段艰辛岁月。但无论是生是死,为了国家和民族,南侨机工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时隔多年后,为了纪念南侨机工,昆明市将罗开瑚居住的新闻里社区设为南侨机工历史文化社区。社区的展示墙上,罗老亲自题写的“南侨机工历史文化社区”几个大字刚劲有力。字的下方,3200多名机工英名被密密麻麻镌刻在青石上。机工们曾经的群生咖啡屋,也在社区复原。如今,刘蔚波成了它的新老板。尽管咖啡屋的生意并不红火,但这里俨然成为新的“机工之家”。常有机工后人,不远千里来这里寻访先人遗迹。也有路人,因为偶遇走近南侨机工这段历史。“群生咖啡屋从下关开到昆明,从来不以赚钱为目的,”刘蔚波说,“咖啡屋不仅是机工团结一致的象征,也代表他们想要坚守和平的心。希望机工精神能在咖啡屋延续下去。”(完)。

为了找到最佳拍摄角度,两位来自美国纽约的“80后”女记者崔菡、叶文多先后在不同位置取景录制了六条开场白。“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郑重的事情,必须要谨慎对待。”崔菡说,她们希望用最好的画面效果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呈现给海外观众。近日,由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办的“文化中国·2015海外华文媒体云南行”暨第五期中央媒体“走基层·侨乡行”活动走进昆明西山,海外华文媒体负责人以及国内中央媒体记者等共30余人瞻仰了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并敬献花篮。“南侨机工”是南洋华侨汽车司机及汽车修理技工回国服务团的简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受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感召,3200余名华侨从东南亚各国回到中国参与滇缅公路国际援华战略物资的运输任务。

由于山路险恶加之日军轰炸,其中近三分之一的人为国捐躯。尽管南侨机工为抗战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特殊贡献,但在海外,他们的故事还很陌生。崔菡告诉记者,参加此次活动前,她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南侨机工”这个称呼。“今天是我第一次做南侨机工的报道,但当我站在这里,身临其境,就理解了当年南侨机工那种义无反顾的心情。”她说,这座纪念碑背后的故事带给我的是一个内心的感动。” 同样深受感动的还有欧洲侨报社长高进。他说:“南洋机工的来到给正在浴血抗战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希望。”他表示,同样身为一名“侨”,在缅怀先辈、铭记历史的同时,他也愿意尽己所能为祖籍国做些贡献。“说来惭愧,虽有多年媒体从业经历,我对这个群体却也是不了解。”英国华商报社长陈晓轩说,正因如此,在接下来几天的走访活动中,他将仔细了解南侨机工的历史,挖掘精彩故事。

“这次华媒云南行的主题是‘重走南侨机工之路’,我算是来对了。” 事实上,此次媒体团中的绝大多数成员此前都对“南侨机工”不甚了解,但在昆明走访的短短两天里,通过与侨务工作者以及专家学者、侨界代表等互动交流,不少人坦言感触良多。印尼《国际日报》记者龚尹平在瞻仰纪念碑后还即兴创作了诗句:“万里他乡都一处,滇缅路上祭国殇,硝烟散尽警倭魂,告慰长眠英烈骨。” 其实,媒体团成员中也不乏“侨史通”,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执行编辑林明华就是其中之一,他对“南侨机工”不仅了解且感情颇深,说到激动之处甚至眼含热泪。他介绍说,当年约有数百位马来西亚华侨机工到滇缅公路参与抗日,这使得日军恼羞成怒,并针对马来西亚华人展开了大规模屠杀报复行动。

“身为一名华人,我很了解这些历史,所以来到这里我非常激动。” 自上世纪90年代之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地区关于纪念南侨机工的活动便日渐增多,除了兴建纪念碑,还时常举办各类文化展、纪录片展映等。如今,南侨机工这段历史在马来西亚当地的影响正逐步扩大,林明华在高兴之余,还特别希望中小学历史课本能够将南侨机工的故事纳入其中,让孩子们也能从书本上了解到这段血泪史。(完)。

蒋印生 机工 南侨

上一篇: 华裔将澳前总理旧居变身纪念馆 92.1万澳元拍得

下一篇: 快手CTO陈定佳:用科技的方式提升每个人的幸福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