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蔬菜哥”年收入近千万 将开上百家直营店


 发布时间:2020-09-25 08:38:52

华南农业大学蔬菜学硕士研究生李卫鹏在广东从化的一个田园里,弯着腰从青菜上捏走一个个虫子。这个几个大学生、研究生耕耘的有机田园,目前正为近两百个家庭提供“私人订制”的有机蔬菜。生机盎然的田园里,荷兰豆花绽放着;成长了四个月的西红柿,很多株秧苗上还顶着黄花……这片面积70亩的神农田园,因13名消费者自发结成会员联盟,选取土质优良的田园、组织专业团队按照有机标准种植蔬菜,然后利用快递配送到每一个会员的家中。这个春节没有回家的李卫鹏,便是专业团队成员之一。他的老家在陕西咸阳,黄土高原农村长大的他对土地有着天然的情感。在参与农业科研和实践中,他发现尽管蔬菜种植户众多,但消费者却很难吃到安全有机蔬菜。

“创业之前,我跟父母商量过此事。父母都是农民,可以想象他们听到我硕士毕业后要去做一个‘农人’时有多惊讶。但最终他们还是支持了我。”李卫鹏补充说,“我称我们是‘新农人’。” 和李卫鹏同是“新农人”的还有2011年从华南农业大学园艺专业本科毕业的邓小刚,在了解了神农田园安全蔬菜项目后,放弃前景可观的高薪职位,加盟神农田园团队。初出茅庐的大学生,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招工难。“并不是没有工人,而是他们不相信我们不用化肥农药可以种好菜!”李卫鹏回忆说。后来他们晚上到镇上贴招工启事、到纳凉的人群中介绍有机农业。渐渐地,人们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周边种菜的农民也加入了种植队伍,因为他们用化肥农药种的菜价格低,收入微薄。

耕田、起垄、播种、育苗,正当团队创业初期忙于生产时,农场发生了严重的“红火蚁灾”,红火蚁是外来入侵物种,要在不使用化学杀虫剂的条件下,低成本且有效控制的可能性很低,几乎每天都有工人被咬伤,费尽心思招来的工人提出辞职。种了40年蔬菜的场长牛哥,提出的处置方法仍是要用化学农药。大学生们首先说服牛哥,思量再三决定用生石灰和喷火枪灭蚁,总算控制了蚁害。“三个月的努力种出各种蔬菜,大田一席绿色。然后收菜、打包、快递到家,会员们终于吃上我们种的有机菜。突然间感到好有意义、好伟大。”神农田园员工刁玉英在春节前写给公司的一封信中如是写道。三农问题专家、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熊彩云在了解到神农田园的模式后,认为完全符合她倡导的安全农业。

熊彩云对神农田园的团队说:“相信你们会做好,毕竟你们不仅仅有时代的先知先觉,而且是有技术和文化的一类农业经营者,你们是都市农业的希望!” 岭南初春的阳光已显炽热,经常在田地劳作的李卫鹏和邓小刚的脸黑里透着红。在蔬菜配送的近两个月时间里,他们已然尝到收获的喜悦,尤其是有了被认同的存在感。邓小刚对记者说:“我们有一个梦想,就是通过自己的行动,能给我们的学弟学妹和同行们树立一个榜样,让更多具备专业知识的人来加入到农业生产中来。” “在大家眼中,农业不上档次的观念还根深蒂固。”李卫鹏说,“我们相信可以把农业做得很体面。”(完)。

荣昌县吴家镇双流村农户黄文健清点了他家蔬菜大棚的产值:“一年下来能增收四五万元,杨书记说的太神奇了!” 黄文健口中的杨书记叫杨媚,今年26岁,是吴家镇双流村的党总支副书记。重庆晚报记者 郝瑶 朱隽 辞去城市工作 杨媚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农村区域发展专业。当初,她是背着父母悄悄填报的农业大学。“父母务农,我对土地有一种特别的向往与热爱。”杨媚说。“当父母知道我考上了农业大学时,他们都不理解。我爸说,好不容易有了鲤鱼跃龙门的机会,你咋又和种地扯上边了。”杨媚说,“我认为种地也是学问,也能有好的前途,改变祖辈的粗放种植模式就成了我的最大理想。

” 毕业后,杨媚进入了潼南县一家农业公司,从销售员逐步提升到了经理,还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谭锦成。收获了爱情,也收获了体面的职业,杨媚成了朋友们羡慕的对象,她却在思考一个问题:现在的工作虽然月薪5000多元,却离自己的理想很遥远。由于谭锦成是荣昌人,杨媚选择了荣昌有着悠久种植历史的双流村去考察。几个月后,谭锦成接受了杨媚的想法:去当村官。2011年7月,杨媚考上了双流村的村官,谭锦成也背着家人辞去在城市的工作。两个年轻人商量着在双流村搞大棚蔬菜基地,但很快遭到家人和村民们的反对。顶住压力建大棚 “父母知道我辞了工作,气得在家跺脚。

”谭锦成说:“他们还打电话给杨媚,说她耽误了我的前途。” 两人知道,要取得家人的谅解,就只能做好自己的事。他们赶紧向村民宣传大棚蔬菜基地。“我们世代都这样种地,你说的大棚蔬菜就是个赔钱货。”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嘲讽起来:“我们种菜的年龄比你出生的年龄都大,大学生去种地,啥也不懂!” “要让村民改变传统、保守的种植观念,首先得让村民接受大棚蔬菜的好处。”杨媚决定自己把菜种起来,可村民不信任,都不愿意把土地租给她,即使答应也是漫天要价。于是,杨媚每天一下班,就到村民家里做客。“当时时间很紧,我们必须赶在12月底建好大棚,不然就会错过新一轮的上市时间。

”杨媚说:“我和锦成腿都快跑断了,挨家挨户地求,终于有户村民答应租地,可就在签合同那天,又反悔了。” 眼看时间越来越紧,杨媚焦急万分。村里领导知道后,把一户无劳动能力的村民的土地介绍给了杨媚。杨媚租到了6亩地,又得到了政府的补助金,可建设大棚还差钱。她和谭锦成商量后,拿出准备装修婚房的钱,还找亲朋借来3万元,凑足10万元启动资金,开始筹建大棚。村务与基地两不误 整地、搭棚、铺设水管,大棚蔬菜基地一点点建成。为了不耽误村里、基地的工作,杨媚两头跑。早上六点起床,奔村办公室协助处理事务,抗旱补贴、医保卡、粮种直补,她小心翼翼计算着;处理完村上事务,她又跑回蔬菜基地,督促、指导大棚的建设,抬钢条、搬塑料膜……有时甚至忙到次日凌晨一两点。

当年12月,蔬菜大棚建成。为了节省时间,杨媚和谭锦成就在大棚旁搭建了一个塑料棚,就住在棚里。塑料棚子透风,每晚他俩都被冷得哆嗦。一些村民看到他俩的努力,悄悄送上遮风的稻草和厚棉絮。“当时感觉非常累,也想过放弃,但是只有我做好后,他们才能相信我,才会心甘情愿跟着我一起做。” 蔬菜基地赢利了 半年下来,这个蔬菜基地就有了6万元的利润。群众看到了大棚蔬菜的优势,纷纷转变观念来请教,杨媚也耐心解惑。杨媚开设培训班,免费讲解栽种技术,并用最低的价格给群众提供苗种,还亲自到田间为他们做技术指导。

培训班常常因为人太多而爆棚。“她种菜的技术绝对算得上第一,我们现在相信她,都愿意向她请教。”群众一提起杨媚就竖起大拇指。如今,杨媚的蔬菜基地将扩增60亩,由当地政府全额补贴,由她进行日常生产管理。而加入到大棚蔬菜种植的村民越来越多。今年4月30日,在荣昌县吴家镇双流村的标准化蔬菜大棚里,26岁的杨媚身披洁白的婚纱,在双流村村民的祝福声中,与丈夫谭锦成举行了一场田园绿色婚礼。如今,双流村已有200多亩蔬菜大棚,杨媚成为了村民心中最依赖的人。杨媚说,双流村大约有85%的土地适合种植大棚蔬菜,现在,种出高品质的蔬菜已不是她最大的担忧,“如何做大市场,让老百姓的菜都销出去,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

”。

马伟国 蔬菜 大棚

上一篇: 浙江数百名学子暑假拜农民为师 田间地头修学分

下一篇: 31省高考新政出炉 京浙川三地学生品德好可加20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