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48名校长“摘官帽” 中小学校长告别行政级别


 发布时间:2021-01-17 11:30:27

北京大学正在酝酿2010年的自主招生政策,将在部分地区启用“校长推荐制”(今日本报A2版)。如果真的能够按照制度设计的本意运作,则可以使那些具备优异素质的学生从“高考指挥棒”的重压下解放出来,成为大学里的新鲜血液,有利于培养更多全面发展的人才,这当然是一桩好事。不过,在中国,“本意”不错,但实行起来效果却很糟糕的制度,这些年来实在是不胜枚举,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往往忽视制度都是在一定条件下和一定环境中运行的。制度不错,但由于条件和环境不匹配,在实际运行中就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笔者看来,“校长推荐制”如果在目前情况下匆匆推出,就很可能会落入同样的命运,到2010年也不行。理由主要有三点: 其一,目前的中学校长,主要还是由官员担任的,而并非是由“职业教育家”担任的,这就决定了“校长推荐制”暂不可行,除非我们首先对中学校长的任命制度进行改革。为什么呢?理由并不是因为职业教育家比官员高尚,而是在于,如果一旦职业教育家校长因为胡乱推荐而丧失了自己作为教育家的声誉,则他就会从此丧失自己在社会上的立足之地,甚至连饭碗都找不到。

但官员却没有这方面的忧虑,即便他因为受贿推荐而搞得声名狼藉,也无非换一个地方继续做官而已,并无太大损失,况且已经赚得盆满钵溢——这其中的道理,和原来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可以只顾自己发财,而不在意企业经营得好坏是一样的。其二,是在当前社会分化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实行校长推荐制,简直等于把校长放在火炉上烤。由于推荐的标准主要靠校长主观掌握,所以推荐名单一定会让校长大费周章:如果推荐的社会下层的孩子多了,则有来自官员权力的压力、富人金钱的诱惑,如何抵挡?如果名单上尽是官家、富家子弟,民怨沸腾则在所难免。由于“校长推荐制” 并不像考试那样有大家都公认的标准,所以很容易影响和谐。其三,实行校长推荐制,相当于又搭了一座通往大学的“独木桥”,在目前家长和学生心态都比较浮躁的情况下,校长推荐制,很可能不会像制度设计者所一厢情愿的那样,成为“素质的竞争”,反而会变成校长“后门的竞争”,更有可能让校长变成背后某个更大权力的傀儡——这对中学生来说,无疑也是一种“教育”,只不过是负面的罢了。

在中学教育的基本制度环境发生根本转变之前,“校长推荐制”应该缓行——北大敢为天下先是对的,但也不要为改革而改革。(北京 郭松民)。

课改和素质教育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创新人才培养之路到底该怎样走,世界教育改革背景下的中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如何……在日前由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主办的首届“清华·中学校长论坛”上,来自教育部的专家和全国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近百名校长就这些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种结果,走到每一步,只要符合需求就是好的课改,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曹志祥认为,社会经济的发展是基础教育作出改革的根本原因,如果我们用陈旧的模式培养适应未来20年发展的人才,肯定是行不通的。同时,教育本身以及人的发展都遵循着自身的规律,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我们的教育必须改革。在论坛上,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史静寰提出,中学阶段是培养学生自主能力、动手能力、创新能力的最佳时期,只有认真研究教育,并提出建设性意见,才能使我们的教育多出人才、出好人才。

课程改革是一项长期性、复杂性的工作,不少与会专家认为,在推行新课改的过程中,要做到全面把握、统筹协调、分类指导,并积极贯彻和落实“教育四个符合”——符合自身发展规律的要求、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符合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人才的要求、符合以人为本的要求。“课程改革需要各地校长的积极参与,校长们要有危机意识,要考虑长远,要积极主动、抢占先机。”曹志祥说。据悉,本次论坛旨在促进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衔接,搭建中学与大学沟通的平台,共同探索优秀人才培养和选拔的有效模式,并最终服务于素质教育全面推进背景下的基础教育体制改革。(记者谭浩)。

北大自主招生改革的新举措“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在公众舆论的漩涡中卓然前行。日前,北大公布了获得资质的39所中学及其校长姓名并进行为期一周的公示。鉴于全国13个省区市报名的中学有400多所,比例高达10∶1,并且这些中学除了江苏有几所位于县城(含县级市),其余都局限在条件优越的大中城市,估计不产生异议恐怕也难。所以,只简单地用表格形式公布“地区”“中学”“校长姓名”“推荐名额”这四项情况,远远满足不了公众的信息饥渴。那400多所中学具体都是哪些,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其中这1/10,是基于什么标准,审核了其哪些优越的条件?做出选择的北大“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成员都是何人?……还会有其他一系列问题,社会大众自会通过各种媒体以及“电话”“传真”“来函”等监督手段质疑询问,因此或许热闹还在后头呢。尽管此前我曾撰文对北大推出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比较乐观,尽管我相信这项制度设计从主观上肯定是为了把自主招生工作做得更好,但此情此景仍然让人忧虑难消。也许从北大的角度来说,自主招生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与这么多闲人无关,可别忘了人们常说的“北大是全国人民的北大”,不是谁家的自留地、试验田,况且即便是私立大学,也不能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因为教育与其他生意不同,毕竟具有公共资源性质,也得讲究个公信力什么的。

在此我也不揣浅陋给北大提个醒。尽管“校长实名推荐”并非取消考试,还得参加高考,但是同样是参加高考,有没有被推荐却大不一样。比方说两位考生,高考成绩都达到或超过了北大一批次录取线,可一个没被推荐,那么在合格者远远多于招生分配名额的竞争中也可能落败,而另一个被校长实名推荐的学生,则铁定会被北大录取。再比如两个考生成绩都低于北大一批次录取线30分之内,未被推荐者根本就没有被北大录取的可能,而被推荐者只要经北大面试合格则也会铁定上北大。中学校长实名推荐的“含金量”如此之大(不光是白占30分便宜,而且在30分之内还铁定上北大),也就难怪反对声音那么高涨,因此也就不能不提前考虑加以防范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与铁定上大学相关,今后围绕这些有“校长实名推荐”权的中学会不会出现择校竞争的火热局面呢?既然进了这些中学校门,只要成绩不错,实际上就等于进了北大,相当于北大录取关口前置了,并且把至关重要的选择权交给了有“实名推荐”权的几十位中学校长(少有的意外情况只是被推荐的考生降30分仍然达不到北大录取分数线),类似于旧时代曾经有过的“北大预科”,那么由初中升高中甚至“小升初”的激烈角逐势必围绕这些中学展开,在这一过程中会不会出现一些权钱交易和其他教育腐败现象呢? 相关的还有,鉴于“实名推荐权”在中学校长变化当中还需要重新认定,那么这些中学校长之位的稳定性得以大大增强。

如此一来既有好处比如使治校有方的校长长期不变利于教育质量的保持与进一步提升,恐怕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反令好校长的成功实践经验难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扬光大(升职或调任别校),也不排除其中有的中学教学质量高的功劳其实重头并不在校长如此一来却有助于其长久盘踞这一职位。我以上的分析并非信口雌黄,而是基于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愿只是杞人忧天,不会真的在现实中出现,那样反而值得庆幸了。一项新的制度设计,尽管事先进行过一定范围的论证,可要想一步登天臻于完美无缺,只怕也属痴心妄想,相反,倒是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始料不及的问题。对此,理应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度,与时俱进进行相应的调整完善,切不可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甚至怕丢面子似地执迷不悟歧路疾行。作者:郑根岭。

校长 职级 官帽

上一篇: 太原技师学院举行成人宣誓仪式 学生集体献血

下一篇: 武大借书榜前10仅一女生 保研后闲时日均读一本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