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六年捐资百万助贫困生读书 弥补因贫辍学遗憾


 发布时间:2020-09-30 19:26:20

春节佳期,除了亲戚聚会,最闹猛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同学会了。有朋友发来手机短信这样报告她的过年日程:“前天,高中同学会,昨天,初中同学会,今天,小学同学会……明天就上班啦”。记者回浙西老家过年时,发现过年期间县城的酒楼、茶楼、大排档,不提前预约都找不到位子,一问不少是同学会包场的。同学会上能看出每个人不同的经历,年份越长的同学会,越能看出每个人的“能耐”,一个刚刚参加了20年同学会的银行人士在同学会上有了一个发现:“混”得最好的,大多不是当年的优秀生。当年冠上“差生”,20年后最成功 在杭州某银行工作的盛先生,昨天刚在老家参加了高中毕业20年同学会,他很感慨:高中毕业20年了,同学会还是头一回如此隆重地举办,用现今的职场成功人士的标准来比一比,混得最好的不是10多个当年上重点大学的优秀生,相反,一些当年落榜或读专科的同学,现今要么创业成功,资产千万,要么在单位混得风生水起,拿高管薪水。盛先生说,他所在的理科班,当年高考尽管成绩不错,可也只有一半人能升大学,升重点大学的只有10多个。有个女生当年成绩不佳,老是被班主任找家长告状,第一年高考自然落榜,复读一年后考上了西部一所大学的外语专业,随后就出国深造,边读书边做外贸,把家乡的土特产输送到国外,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在杭州买下多处豪宅,拿着移民身份定居在国内,时不时还要飞国外某顶尖大学读博士。

盛先生说,20年前,大家习惯于以高考分数定英雄,谁会想到,优秀生连门都摸不到的国外顶尖大学,20年后会把博士头衔给了这女生。盛先生感叹,很多“落榜”同学活得风生水起。相比之下,一些当年考上理工科重点大学的,大多毕业后捧上了一份设计院、研究所的安稳饭碗,年薪比上不多,比下有余,很多人20年单位都没换过,不是没想过换更好的,只是没勇气丢下到手的。人生是长跑,不以分数论输赢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朋友的故事,她的女儿10年前考上了麻省理工学院,在硅谷界顶级的IT公司里发展,边工作还一边修MBA学位,亲朋好友都觉得她特能干,纷纷表示要让自家孩子以她为榜样。一次过节聚会时,她谈起了“同学会经历”,她说从小学到高中,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她的学业成绩排名都是全校第一,在麻省理工学院时她的学习成绩也是处于上游。但工作以后,她是同学中最不起眼的一个,毕业十年她去参加同学会,同学中有当大牌律师的,有从政的,有做公司CEO的。有个同学毕业后冒险加入一个才组建的小公司,公司后来上市,他坐拥原始股一夜之间成百万富翁。反思自己的成长过程,她认为,我们的文化中对孩子的培养有误区。人生是一场长跑,不应该只是拼命读书,赢了上半场,下半场就没有了持续力。

正如写出知名畅销书《慢养——给孩子一个好性格》的黑幼龙认为,家长不应该用一时的状况来判断孩子的未来,现在小孩功课可能很好,不能保证未来就会功成名就;现在孩子功课一般,将来他也许会很优秀,因此不要现在就替孩子的一生下定论。20年同学会折射出的也许就是这个道理:人生是一场不知终点在何处的马拉松,靠的是耐力,耐力来自成长过程中不断累积出的综合素质,而不仅仅是分数。

王先生正为高考成绩不佳的儿子读书发愁时,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称只要交4万元,即使高考300分也可上北京的一所大学,就在他准备取钱给对方时,其妻子发现是场骗局。开阳县王先生的儿子今年高考只考了307分,读三本都难。26日上午,他忽然收到一条短信,说他的儿子曾在足球赛中得过奖,符合“北京财经管理大学”的特长生的入学资格,只要交4万元,就能在该校拿到二本文凭。见“及时雨”到来,王先生很激动,马上联系对方并见面。后来,一位自称“郑老师”的中年男子给王先生讲解入学流程,王先生完全相信了他,就在他打电话通知妻子钱送来时,其妻多了个心眼,咨询了社区民警。这一问不要紧,民警上网查到的这所大学竟是教育部今年公布的60所“李鬼大学”之一。

见王先生打电话的时间很长,十多分钟后,“郑老师”借口打电话,一溜烟跑了。民警告诉王先生,今年教育部曝光了60所“李鬼大学”,近期有很多骗子出来活动,专门忽悠低分考生和家长诈骗钱财。这些虚假学校校名偏好以“中国”、“北京”、“上海”打头,有些学校的名字与一些名校只有一两字之差,欺骗性较强,但要识别这些虚假大学的网站,有个最简单的方法:经教育部批准的高校官网域名后缀一般是“edu.cn”,而虚假大学的网址则不是。民警同时提醒市民:一些不法分子常利用一些家长和考生对一些军校、公安类院校、国防班不熟悉的弱点以及“内部招生”、“招计划外特长生”等由头来实施诈骗,市民更要多方核实。(本报记者 余珉琨)。

“没有大哥精神和物质上的帮助,我就不可能迈进大学校园。”前晚,在长江大学校园内,该校大一新生谭谋紧紧握住师兄谭仕钊的手,久久不愿放开。一个27岁,一个22岁,两人虽然都姓谭,却非亲非故。然而,发生在他们之间的故事,却丝毫不逊于亲兄弟。高考落榜回家种地 巴东县茶店子镇位于莽莽群山之中,谭谋于1989年出生在这里。因家境贫寒,父母又常年患病,谭谋从高中就开始勤工俭学,每天放学后同学们去吃午饭、晚饭,他却要去洗碗涮盘子。2005年,谭谋高考落榜后回家帮父母种地。农忙时节,谭谋每天早上5点就要下地干活,虽然累得直不起腰来,但到了中午休息时,他却常常取出以前读过的书本翻看。

只有在这个时候,暗藏在他心底的“读书梦”才会悄悄在脑子里跳动。2008年春节,谭谋给高中班主任老师徐光富拜年时,徐老师建议他重回学校读书。“我离开课堂这么久了,想回去也不可能了。”谭谋叹了口气。“怎么不可能啊,我们班上现在就有个24岁的学生呢!” 打工7年重返校园 徐老师所说的“24岁的学生”名叫谭仕钊,来自巴东县水布垭镇。谭仕钊也来自贫寒的农家,从小多次辍学。2001年,17岁的谭仕钊只身闯荡北京,之后又南下东莞,几年间先后干过保安、人事招聘员、后勤采购、司机等,每月省吃俭用寄钱回家供弟弟上学。2004年,谭仕钊的弟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3年后又被保送武大研究生,这让他重新燃起求学的梦想。

2008年,带着打工积攒下的3万元积蓄,谭仕钊回到了老家,成为一名高二年级插班生。患难兄弟携手共进 谭仕钊的经历点燃了谭谋的梦想,说服了父母后,谭谋于2009年秋成为一名高三插班生。刚回到课堂时,谭谋还有点不习惯,谭仕钊鼓励他说:“困难是短暂的,而学习换来的幸福却是永远的。”从那一刻起,二人相互鼓励、相互激励、相互帮助,携手向大学梦发起冲击。去年,谭仕钊被长江大学农林经济管理专业录取,而谭谋则遗憾地以7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想到自己付出这么多,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谭谋感到绝望,他打算放弃。“为什么要放弃?我们不是约好在大学里相聚吗?”谭仕钊鼓励谭谋说:“你不用担心经济的问题,到大学我做家教、做兼职,每个月给你寄300元钱……” 谭谋被打动了,他再次回到学校复读。

而谭仕钊也从未食言,从去年10月至今年6月,每个月他都会存300元到谭谋的账户中,这都是他辛苦兼职挣的钱。今年高考,谭谋成功被长江大学农林经济管理专业录取,历经苦难的“兄弟俩”终于又走到了一起。楚天都市报 记者徐啸寒 通讯员康群 “谭家兄弟”免费辅导贫困学子 这几天,谭仕钊和谭谋正在筹备一所爱心学校,希望能够挣点钱,然后回老家补贴农村免费培训。据悉,去年高考结束后,谭仕钊在老家招收孩子补习,想挣点生活费,但他发现好多孩子连100元的培训费都交不起,于是决定免费辅导他们。恩施一名爱心企业家知道他的善举后,主动找上门来,让谭仕钊在今年暑假期间,把免费辅导班“能做多大就做多大”。

于是,今年暑假期间,谭仕钊和刚刚参加完高考的谭谋一起,又招聘了41名大学生,将免费辅导班的规模扩大到了600多名中小学生,为他们提供了1个月的无偿辅导。“我和小弟谭谋都是从山里出来的,知道山里孩子走出大山是多么不容易。”谭仕钊说,自己求学期间得到过家乡父老和社会各界的关心,觉得该做点事情来感恩回报大家。(记者徐啸寒 通讯员康群)。

学子 大学 李鸿策

上一篇: 15岁听障少年办爱心书画拍卖 得6000余元捐山区

下一篇: 一个奥数倒下去无数奥数站起来 祸根是择校制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