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大学确定校长人选 老校长自称有三大遗憾


 发布时间:2021-04-09 09:00:33

“本人暑假在家,风热感冒。请问在家医疗可以报销吗?”“校园浏览器和网络电视的CCTV‘社会与法’频道看不了,请修复。” 这不是段子,也不是冷笑话,而是中国农业大学“校长信箱”中同学们所提的问题。无论多么琐碎的问题,“校长信箱”均会一本正经又充满喜感地给出回复。这些互动被上传网络,甚至被转发超过4万次。“校长信箱”火了。走红 猫吃乌龟 校方都管? 校长信箱走红这事儿,得从“小乌龟被猫吃了”这个段子说起。10月底,一位农大本科生向“校长信箱”反映,实验用的6只小乌龟将被遗弃,室友正在为其寻找合适饲主。可上个月的一天,悲剧发生了,一只姜黄色的猫溜进学生公寓,接连吞食了“乌龟四郎”等5只小乌龟。“我们强烈要求宿舍管理部门严厉排查,将猫驱逐出公寓,方能给太郎等在天之灵一个告慰!”该同学表示。

帖子处处都是笑点,但接下来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校长信箱很快就回复了!回复除对小龟的不幸表示同情外,同时还表示,“如果能确认猫是哪个宿舍的,可以向宿管反映,由校方负责出面解决。” 学生们将这件事上传网络,网友们发现,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不少学生提出琐碎的问题,可校方事无巨细均一本正经又充满喜感地回复。于是这个“啥事儿都管”的校长信箱,就这么着走红了。校方 改版要求“动真格” 专人阅信并回复 对于最近的突然走红,农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虽然学校对于信箱回复风格并没有统一要求,只规定说清楚明白即可,但“一些幽默语言的使用效果也挺不错”。记者从农大校方了解到,该校“校长信箱”2002年开始试运行,2008年3月进行改版升级,规定学校层面设立的专职管理员负责对来信和回复进行技术性审查并公布;各职能部处、学院及教辅单位指定一位“校长信箱”答复人,负责每天阅读来信、及时汇报后做出回答。

仅2010年至2012年,“校长信箱”共收到1902封信件,内容涉及教学管理、学风考风、校园建设等校务管理的各个方面。所发信件件件有回复,事事都落实。有时甚至因为同学提出的建议而改变原有的一些规定。2011年3月,一位同学表示入春下午第一节课容易犯困,希望能调整作息时间。一个月后,在广泛征求教师和学生意见的基础上,学校决定将下午第一节课上课时间推迟半小时。由于“校长信箱”解决问题“动真格”,来信也逐渐由“意见”转为“建议”。校方表示,“校长信箱”已经成为学校民主管理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学校各职能部门对师生意见的回应机制,是学校与学生沟通的桥梁。文/记者 王妍 校长信箱互动摘录 1 公二的宫保鸡丁为什么不做了呢?它很好吃啊!我已经持续观察一个多月了,它一直没出现,是厨师走了吗? 回复:同学你好,由于受今年春季H7N9禽流感的影响,为确保全校师生的身体健康,食堂前段时间暂停了鸡产菜肴的制作。

从7月份开始,食堂陆续恢复此类菜肴的制作,敬请关注。2 王子楼澡堂水太热了!我知道这可能是为了节约用水(有的王子已经不洗了,洗的也不会太久,太烫!)恳求您百忙之中抽空“提醒”一下后勤部,跪谢! 回复:同学你好,以后我们会加强巡视,根据情况调节浴室水温,同时如果遇到此类情况,请同学及时跟浴室管理人员协调解决。3 尊敬的校领导:男生宿舍一楼北侧浴室的表,时间比北京时间快大约五分钟,望调整。回复:同学你好,根据你反映的情况,我们已做出相应调整。

两年前有人举报,西南交大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庆发表的两篇论文涉嫌抄袭,此事在网上引发热议,西南交大师生也人尽皆知。如今两年过去了,西南交大给出的回应仍只是“已经开始查了”,该校校长陈春阳一边表示“不管是谁抄袭都将严惩不贷”,一边表示调查结果“不一定向全社会公布”。又是大学副校长涉嫌抄袭,真不知大学的颜面何在,学术的斯文何在。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抄袭事件曝光后,尽管校方极力为陆杰荣护短,但毕竟很快作出了回应,并确认抄袭属实。相比而言,西南交大的护短行为更加赤裸,两年过去了仍没有调查结果,即使有结果也未必向社会公布,把一所公立大学的学术丑闻当成单位内部私事,把纳税人供养的大学副校长的学术道德当作个人隐私———如果说抄袭事件“有损西南交大百年老校的声誉”,那么宽容、包庇抄袭才是对这所百年老校的羞辱。

两所大学副校长的抄袭丑闻,见证着当下学术风气之败坏、学术潜规则之盛行。剽窃抄袭、弄虚作假、一稿多发、挂名学术等学术潜规则已是人所共知的“秘密”,但还有另一种更可恶、危害更严重的学术潜规则正横行学术界,那就是对学术腐败的容忍、宽容、纵容乃至包庇。其一是有关单位的宽容和包庇。所谓宽容,如辽宁大学对待陆杰荣,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辽大给予陆杰荣的处罚也仅仅是“作出深刻检查”了事;所谓包庇,如西南交大对待黄庆,将证据确凿的抄袭行为模糊化,让学术不端者稳坐副校长之位继续为博士生“传道授业解惑”。其二是被抄袭者的容忍和宽容。且举一例:广州体育学院院长许永刚2006年发表的一篇长6000余字的学术论文,其中近5000字与他人公开发表的论文完全一致。

对于如此确凿的抄袭行为,被抄论文的第一作者李艳翎却大度地说:“我们自己处理,以人为本,和为贵”;被抄论文的第二作者郑吾真则更加超脱:“ 我退休了,已经不太在乎这些东西了。”连被抄袭者都表现得这样无所谓,别人又如何较真儿呢? 其三是相关制度的宽容和纵容。学术上的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属于什么性质的行为?只是一个学术道德问题吗?侵权者与被侵权者之间可以私了吗?针对这些问题,近年来人们一直呼吁加大对学术腐败的处罚力度。可是,相关法律和制度的缺失,让我们对学术腐败的处罚面临着“无法可依”的尴尬。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原院长陈进在研制“汉芯”过程中弄虚作假、欺世盗名,这一震惊中外的造假事件最后仅以撤销陈进的院长职务而告终。

想想看,假如韩国“黄禹锡事件”发生在中国,黄禹锡断然不会被起诉,甚至不至于被闹得身败名裂。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学术潜规则,一些人动辄将之归咎于不合理的学术评价机制。学术评价机制问题确实需要重视和改进,但这绝不是学术腐败的借口,如同法规不完备并非违法犯罪的理由一样,一个社会不可能无人违法,关键是要做到“违法必究”。实际上,那些将学术腐败归咎于学术评价机制的人,往往就是不合理学术评价机制的最大受益者———笔者所知道的一名高校教师,从来不知道论文怎样写,所发表的数十篇论文都是挂名或别人代笔的,他却靠此评上了教授,并担任了硕士生导师。学术研究是探寻真理的工作,最需要实事求是精神。笔者始终不明白,在一个将实事求是作为改革发展的法宝、将创新型国家作为发展目标的国度,相关制度何以对学术腐败如此宽容?  □晏 扬。

校长 法大 副校长

上一篇: 3名小学生菜市场里卖萝卜 家长:为了锻炼能力

下一篇: 广州中学生两议案被联合国环保署采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