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牛奶盒成“作弊神器” 老师:实际作用不大


 发布时间:2020-11-27 16:54:36

笑看残木也成材 作者 廖静 下课铃声响起,平静祥和的校园里,出现三三两两手拉着手的小伙伴,没有互相追逐嬉戏的喧闹,而是互相小心摸索着前行。这是福建泉州市盲聋哑学校里常见的情景。9月10日,教师节,刚刚收获学生在黑板上写的“教师节快乐”祝福的付心知老师备感欣慰,她说,特殊教育的岗位不仅让自己的人生发光,连已经8岁的儿子都以自己自豪,“他称我为‘心中的女神’。” 泉州的特殊教育可追溯到1895年,基督教会英国女传道士礼荷莲在泉州驿内埕开创指明堂盲人学校。历经多次兴办、复办与停办,泉州特教时至今日已断断续续经历了119年。泉州市盲聋哑学校复办于1972年,目前在校盲聋生310人,其中包括16名自闭症儿童。“这些残疾孩子,他们克服重重障碍,追求知识向往成才,每一颗心都有着自强不息的庄严和美丽。”华东师范大学硕士毕业的付心知老师,已经教学11年。付心知老师4岁时就被病痛夺走了听力。在她执教的学校里,有视力缺陷、听力缺陷、自闭症、智力障碍等多类型患者。“他们虽然有各种困难,但是经过努力,我相信每个孩子都可以成才。”付老师一直坚守着她的特教岗位,“愿将心血化时雨,笑看残木也成材”。

已经上高一的洪德裕曾经性情娇惯,不愿意被管教,如今却成绩优等。付心知老师介绍,像这一类型的学生,需要给他们制定学习任务,比如作文中多用几个课堂新教的词汇、几个课外自学的词汇,多使用一些优美句式等等,这样才能更快进步。这所集盲聋学前、小学、初中、高中(含职专)的特教学校,迄今已有60多位盲聋学生考入天津理工大学、长春大学、北京联大等高校。泉州特教的课程,除了新增加的律动、中国手语、定向行走等特殊课程外,其余的文化课跟普通学校的课程一样。学校里,还专门设置含有公交、医院、超市、饮料店的实景模拟教室。而职业中专班,开设了盲人推拿、音乐以及聋艺术设计学校等职业教育专业。“有些孩子不会讲话,也听不到声音,有些孩子看不见,如果他们不学习、不识字,就没有办法跟别人交流;教会他们识字、写字及基本技能,他们在社会上就更容易生存。”同为聋人的付老师不无担忧。除了“教”之外,学校也开拓了“医教结合”。已经开办了2年的自闭儿童教学部,目前有16个学生。记者见到从事自闭症教育的刘方圆时,刘方圆正在为5个自闭症儿童开展语训课程。“小猫,怎么叫的”,刘方圆举着识图卡片重复地问着,十指张开当成胡须放在嘴巴两边,这样的动作每天要重复数十次,但效果也很明显。

“每个孩子差异很大,我们要耐心,挖掘每个特殊孩子的闪光点,让他们找到自己的价值。”刘方圆说,老师自己一定要细心,才能照顾好每一个孩子。(完)。

青海省大通县548名学生食用营养餐后出现呕吐、头晕等不适反应。6月6日,西宁晚报独家刊文称营养餐抽检合格,大通县正组织有关人员进一步调查分析。6月7日,部分学生家长致电本网对检验结果表示质疑,希望记者能够跟进调查报道。检测合格的营养餐为何会出现学生食用不适现象?质检部门检测项目有哪些?原本要做呕吐物检测的结果为何未出?带着这些学生家长提出的问题,本网记者对涉事的相关部门进行了采访。检测项目说法不一 检验结果是否准确? 青海省质监局:牛奶味道等感官测试不在委托范围内 大通县质监局:委托牛奶检测是要求检测全项 事发之时,曾有媒体报道,大通县9年级的一位学生曾表示当日在食用牛奶时发现牛奶有一股酸味,也有同学表示有点辣,还有学生反映有苦味。牛奶出现酸辣苦味,抽样质检是否能检测出?6月7日,本网记者来到了青海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据青海省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检验中心主任束彤介绍,大通县质监局先后于5月22日下午和5月23日送来委托质检的牛奶和桃酥样品,其中5月23日送来的样品只有牛奶。

自23日起,青海省质监局便开始对样品进行检测,牛奶检测项目包括:脂肪、蛋白质、非乳固体、酸度、汞、烙、铅、无机砷、黄曲霉毒素M1、商业无菌、三聚氰胺、致病菌。桃酥检测项目包括:细菌总数、大肠菌群、致病菌、霉菌计数、黄曲霉毒素B1,检测后并未发现有异常。当记者询问有学生反映牛奶有酸辣味时,束彤表示,牛奶的味道主要是通过感官测试,这部分不在委托范围内。6月10日,记者走访了大通县质量技术监督局,据该局局长胡永清介绍,大通县质监局委托牛奶检测是要求检测全项,这在检测报告申请单里都有。送检测的牛奶5月22日的一批次是从大通县塔尔女子中学取得的样品,5月23日因为从宝库中心学校又收回了一部分牛奶样品,其中包括5月12日、5月15日生产的,随后又从天露牛奶大通代理的临江批发部取了一部分牛奶抽样,送往青海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质检。桃酥部分因为在学校没有回收到未打开包装的,最后从大通县教育局拿到留样的500克送往青海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质检。

除青海省质监局委托检测项目外,5月23日曾接受媒体采访的主管医药的大通县李副县长曾明确表示,食用营养餐出现不适的学生呕吐物及粪便已经送至大通县疾控中心和西宁市疾控中心进行化验,但截止至7月30日也未公布化验结果。呕吐物及粪便检测结果为何至今未出? 西宁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只对食物做了检测 无其他委托检测项目 大通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大通县疾控中心并未对呕吐物等做检测 6月7日,本网记者曾致电大通县李副县长询问呕吐物等检测结果,但电话始终没有人接。6月8日,本网记者又来到西宁市疾控中心,该中心主任表示,西宁疾控中心只是对食物做了检测,初步结果显示,学生饮用食物送检样品,初步排除有机磷农药、毒鼠强、亚硝酸盐化化学性中毒和食品腐败、变质引起的学生不适反应的可能性,并没有别的委托检测项目。6月12日,青海经视《百姓1时间》曾报道,在采访大通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时,询问学生食用营养餐后的呕吐物和粪便是否进行检测?该工作人员称:“量太少了,没办法做检测,等我们去的时候,吐到地下的全部干掉了”。

7月28日-7月29日,本网致电大通县疾控中心办公室询问这一情况时,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始终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回应此事,30日中午,当记者再次致电询问时,工作人员未等记者说完便挂了电话。自5月22日大通548名学生食用营养餐出现不适反应至今已过了2个月。在2个月的时间里,大通县始终未对事发具体原因给出任何解释。(魏敏) 大通县质监局委托青海省质监局检测牛奶委托检验协议书。

网友 牛奶 老师

上一篇: 南昌大学在印尼设立孔子学院

下一篇: 复旦鼓励学生自主海外游学 可申请校方资金支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