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童幼儿园被打 学校:老师安抚孩子午觉方法不对


 发布时间:2021-02-23 00:32:32

■ 2014上海中考上午开考,家长冒着大雨送孩子进入考场    本报记者 孙中钦 摄 和着窗外的雨中曲,上海7.78万名初中毕业生今天迎来人生初考。2014年本市初中毕业统一学业考试今天上午在全市设150个考点、3453个考场开考。另有7000名在沪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借用学业考试试卷参加中职校招生入学考试。首场语文作文题目为《这里也有乐趣》。上午7时刚过,位育初级中学校门前,徐汇交警二中队的5名协管员已经忙开了。摆放隔离桩,引导私家车主即停即走,护送没带伞的考生过马路……雨势凶猛,他们的防水外套很快也被浇了个透湿,但协管员袁阿姨说,年复一年,看着一届届孩子们为自己的未来奋斗,他们忙碌中有乐趣。考场外,市二初中女生小邓的妈妈朱女士,撑着一顶大红伞,在人群中很醒目。更醒目的,是她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朱女士有两个女儿,5年前,她也是撑着这把伞,陪伴姐姐在这中考。如今,姐姐已经在同济大学就读,正准备出国留学;妹妹获得了市二中学推优资格,昨天刚刚过了生日,但中考同样不敢掉以轻心,她的目标很执着——将来当一名老师。和姐姐不同,妹妹觉得走遍中国已经很厉害,先不急着出国。朱女士相信,身教大于言传。她的丈夫是大学教授,对学术一丝不苟,潜移默化影响着孩子们的处事方式;她自己是全职主妇,给孩子最多的是笑容和倾听,尊重孩子自己的想法。一句“妈妈爱你”是母女们的沟通密码。在她心里,陪伴孩子们成长是任何其他事物都不能替代的乐趣。根据天气预报,市教委、市教育考试院昨天通过短信平台等各种途径,通知区县及考点做好暴雨预案,温馨提醒考生提早出门,安全赴考。今天一早,虽有倾盆大雨,但各考点已做好充分准备,普陀区的8个考点均提前开放了备用考场,让考生避雨,并在门口设置了专门摆放雨伞和书包的水桶和架子。

洛川学校考点的考场都设置在教学楼三楼以上。今天8时不到,考点工作人员就把一楼的教室全部打开,引导考生进入休息等待;兴隆中学也开放了底楼教室和食堂,供学生候考。所有的考点都在易滑倒的路面铺上了防滑垫,准备了纸巾等物品供学生擦去身上的雨水。“家长和孩子有压力,但肯定也有乐趣。”民立中学考点外,得悉作文题的一位考生母亲说,现在中考相对不太难,女儿的学习也很自觉,所以,即使是在初三的紧要关头,一家人仍不失生活的乐趣。同样,从陕西南路到茂名北路短短的100多米路内,近10名交警和近10名协管员,两个多小时一直冒雨坚守在民立中学外执勤。或许他们体会到的还不只是工作中的乐趣,心里更多了一份对责任的担当。本报记者 陆梓华 王蔚 马丹 【记者手记】 中考没有失意 中考是学生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的第一次分流,其质量决定着各级各类高中学校的办学目标是否能真正达成。

正是从这点来说,这“人生第一考”分量不轻。然而,分量不该仅仅指考分,还应包含孩子的兴趣、特长及对未来职业认识的萌芽。可喜的是,无论是教育界还是整个社会,已开始为中考的“分量”增添了许多欢乐和轻快的元素。比如,示范性高中更多的名额会事先均衡地分配到各所初中;比如,中职校与高职校甚至本科院校的“立交桥”已经打通。中考,让考生更轻装上阵了;中考,让家长更从容不迫了;中考,让学校的育人更游刃有余了。与当下火热世界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情形迥异,中考,从此只有成功,没有失意。

中小学新学年开学在即,近日教育部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引起不小的社会反响。是“动真格”还是“开学点缀”?十条“减负令”能否行之有效?减负目标会不会像西西弗斯的“巨石”那样,年年推进,又每每回到原点? 细读这十条“减负令”,可谓规定严明,其中包括“均衡编班”、“一年级新生入学后‘零起点’教学”、“小学不留书面式家庭作业”、“一至三年级不举行统一考试”、“每天锻炼一小时”、“强化督查”等,从中可以看出教育部门加大力度推进减负工作的决心。可是,为何此“减负令”一出,担忧之声多于叫好之声呢?因为,此前许多地方层面的减负规定早已出台,内容与此大同小异,却没有收到好的效果。“减负令”为何难实施?怪家长吗?做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快乐学习,身心健康地成长。但是,学校与学校之间教学质量的差异,“好小学—好中学—重点大学”这种单一的成才模式,让许多家长不得不给孩子加压。怪老师和学校?教学内容未减,教学难度未降,各种有形无形的考分排名仍然摆在那里,老师和校长们也很委屈,“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怎么能实现? 如果减负是块“巨石”,那么光靠西西弗斯一人的力量是很难从根本上推动的,需要更多的力量一起推。

此番教育部的十条“减负令”,可以看作在国家层面吹响的减负 “号角”。同时,还有许多配套措施要跟上。例如,通过课改,适度减少教育内容,降低教学难度,同时在各类升学考试中严格控制难度不超纲,推进小学、初中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建立多元人才选拔和评价体系,职校与高中之间,专科、教学型本科、研究型本科院校之间,只是教育类型的差别,而没有高低之分。当各有差别的学生,都能在自己喜爱和擅长的领域,找到发展的通道,得到学业成功的体验;当一个职校学生和一个重点高中学生,都能自豪地报出自己学校的名字,对未来满怀憧憬,那么我们或许能够真正搬掉“巨石”。搬掉“巨石”,说到底还要想清楚教育的本原和规律。前不久读到一条新闻:美国华盛顿州贝灵汉小学发出一条通知:“因为天气实在太好,学校准备临时放假一天。”原来,该校校长征得了校董事会的同意,又询问了家长们的意见,决定让孩子们在“天气太好”的这一天尽情玩耍,家庭作业是拍一组漂亮的照片带回学校。校长说,“孩子们需要享受放假的快乐,这样才能精力充沛。”良好的教育,应当是源源不断给孩子输送养料,让他们在阳光雨露下欢欣活泼地成长。

(徐敏)。

幼儿园 老师 孩子

上一篇: 北京人才机构“死档”4万 大学毕业生为主要人群

下一篇: 罗彩霞们要勇于声张“遭遇不公”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