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学94名初二尖子生中考集体替考 校长被免职


 发布时间:2020-10-19 23:04:12

现在300块钱的伙食费只能算贫下中农。再加上课本费、服装费、买电脑什么的,我初步估算没有一个大学生一年没有12000块钱拿不下来。”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今日表示,让贫困学生上得起学是党和政府的责任。教育部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和中国青年报主办的“助学·筑梦·铸人”主题活动启动仪式暨首场主题报告会今日在中国农业大学举行。张保庆作为首场报告主讲人,面对400多位大学生和、参与高校助学贷款的银行、媒体代表,直言“现在某些高校对资助困难学生的态度还不如我上大学的时候”。这位1944年出生于农民家庭的教育部原副部长1964年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那时他刚入学就被告知可以申请补助,在一、二、三等金额不等的情况下,张保庆选择了最少的三等补助,每个月12.5元,后来辅导员找到他,告诉他以他的情况可以申请二等,每个月可以领到18元。

除去15.5元的伙食费,他每个月还能有2.5元的零花钱。就是靠着国家补助,张保庆上大学期间没有找家里要过一分钱。1994年,中国告别“大学免费”时代。1999年,教育部成立了全国学生贷款管理中心(后更名为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负责落实国家助学贷款政策。在此基础上,国家助学贷款政策应运而生,但出现了银行不愿贷、学生贷款谁来追责、知名高校学生贷款容易、恰恰需要贷款的“穷学校”学生贷款难的诸多问题。担任教育部副部长期间,张保庆就直接负责过高校助学贷款,他认为学生还不上贷款不是主观故意的,也不是信用问题,而是要给他们信心和就业的机会。张保庆说,自己走过世界上许多大学,并不羡慕哈佛、剑桥,把他们的办学方法放到中国照样办不出世界一流大学,因为中国的国情不同。

在设立大学收费政策之初,张保庆就测算过,光就学费和住宿费来说,3500元的学费和1200元的住宿费并不算高,但不包括这两项在内的学生上学成本很高,包括课本、服装、买电子产品、社交等等。一年至少1万2的支出对许多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张保庆说,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中最重要的一环,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完全的教育公平,但如果能保证绝大多数贫困家庭学生完成学业,这就是最大的公平。今天,中国2012年一年共资助各级各类学生8431.84万人次,累计资助金额1126.08亿元人民币,已经比张保庆担任教育部副部长时情况大有改观。张保庆说,他对让所有寒门子弟上得起大学信心大增。他同时也告诉学生,穷不是毛病,不是缺点,穷要穷得有志气,用努力改变自身命运。

“我最怕一些孩子穷了之后没志气,穷到自己看不起自己。”(完)。

近日,省财政下达5367万元,资助普通本科高校和高等职业学校学生。据省财政厅相关人员介绍,这项资金具体包括:高校高职本专科学生资助资金5118万元,对普通本科和高等职业学院家庭经济困难本专科学生实施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国家助学金资助政策,补助标准分别为每生每年8000元、5000元和3000元,受益学生15645名;高校研究生国家奖学金129万元,对普通本科高校家庭经济困难研究生实施国家奖学金资助政策,补助标准为博士研究生每生每年3万元,硕士研究生每生每年2万元,受益学生64名;高校学生服义务兵役学费补偿及资助资金120万元,对普通本科和高等职业学院应征入伍服兵役的学生给予补偿学费、代为偿还国家助学贷款或给予学费资助,受益学生140名。

为确保上述政策落实到位,省财政厅要求各学校严格按照公开、公平、公正、择优的原则认真组织实施,及时将国家资助经费发放到学生手中。同时,各学校要对国家资助资金实行分账核算,专款专用,不得截留、挤占、挪用,并接受财政、审计、纪检监察等部门的监督和检查。(记者 卢海)。

背《弟子规》、学英文歌、拍名胜古迹、画手抄报……受本市中小学减负政策的影响,今年暑假,很多学校确实未给低年级学生留手写暑假作业,但各种“特色作业”也随之出炉。开学在即,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暑假作业,家长学生叫苦连连。摄影作业 锻炼家长 周女士的女儿在海淀区某小学将升入二年级,其介绍称,今年暑假,学校确实按规定未给学生留任何手写的暑假作业,但要求学生利用暑假游览一些名胜古迹并拍照片,还要写一篇不少于350字的游记。“孩子才学完一年级,一共才认识几个字啊,更别提写游记、拍照片了,只能大人‘操刀’。” 周女士称,自己工作较忙,家里也没有老人帮忙照看孩子,眼看开学,这项尚未完成的暑假作业俨然成为她的一块心病。“我教育孩子说,‘去哪里、拍出什么照片并不重要,自己用心、独立完成作业才是老师希望看到的’,可孩子怕完成不好被批评,都睡不好觉。”周女士只得硬着头皮看了看有关摄影的书“恶补”自己的摄影技术。另有家长透露,有些学校老师不仅要求学生拍名胜古迹的照片,还明确规定拍摄后要将照片洗出,放大至15寸,“估计是开学后让孩子给班里其他同学讲游玩经历吧,出发点是锻炼孩子,可真落实起来,都是我们家长的任务了。

”一家长无奈道。抽象作业 家长忐忑 一位西城区某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王女士介绍,今年暑假,老师同样未给学生布置手写作业,但各种命题征文、命题摄影、环保设计大赛等新鲜的暑假作业也让王女士头痛不已。“这类作业做起来比传统的寒暑假作业更让人头疼。”王女士称,老师让学生拍一些有规律的事物,可什么叫有规律的事物?因命题太过抽象,王女士十分担心自己的错误理解误导孩子。此外,老师让学生在游记和读后感中任选其一画手抄报,并明确要求手写部分要占50%以上。“不知是不是老师发现之前有学生偷懒,用打印或贴图的方法交了手抄报,所以这次会有这样的硬性规定。”王女士猜测说。王女士称,老师还要求孩子利用暑假背诵《少年强》、《弟子规》等,让孩子多诵读、学习这些国学精粹固然是好,“但这些加在一起,实在有点多。” 趣味作业 老师也难 昨日,记者采访了朝阳、西城、海淀、通州等多所学校的家长老师。据北京某公立小学任教一、二年级英语的张老师说,今年明确规定不能给孩子留手写作业,老师也不想给学生过多负担,但又担心学生一个假期过后把旧知识忘掉,所以就让孩子利用假期去收看一些英文动画片、学唱英文歌曲,开学后轮流讲,唱给班上同学听。

“留作业时,我们老师也是绞尽脑汁,尽量向让学生在轻松的氛围中学到知识。”张老师证实,目前不只是寒暑假,即使日常给学生布置的作业也存在家长协助,甚至代劳的现象。晨报96101热线新闻 记者 曹晶瑞。

学生 赣榆县 教育局

上一篇: 五部委:把民生资金真正惠及急需资助的困难群体

下一篇: 眼科医生提醒家长:儿童眼外伤要即刻医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