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官员:“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说法荒谬


 发布时间:2021-02-23 02:12:12

近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推送了一条关于“德国没有学前班”的新闻,引发了人们对我国学前教育现状的反思与争议。相关新闻来自《生命时报》一位驻德国特约记者的报道,称“德国《教育法》明文规定,幼儿园不得传授以知识为主的‘学前教育’。” 从众多评论中,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看过这条微博的网友开始相信:德国幼儿园不教孩子学习知识。该说法的源头,还可以追溯到此前一位留德学者撰文称德国的小孩子天天玩,作者和德国人聊天后才发现,德国宪法中明文禁止学前教育。在网上仔细看罢相关内容,学德语多年,且一直比较热衷于德国政策法令研究的笔者感到一丝诧异。首先,德国《教育法》这个在外行人眼里看似合情合理的东西,在德国并不真实作为一个成文法典存在。因为德国宪法规定,文化教育事业是各个联邦州享有立法权的事务。

其次,Vorschule在德语中虽有学前教育的含义,但德国宪法中规定“仍然被取消”的Vorschule特指德意志帝国时期一种特殊的学校形式。作为一般小学的替代,它主要指进入“文理综合全日制中学”的预备班。上Vorschule,费用高昂,因此为富裕阶级专有。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出于教育公平,这种“贵族小学”被禁止。二战后的联邦德国宪法沿袭了魏玛宪法的相关条款,所以才会有“仍然被取消”的条文。总的来说,“德国宪法禁止学前教育”完全是不求甚解导致的误读:一些人缺乏对学前教育基本规律的认识,形成判断主要根据一些零碎的见闻和先入为主的成见。对德国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德国孩子在幼儿园也要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对此,一些有孩子在德国上幼儿园的中国妈妈也已纷纷举出实例证明。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这一误读的生命力如此顽强,屡屡让人心生共鸣,也有其深刻的现实原因。一方面,德国人在教育上至少“看起来”比较成功。另一方面,很多国人对目前国内的教育不满,尤其觉得学前教育阶段的孩子压力过大。正是在这样的群众基础和土壤下,该报道得以像一碗“心灵鸡汤”般,滋润着大众干涸的心田。实际上,德国学前教育阶段的自由度大,并不意味着不重视。关于学前教育,德国自2004年后的大环境是——不断加大幼儿教育投入。但他们的重视和我们的重视不太一样。比如他们并不重视孩子们学了多少可以增加考试分数的知识,而是重在培养一个孩子进入学校、进入社会应该对周围的世界以及他人有多少了解,重在孩子从小被培养了什么样的价值观,以及如何去用小脑袋思考问题。而反观我们的一些学前教育行为,在很多环节上并没有真正营造出适合学龄前儿童的学前教育,而只是把学校教育的一些知识和内容提前放到学前教育阶段。

对于天赋好一些的孩子等于是让他们抢跑了,而对于身心成熟相对迟缓的孩子,则令他们疲于应付。也许,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深入思考的东西。(-常晅 作者系南京大学德语系教师,本文选编自作者博客)。

在美国,有很多家长放弃公共教育的“福利”,自己担任教师在家教育孩子或是聘请专职老师,在家上学的人数不断上升,从2007年的150万上升到了现在的200万人以上,大约占学龄儿童的3%。美国“在家上学”已纳入合法渠道,有可供选择的教材和教师指导手册,自编教材也被允许,人手不够还可以找执业教师。“在家上学”与学校教育相通,教不下去了随时可以回到学校。美国选择自己教孩子的家长都有很深的教育背景与丰富的人生历练,多才多艺。他们不仅谙熟教育学、心理学,还有足够的智慧、经验指导孩子,比如交往能力的培养、训练。家庭学校虽有诸多好处,但美国教育专家也不认为所有孩子都适合。在家上学不是孩子逃避社会的避风港,如果孩子交往不足时,应该停止单独教学方式,让他们尝试进入公立学校。此外,就算在家上学有万般好处,有一个缺点无法避免,那就是在家受教育的孩子缺乏正规学校的社交生活。

对大家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普通到甚至想不起那天做了什么。而对于小熙、小晨和小蒙的父母来说,这一天,却仿佛是一个噩梦。三个女孩都是初三学生,小晨和小蒙在市区一所初中念书,小熙曾到这所学校借读。三个人是好朋友。7月26日这天,她们分别跟自己的父母说了句“出去玩”,就此失踪,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手机关机,平时爱上网的她们,QQ再没上过线,微信也没有更新过。她们去了哪儿?是否遇到了危险?马上就要开学了,眼见三个孩子仍然没有消息,父母们急坏了。离家前,女孩们对父母说要结伴出去玩 7月26日上午,小蒙在外面游完泳回到家,和父母一起吃了中饭。“后来我们就去上班了,她也没跟我们说要出去玩。

”小蒙成绩不错,平时还算懂事,她的父母并没意识到女儿这一天有何异常。同一天,小熙和妈妈说,自己约了同学出去玩。原本就有带女儿出游的计划,见女儿既然和同学约好了,小熙妈妈觉得这样也挺好,便没有阻止,答应了。而在小晨家,“大概是下午1点,女儿和我打了个招呼,说要出去玩。”小晨爸爸回忆起那天的事,声音有些颤抖。三个孩子关系不错,平时经常一起出去玩。小蒙爸爸说,那天晚上,小蒙没回家,“我也没多想,以为她住在同学家了。” 第二天,小蒙爸爸往小熙、小晨家打了电话,才知道原来三个孩子昨晚都没回家。出门时,只有小晨带着手机,赶紧打过去,已经关机了。至此,父母和三名孩子失去了联系。报警时,孩子已失踪了半月 现在想起来,一切早有征兆。

早在今年5月份,三个女孩结伴离家出走到了义乌。当时,网络、媒体发起的寻人启事起了作用。有人在义乌发现了三个女孩,通知了家长。当时,孩子接回来后,家长和老师还给三个女孩做了心理疏导。没想到,才过了两个多月,她们再次失踪了。也许因为前一次的经历,让家长们觉得,这次孩子也走不远,便没有在一开始就报警。时间慢慢流逝,半个月过去后,孩子仍然没有消息,三个女孩的父母这才觉得不对劲,一起到金华城北派出所报了警。孩子们到底去了哪里?小晨的爸爸有两种猜测:“一种可能是去义乌玩了,她们没有身份证,走不远,估计就在金华周边地区。还有一种可能,是去了杭州。” 一个星期前,小熙的妈妈接到一个杭州号码打来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对方什么也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小熙平时喜欢上网,她的妈妈一直都在关注女儿的QQ和微信,“她们走后,我女儿的QQ头像再也没有亮过。以前,她几乎每天都要更新QQ签名和微信。可最近一个多月,却一直没有变过,根本看不出她们去了哪儿。” 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小晨出门时带着的手机。拉出通话清单,发现在7月20号左右,有一个金华的手机号码与小晨联系非常频繁,但在8月16日后,这个号码也关机了。这些线索,家长们都提供给了警方,不过,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什么眉目。班主任:她们曾是很好的孩子 得知三名孩子再次离家出走,小晨和小蒙的班主任老师感到很惊讶,“我们学校从来不给学生太重的学习压力,真想不通她们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 班主任说,小蒙刚进学校时,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小晨的成绩也非常不错。后来他发现,两个女孩经常和社会上的人接触,还喜欢上网。慢慢的,她们的状态变得不稳定,很明显受到了影响。“我们老师和家长,想了很多办法,与她们沟通,希望让她们知道,最好离外面的社会远一些。”班主任说,“可她们听不进去,还以为自己交往的,都是好人。” 班主任重重地叹了口气,“这几个孩子都长得挺漂亮的,个子都挺高,外表也很斯文。” 在第一次离家回来后,班主任找她们谈过心。“我发现,她们受到网络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那些不好的风气。加上正好处在叛逆期,你说什么都认为是在害她。可能,这才是她们离家出走的主要原因吧。”班主任猜测说。

孩子们,你们到底去了哪儿 爸爸妈妈有话对你们说 “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知道是不是妈妈做错了什么,但是妈妈真的很担心你。”一提到女儿,小熙妈妈便哽咽着说不出话,“如果确实不想回家,妈妈只要你能报个平安,只要你能过得开心就好。” “孩子,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你,都要开学了,别再在外面玩儿了,快回来吧。我们不会责怪你们。”小晨和小蒙的父母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人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好好的。孩子们,如果你们看到这篇报道,希望能打个电话回家。不管你们遇到了什么问题,对父母有什么想法,希望你们能跟爸爸妈妈好好谈谈。毕竟,父母都很爱你们,你们也很爱他们,不是吗? 如果有人知道三个孩子的下落,请与警方或本报联系。

她们的父母,真的是急坏了。(实习生 葛逸云 记者 张姮)。

孩子 张力 家长

上一篇: 兰州市10月为高校毕业生提供1.1万余就业岗位

下一篇: 就业排行榜每月贴在食堂 掀起学院之间赶超热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5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