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墨尔本举办中华国际艺术节 华人艺术家参展


 发布时间:2021-05-16 01:20:52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正如中国现当代著名诗人卞之琳在作品《断章》里所描绘,这样的场景每日都在侨乡福建泉州的百年中山路上演着。中山路上,一家家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传统老店一字排开,居民们保留着不变的生活习俗,“古早味”成为这条街巷最美的风景。泉州中山路始建于上世纪20年代初。1924年,由南洋华侨投资改造成骑楼街道的南北大街全线贯通。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南北大街改称“中山路”。当时,不少事业有成的泉州华侨返乡兴业,将资金注入中山路的商铺,这条街便渐渐融入泉州“海交”文化,成为繁华的商业街。今年4月,中国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对外公布第一批30个“中国历史文化街区”,泉州中山路榜上有名。如今,炎炎夏日中的中山路依旧繁华。在中山路两侧,泉州历史古迹星罗棋布,闽南名楼威远楼、标志性建筑钟楼、原为施琅后花园的泉南基督教堂、有“圣贤门”美誉的泮宫等众多古城遗迹数不胜数……中山路的“古早味”一直散发着独有的魅力。

沿着中山路由北往南走,除了像走马灯般变换的时尚鞋帽衣饰店外,隐藏在街角巷陌的还有不少传统乐器店、小吃店和特产店。在中山路开钟表行的吴建成说,在这里修表几十年,从机器表修到现在的电子表,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83岁的阿婆吴丽华在中山路的小巷子内,如平常一般从一口水井汲水。在此居住了数十年的她告诉记者,“儿子和女儿早已搬到市区繁华地带,但我就是舍不得这里。”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中山路的各个小巷内,保留着原始生活习俗的居民不在少数。然而,随着时间的迁移,已有近百年历史的中山路不可避免地变老、变旧。不久前的一场暴雨,更使得中山路北段的三间沿街骑楼坍塌。为此,泉州市规划局已出台了相应的修缮方案。与此同时,如何更好留存中山路“原味”等问题浮出水面,不少民众忧心改造会改掉老街的“古早味”。泉州市文体新局副局长出宝阳表示,泉州中山路必须以地方特色文化为支撑,政府需要对它进行一些商业形态规范,要尽量多引进一些传统民俗产业,如一些非遗传承项目、文创产业项目等,来装点它的文化。

出宝阳说,“老街改造”涉及原居民居住条件、旅游资源开发、老街生态文化等一系列问题,如今泉州中山路是按照文保单位的标准进行保护,除了保持它的整洁统一外,最主要的是保存它的历史风貌。自小就生活在中山路的凉茶店员周希燕,今年52岁了,但她还清楚记得小时候到金鱼巷看电影的情景。她说,“40几年来,房子没变,路也没变。希望以后走过那段路,还能找到童年的味道。”(完)。

墨尔本维多利亚大学华裔博士曹中军于去年初,在返家途中无辜被暴打致死案,在维州乃至全澳华人小区引起轩然大波,超过4000人联名上书。4名疑犯中的2人MBA和WH去年底被轻判,更激起小区民众的义愤。死者遗孀周静芳和亲友更质疑,维州公诉部门(OPP)和警方存在渎职和不作为的嫌疑。4犯中的另外2人将于今年7月受审,届时的量刑又将如何,很多人正拭目以待。博士无辜命丧“咖喱狂欢” 2008年1月22日晚约10点45分,41岁的曹中军博士在从学校返家途中,步行至离家仅500米距离时,在富士贵地区(Footscray)的Empire街遭遇8名青少年围殴。当晚,这8名年龄均在16至20岁的青少年聚集在该区的麦当劳餐厅。MBA和另一人提议去寻找所谓的“咖喱狂欢”(Curry Bashing)刺激,意指袭击并抢劫印度人,随后他们开车四处寻找猎物时,正好遇到回家途中的曹博士。当时17岁的MBA朝曹博士的脸部猛击两拳,17岁的WH趁势把曹推到在地,另一名青年把曹踢到人行道上。当曹毫无招架之力地躺在地上之后,其中块头最大的一名青年将曹中军抱起,头朝下猛甩在地,并用脚猛踢曹的头部。

一名案犯还在逃窜前拿走了曹的手机和钱包,抢走曹身上仅有的15元现金。据悉,这群罪犯当晚曾连续作案数起。在伤害曹中军之前,他们曾试图在麦当劳的车道上侵犯两名女性,后者幸运逃脱;数小时之后,他们中的3人又严重伤害了另一位受害人,但幸未致命。曹中军因严重脑部伤害,被送入皇家墨尔本医院急救,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妻子和16岁的女儿一直守在病床前。昏迷4天后,曹中军于26日下午5点宣告不治身亡。当天正好是澳洲国庆节。学术成就卓越 亲友悲恸追缅 曹中军博士原为中国河南大学数学系讲师,1991年就读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1997-98年曾在新南韦尔斯大学教育系任访问学者。2001年独自移居南澳阿得雷德,其妻女次年来澳团聚。曹中军2004年获莫纳什大学数学教育博士学位,期间曾担任大学学生会主席。2005年获维多利亚大学Footscray校区助理研究员职位,随后与留在南澳的妻女暂时分开,单身前往墨尔本。遇难前的2007年,由于学术研究成绩突出,曹中军刚被提升为研究员。有记者了解到,曹中军曾是学校至少6个课题的负责人,被校方委以重任。在听到独子的死讯后,曹中军的母亲在中国老家日日以泪洗面,数月后在悲痛和绝望中与世长辞。

对于遗孀周静芳和未成年的女儿来说,她们则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曹中军遇难后,维大校方通过电子邮件向全体师生发布了一份通知,公布了曹中军死亡的消息。校方高层在邮件中表示,向曹的家属致以沉痛哀悼,并强调称,“曹中军的学识对维大来说是无价的财富,我们失去了一位宝贵的同事与朋友”。同事则表示,曹“和蔼可亲,有一颗宽厚的心”。2月2日,曹中军博士追悼会在北墨尔本的Tobin Bros殡仪馆举行,包括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官员、生前好友及众多素昧平生的华人、本地西人、印度裔等各肤色友人共计200多人参加了葬礼。

文化 墨尔本 艺术节

上一篇: 华裔青年企业家李冠华:"侨二代"政协委员的担当

下一篇: 人民日报社论:谱写侨联工作科学发展新篇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