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高校科研经费乱象:变个人提款机 报销监管难


 发布时间:2020-09-19 10:44:05

高校要深化科研评价综合改革,必须牢固树立质量第一的评价导向,实施科学合理的分类评价。”中国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27日在成都举行的全国高校社会科学科研管理研究会2013年度工作会议上表示,要坚决改变单纯以论文、著作为主的科研成果评价方式。近年来,中国高校科研领域中出现的重立项轻结项、重数量轻质量、重眼前轻长远、重成果轻推广,低水平重复研究现象比较严重,造成了人财物的浪费。李卫红表示,要积极开展科研评价综合改革试点,着力推进人事分配制度配套改革,健全人才选拔、激励机制,协调推进科研评价和学科评审,人才培养、课题立项、成果评奖等方面的综合改革,加大绩效评价权重。

当前,国内一些高校已经开始注意到科研成果质量的重要性,对科研考核进行改革探索。不少高校的改革措施已不再以论文数量“论英雄”。科研评价重质量,淡化论文数量成未来发展趋势。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表示,为了强化科学研究的质量和创新导向意识,激发教师的科研兴趣和科研动力,该校3年前已对实施多年的考核办法进行了大规模改革。他说,当前国内高校对教师科研成果考核普遍采用量化方法,如积分制等,对科研质量的评价也多转化为数量指标来执行,这样的考核引导教师更关注于数量,并不能带来相应的学术发展。“要鼓励教师自主治学,淡化‘学术GDP’。

”陈雨露说,要对教师不同的科研方向进行分类,采用不同的评价标准平衡不同岗位教师,在教学科研方面的投入,做到“人尽其才”。近日,四川省也选定20所高校拟试点科研评价与论文数量“脱钩”,启动了高校科研评价机制改革,评价个人学术水平或与科研成果转化的GDP贡献等挂钩。四川省教育厅称,科研评价要将质量和贡献放在第一位,不得以数量代替质量和贡献。不仅要创新成果评价机制,规范科研学术行为也成为高校改革中的一项重点。近年来中国学术界一直存在论文抄袭乱象,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表示,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和“一票否决”。

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年轻老师李华表示,尽管一些学术不端行为仍存在于高校,但在她从教的这几年看来,高校的学术氛围正在朝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反抄袭软件也比较实用,逐渐宽松的学术氛围让她更加乐于潜心学术研究。(完)。

推动本科生参与科学研究和创新活动,激发其创造力,如今硕果初现。适逢93年校庆前夕,厦大3日隆重集会对该年度本科生科创竞赛成果进行表彰。厦大党委书记杨振斌等领导为该校学业竞赛获奖项目、优秀指导教师、先进个人和集体颁奖。这是厦大首次全校性科创竞赛表彰。厦大一向重视本科生科创竞赛工作、加强本科生实践能力和创新意识的培养。近年来,尤其是自2013年开始,该校精心打造上述两个平台,挖掘本科生中具有科研潜质的人才。据介绍,该校对全校学术竞赛形式进行重大改革,投入186万专项经费,打造出49个面向全校学生且有不同学科交叉的校级跨学科竞赛;通过专项经费,资助具有潜质的竞赛项目参加国内外重大赛事,鼓励学校本科生与哈佛、MIT等世界一流高校学生同台竞技。该校设立专项经费130万元,支持建筑土木工程学院“太阳屋”项目,参与国际太阳能建筑领域十项全能竞赛,荣膺总分第六名的佳绩;支持化学化工学院组队参加国际遗传工程机器大赛(iGEM),在来自40多个国家、204支参赛队伍(其中大陆高校共有20所来自985高校的29支队伍参与角逐)中脱颖而出,其实验队和软件队双双获得金奖,即世锦赛金奖1项,亚洲区金奖1项。

厦大称,该校还在早期科研训练平台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全校学生参与面,以科研项目形式资助学生开展科研训练,设立校、省、国家三级层面的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和基础创新科研基金本科生项目,吸引优秀本科生参与科研训练。该校还成立由国家教学名师担任组长、28名各学科教授组成的“厦门大学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专家委员会”项目专家组,围绕早期科研训练开展工作。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该校科创竞赛项目达529项,学生参与达19750人次。学生创新能力显著提升,2013年度本科生发表论文135篇(核心期刊76篇),学校拔尖本科生的学术水平得到国际认可;学生参加国内外学业竞赛成绩斐然。2013年学生获得校外各级各类学业竞赛奖项381项,其中国家级奖项141项,国际级奖项44项。(完)。

卢德馨(左)和王守仁教授。获奖教师发言。昨天南京大学举行庆祝第29个教师节奖教金颁奖典礼,117位优秀教师受表彰,奖励金额共达300万元,而其中的雨润教学终身成就奖奖励金额高达20万,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卢德馨和王守仁两位教授获此殊荣。记者注意到,和其他奖项偏向科研不同的是,“雨润终身成就奖”更偏向在教学一线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教师或团队。73岁卢德馨教授: 科研与教学两不误,上课40多年从未迟到过 “我在教学一线已经49年了,从来没停过给本科生上课。”今年已73岁的卢德馨教授长期从事物理学教学和科研及基础人才培养工作,是国家拔尖计划专家组成员,首批国家级优秀教学团队——大理科基础平台课程团队带头人。虽然在科研领域取得骄人业绩,先后在国际国内核心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至今仍广为同行所引用。但卢教授说自己很喜欢上课,“我做研究很有乐趣,可是做教学似乎乐趣更大。和广大学生接触圈子大多了。” “40多年来,我上课从没迟到过。”南大在浦口校区时教师去上课要通过长江大桥,遇到雨雪天气或大桥堵车情况,误课情况时有发生。

但卢德馨没有误过学生一次课,有两次因为下雪和大桥突修,班车过不去全校停课,但他都没有停。“只要有课,我会在前一天晚上就住在浦口,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学生都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等我上课。”卢教授笑着说。对高校老师来说,科研与教学似乎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在理工科领域表现得更为明显,不少年轻老师因为评职称、拿项目,更关注科研而忽视教学,不过卢教授坚持认为,这两者是可以互相促进的。从事了40多年的物理教学,卢德馨丝毫不觉得厌倦。“因为我没工夫去厌倦,每次上课都要去找很多资料,大家普遍认为物理基础课程是千锤百炼的东西,顶多去重构,但我认为需要超越,因为里面有很多的错的离谱的东西。我从不照本宣科,当这个‘本’很有可能就是错的,你怎么去教?”卢德馨说,目前他还在撰写新的教材。58岁王守仁教授: 15年前就当院长,但仍以教学为乐 58岁的王守仁看上去精神抖擞,谈起教学来颇有兴致。1998年开始担任南大外国语学院院长的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一线教学。1988年从英国读博回来,他在南大的讲台上一直站了25年。

在他眼里,一个好的老师,既要科研好,教学也一定要棒! 说起王守仁,在英语教学界可是鼎鼎大名。作为国家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审议组组长,他担任中方主编的新课程标准教科书《牛津初中/高中英语》,学生累计人数超过1000万。而他主编的高等学校英语专业教材也有10余部。虽然在学术上颇有建树,但是王守仁仍然以教学为乐。如今年近六旬的他,每学年坚持为本科生上课。“每周二周三晚上都有课,我在全校开了一个‘英美文学与文化’的通识课程,选修的有200多人。”另外,他每年春季还给本科生开设“英国文学”的课程,安排在上午8点,虽然家住江宁,他六点多钟就乘坐地铁去仙林上课,一路上耗费不少时间,他却乐此不疲。“教学和科研并不矛盾。”王守仁说,“好的老师一定有扎实的科研为底蕴,同时在教学上也要好。不能以牺牲教学来搞科研,两者应该比翼双飞。” 不苟言笑的王守仁自称是个比较严格的老师,但是他的学生毕业后总是会从心里感激他,因为觉得从他身上能够确确实实学到东西。而王老师其实是个内心炽热的人,他说:“做老师的,最重要的是有爱心,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

” 扬子晚报记者 张琳/文 宋峤/摄。

科研经费 科研 课题

上一篇: 大学生捡到手机拒不归还 民警连发17条短信追回

下一篇: 新疆15岁女孩中考前离家出走私会网友 自称压力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4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