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龙舞狮走进课堂 高校体育选修课掀起复古热


 发布时间:2020-10-19 19:16:17

徐迅雷 高校的师生,本应是思想最活跃、视野最开阔、问题意识最敏锐的群体,但这些年来,学术腐败沉渣泛起,颇有沸腾之势,倒给人思想很偷懒、视野很逼仄、不以抄袭剽窃为耻的印象。新闻都听得耳朵起老茧了:有学生抄袭别人论文的,有先生剽窃他人成果的,有导师在学子论文前胡乱署名的,甚至还有校长副校长级别的学术腐败中人。对此,“零容忍”的话好说,“不漏网”的事难办。如今,武汉多所高校引入论文抄袭检测系统, 武汉大学、武汉科大等七八所大学,都陆续开始用它来辨别是否涉嫌抄袭。沈阳的辽宁大学、沈阳大学等高校,也启动了“论文测谎仪”——“论文原创性审查系统”,对研究生论文进行审查。还有一些高校,更早些就用上了这种检测方法。尽管系统名称有不同叫法,但基本原理是一致的,就是建一个海量数据库,尽可能将多年来书刊报网上的各种论文资料“一网打尽”,然后以百分比的形式,对受测论文是否存在抄袭现象进行评估。如果雷同率超过一定的比例,那就涉嫌抄袭,就要提交处理。

我是很支持这种手段的。它作为一种进行初级鉴别的方法,简明扼要,快捷方便,是现代技术手段在反对学术腐败中的有效使用。它是一把悬剑,悬在研究学术做学问者的头上。每个要接受检测的人,都得好好掂量掂量,看看自己的大作过不过得了这第一关。尽管检测系统可能尚有缺陷,但我相信在后道工序上可用人工来弥补,不会轻易冤枉好人。论文本是一个人学术水平的透镜,如今它却需要一个“照妖镜”,这事情看起来怪怪的。有些所谓的论文,还真像是“遮羞布”,当不得衣服穿。但高校要普遍取消“论文制”,那恐怕也不太现实,尽管“垃圾论文”多得遍地都是。祭出“照妖镜”,实属无奈之举。不少大学生或成“考证机器”,或成“论文抄手”。从教师到学生,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丧失了专精学术、专攻学问的热情与耐心;师生甚至一些校级领导人,频频冒出抄袭剽窃的丑闻。所谓论文,在很大程度上已被扭曲。在所谓核心期刊发表多少论文,成了衡量高校学术水平的“准星”;学术评审机制偏离学术发展的正常之轨、正当之道。

这些根子上的问题,需假以时日系统解决。现在,有一把悬剑总比没有好。无疑,学术需要良心支撑,但鉴别需要技术手段。那论文抄袭检测系统,就是透彻病灶的X光;多好的医生,也不会放弃现代诊疗设备。

在众多大学毕业生不知道如何迎战“史上最难就业年”之时,莘县4名去年刚刚大专毕业的“90后”小伙却凭借舞狮的爱好创业,创建起了自己的舞狮队,并在小有所成的时候准备帮助其他大学毕业生及贫困人群。谈到他们还不到一年时间的创业经历,四个略显青涩的小伙子认为,大学毕业后不管准备如何发展,先得有个活干起来再说。他们“舞动”了 水城婚庆习俗 近一段时间,在聊城结婚、贺寿、开业举办庆典时,请舞狮队舞上几头喜庆的狮子,已成为不少市民的首选。早在一年多之前,在聊城还很少看到这种情景。据聊城骁博演艺公司总经理赵现博介绍,按照聊城这边的婚庆习俗,以前很少有结婚时请人舞狮子的传统。赵现博虽然挂着个总经理的名衔,却是一个去年7月份刚从山东服装学院毕业的“90后”大专生。据其介绍,在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普遍吃紧的情况下,连本科生都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大专生,所以他跟另外3个合伙人一商量决定自己来创业。另外3个合伙人不仅是他的大学同学,而且还都是老乡,都是从莘县走出去的“90后”小伙。

其中范占传跟他一样,是1990年出生的,张宗基则是1991年出生的,周广路最小,是1992年出生的。创业项目也简单,4个人中除了周广路在莘县职业中专上学时,基本都跟体育老师学过舞狮,上大学的时候因为爱好参加一个舞狮团体的时候,又自费去广东强化学习了半年。技术有了,赵现博还发现在泰安、青岛、烟台等地,喜庆典礼上有请舞狮队的习惯,而聊城则没有,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空白。他们的创业路同样很坎坷 4个人在大学里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却没有一个人有过创业的经历,到底怎么干谁也没有谱。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决定先干起来再说。没有启动资金,先买必需的锣鼓及两头狮子。没有人,除了4个人有业务时全部上场外,还利用同学介绍从聊城大学体育专业找了几个壮实的学生。经过一番张罗,他们的舞狮队总算能舞动起来了。舞狮队创建之初,最大的难题是没有业务。赵现博说,后来他们一家一家地跑婚庆公司,让他们帮着推销。时间不长,果然有好消息传来,毕竟舞狮子作为一种喜庆活动,聊城人对其并不陌生。

干完第一单生意后,他们并没有任何喜悦,因为这才是刚刚起步,而且还谈不上有任何起色。他们将挣来的钱全部投入到购置装备上,从去年7月份开始创业,到现在赵现博他们已经拥有了8头优质的“狮子”。赵现博说,舞狮队的狮子和其他装备不一样,使用周期比较短,一旦“狮子”头显得破旧后就得重新更换,否则请舞狮队的“主家”就会不乐意,而更换一头“狮子”就得两三千块钱。刚小有成就, 就想帮助其他人 随着舞狮队的“狮子”越来越多,他们的业务拓展也越来越广。前一段时间,有个商业庆典活动请他们舞狮助兴,而且还有市级领导为他们的“狮子”“点睛”。这让他们很是兴奋,不管咋说这毕竟是舞狮这一行当在聊城打市场迈出了一大步,接受舞狮的人越来越多。在一些婚庆公司看来,他们创业还不到一年时间,可也算是小有成就了。赵现博也认可这一点,可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舞狮这一行当中来。“从业人员多了虽然有竞争,可是能让这一行的发展更壮大。” 为此,在眼下舞狮进入业务淡季后,他们有意识地寻找一些就业难的大学毕业生和贫困人群,免费对他们进行培训。

赵现博说,他们现在舞的属于“南狮”,而眼下在民间流传的大多属于“北狮”,因此如果有人想学的话,得大概花费半年的时间跟他们学习。正常情况下,一般半年时间学下来大概得6000元左右的学费,就算是“北狮”半年学下来也要将近5000元。“贫困人群来学习,绝对不收任何费用。”赵现博说,他们虽然不是培训机构,也想着能帮助一些贫困人群。对于一些眼下就业难的大学毕业生,也可以找他们学习舞狮技术,而且学成以后可以跟着他们干。(记者 张跃峰 )。

高校 舞龙 舞狮

上一篇: 高校自主选拔强调“集体决策” 入围名单须集体研究

下一篇: 两名骨折考生坚持中考 家长被特许驾车进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