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高考公平需以制度约束以道德引导


 发布时间:2021-01-19 13:24:21

治理“特殊类型招生”乱象,杜绝高招腐败,让人们看到了向既得利益开刀的勇气,也意味着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已从“单兵突进”步入了“全面突破”新阶段 日前,教育部下发《关于做好2015年高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这次出台的改革举措聚焦“特殊类型招生”,旨在堵住招生过程中的制度漏洞与灰色空间,不让“特殊招生”成为“特权招生”。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石,而招生公平又是教育公平的重中之重。由于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信息的不公开,监督与制约机制的相对缺失等原因,造成了一些高校的招生腐败,尤其是特殊类型招生的腐败,侵害了大多数考生的合法权益,破坏了高考招生的公平公正,如同毒瘤侵蚀着整个教育链条的健康。对特殊类型招生的规范,无疑是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必须啃下的一块“硬骨头”。从《通知》具体内容看,针对艺术类招生和高水平运动员招生,其政策指向是严格控制招生规模,将人数都限定在不得超过主管部门核定的本校年度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1%。同时严格要求文化成绩,并提出逐步提高艺术类专业文化成绩要求的可能。释放的信号很清晰:严控规模、信息公开、规范流程、提高门槛。对于社会关注度较高的保送生问题,招生新政要求加强信息公开,并严格禁止高校以保送生招生形式违规录取未经本校文化测试和相关考核的考生,严格禁止高校以保送生招生形式将外国语中学推荐保送的学生录取或调整到非外语类专业。

这些政策指向同样非常明确,逐步减少规模,增强透明度,将各个招生环节置于阳光之下。同时,通过完善制度约束,不让行政权力干预招生环节,防止招生腐败发生。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要求高校在高考前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与综合评价招生挂钩的考核活动,鼓励高校探索多元录取机制,不得采用自主招生办法招生。这说明,教育主管部门已经充分意识到,此前部分高校因自主招生引出的高考前“掐尖”夺生源、行政权力渗透自主招生环节等问题亟须纠正。有鉴于此,探索多元录取机制,降低除高考之外的某一项招生考核的权重,并将考核时间严格限定在高考之后,这些制度设计,正是为了尊重高考和综合评价在整个招生环节中的权威,降低高校招生自主权所带来的违规风险。针对时弊、对症下药,此次《通知》中的举措点到了“特殊类型招生”的要害之处,为规范“特殊类型招生”开出了系统化的药方。治理“特殊类型招生”乱象,杜绝高招腐败,让人们看到了教育部门敢于“蹚地雷”、向既得利益开刀的勇气,也意味着在顶层设计不断完善的推动下,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已渐渐从“单兵突进”步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发展出题目,改革做文章。如果说,此前颁布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意见及改革配套方案,已经让公众看到了教育公平的新起点,那么,此次对于“特殊类型招生”的规范,则意味着教育公平在实践中的新进展。

把改革方案落到实处,不仅能为培养人才打造新平台,更能以实实在在的成效,提振人们对中国教育的信心、对社会公平的信心。(赵婀娜)。

近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教师队伍建设相关政策,宣布对连片特困地区教师给予生活补助,未来乡村教师收入将超过城市教师。此外,确定将在3至5年内建立校长教师交流制度,在同一学校工作达规定年限的校长或教师,原则上均应交流至他校,以促进教育公平。教育领域的改革动向,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大热点。不仅是因为教育是民生要务,也因为此次改革拿出的方案具体而可行。当前教育的显著问题,就是资源分布不均造成的不公平,而现行体制在推进公平上尚显乏力。大到城乡差异,小到重点非重点学校差距,部分教育发达地区逐步形成“超级中学”的同时,一些贫困地区连基本校舍、师资都没有保障,乃至更进一步的高考户籍限制等等,从各个层面指向教育不公的现状。

教育公平,首先是让人人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在更高层次上,还要为人们提供平等的成长和发展机会,满足个人实现自身价值的需求。因此,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经济发达或者欠发达地区,也不论家庭贫困或富裕,我们现在致力于追求的教育公平,已经不只停留在添置几张课桌椅和“一个都不能少”的初级阶段,而是覆盖到所有层次,总的来说,就是“低”的要“就上”,而非简单把高的拉低,搞平均化。在现实中,包括教育资源在内的各种资源,都不可避免地存在分布不均的现象。应该看到,现在谈教育公平的背景,不是一切从头开始的建设,而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改革。

于是,从现有资源调整入手,就成了最直接、效率最高的改革方向。“改不动”是难题,改革动作够大,也继续提出了问题:改革如果只是截优补差,是否符合我们追求公平的根本出发点?本质上,这就好比粥还是那么大一碗,为了公平,就平均分配。平均是平均了,却不见得真的公平。例如,在现有教育资源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包括教学设施、师资和相应投入等条件,教育平均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在迅速充实薄弱地区的同时,逐渐削弱现有优质资源集中的地方。这固然对亟需援助的群体大为有利,但是,对于原本享有,或者有可能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的群体而言,却也意味着一种不公平。

可见,由部分群体“让利”的改革,显然存在缺陷。任何在理论上正确可行的制度与措施,都要与现实接轨。因此,我们现在改革的目标,必然是让全体人民共享利益增量。中国国力获得极大发展,经济实力不断增长,这为推进公平提供了基础。对于特殊困难地区,固然要加大重点扶困力度,而总的前提,应该是全面提升资源总量和质量,让待遇低的往上靠,获得与其他国民群体相应的待遇。具体到教育方面,大幅提升教育资源供应,才是推动教育公平最根本的途径,这必然要求国家层面的稳定支持与合理规划,从制度上保障教育投入及时到位。

尤其是在师资“软实力”建设上,从人才培养和职业激励等多方面,为教育工作者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优厚条件,吸引更多青年人投身教育事业,加速扩充教师队伍,提高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以国家力量为基石,承载起未来的希望。(评论员 李杏)。

公平 制度 高考制度

上一篇: “生态文明国际大学联盟”成立 总部设在贵州贵阳

下一篇: 教育部:建立学校视导员制度 加强学校内部督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3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