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区小升初推优加分分值调整


 发布时间:2021-04-11 11:23:35

几乎所有的观点之争,其实质都是价值观、价值标准之争;而观点及其背后的价值观、价值标准往往是文化土壤的产物,文化特征愈是鲜明,愈是容易引起争议。湖南娄底卫生学校班主任张征惩罚学生嗑瓜子一事所引起的分歧和争议,是很典型的一例。校方认为张征的做法“不妥”;教师中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网友跟帖则绝大部分表示赞成。而张征则表示要“道歉”。张征的做法究竟妥还是不妥?是否应该道歉?分歧和争议背后,都是各自的教育理念和文化价值观在起作用。据报道,日前娄底卫生学校1301班有16名学生上课时嗑瓜子,任课老师和班长制止了也没效果。第二天早上,班主任张征就问这些学生怎么处理,学生都不作声。张老师就提议,那买些瓜子让你们嗑个够。当天下午,张老师就买了30斤瓜子,“谁嗑得多,再奖励4碗”。“当时只打开了一袋,平均分配给16个学生,最后只有一个学生嗑完了”。张老师问他们今后还会不会在课堂上嗑瓜子,学生们都说今后会注意课堂纪律。从这个陈述来看,“嗑瓜子”教育,实现动机和结果的统一,是一次成功的教育实践。但是,这个陈述毕竟流于表面化;要完全判定“嗑瓜子”教育是成功的正确的,需要更扎实的依据:受罚学生的内心反应。对“嗑瓜子”教育,学生的说法: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对张老师这个人,学生的一贯印象是:负责,幽默。

连隔壁班级的一个女生也说:“挺好的一个老师,挺幽默的。”幽默,是对个人品质的很高的评价。表面看来,幽默是一种机智,但这种机智之所以有亲和力,是因为它平等、宽容待人;体现了真正的自信——一些人表现自信时往往有攻击性,恰恰是不自信的表现。报道中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有个受罚的学生“最后没嗑完,打包带回家了”。如果这位老师一贯被学生反感,没有亲和力,学生是不会把他买的瓜子打包带回家的——这种不经意、不刻意的行为,最能反映内心的真实。还有一个细节也值得注意:张老师还给每个受罚学生一个装瓜子壳的塑料袋。换了一个老师,完全可能是另一种心态:你们在任课老师的课上嗑瓜子,让我班主任很没面子——这种心理支配下的惩罚,就不是出于教育目的的惩罚,而是个人意气的报复,已经脱离了一个教师的身份和职业态度;气急败坏之下,一般不会想到学生瓜子壳吐哪里。学生对老师的印象和评价,就是一个个这样的细节积累而成的。张征的“嗑瓜子”教育没有引起受罚学生的反弹、反感,不过是学生对张征的一贯认可的自然延续罢了。校方认为张征的做法“不妥”,那么什么是“妥”的方法呢?校方没有说;张征“不妥”在哪里,校方也没有说,校方所依据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外人都不得而知。

但我们可以根据“不妥”这一结论来反推校方的状态或看法:学生和张征老师之间的内心互动,校方不会关注的,即使有所了解,也不会认为有多少价值。恰恰是在这里,体现了张老师和校方的教育观、价值观的不同。在张征看来,教育的中心,教育的目的是人,是学生人格的完善和成长;“嗑瓜子”教育,仅仅是他教育生涯中一次带点幽默感的“小小的惩罚”,其用意,其风格,学生的了解、理解自不必说;连绝大多数网友也理解、认同;这表明,具有幽默感的人之间最容易达成默契。但是,校方的管理理念中,没有幽默感的位置;说白了,缺乏“人是目的”的理念。幽默,也不是本土文化土壤的产物。张征与学生之间有默契,但校方与张征之间没有默契,校方与学生之间也没有默契;也就是说,对教育最有话语权、教育资源支配权的管理者与教师,与教育对象都没有默契,没有内心认知的一致。张征表示要道歉,是具有幽默感的教育向权力表示臣服。首席评论员戎国强。

北京无疑都算得上是国内各省市中的一处英语“高地”,由高地带头,削减英语分值,改变考试方式,更具象征意义。2013年还剩两个多月见底,虽然,江苏、上海、山东等许多省市都已传来酝酿高考改革的讯息,但最终,是北京率先揭开了高考英语考试新方案的谜底——不论是从语言应用、人才需求的环境,还是学科教学的水平,北京无疑都算得上是国内各省市中的一处英语“高地”,由高地带头,削减英语分值,改变考试方式,更具象征意义。在北京的征求意见稿中,从2016年起,中考英语要从120分下调到100分,语文由120分上调至150分;高考语文从150分上调到180分,英语从150分下调到100分。这样的分值比例变化,自然会影响到一些学生的高考总成绩和录取结果:英语科目成绩优秀、语文成绩逊色的学生可能会叫苦、喊冤,说不合理;也会有语文好、英语差的孩子喜出望外。

对于高考学子和家长们而言,变化不可谓不小。不过,从改革的角度看,我们更愿称之为高考在分数比例层面上的一次内部技术调整,而不是触动高考新政的实质性变革。在北京的征求意见稿中,真正值得关注的,反而是从2014年起拟实行平行志愿的填报和投档方式,以及优质高中招生名额按比例向一般初中分配制,以及“学生可以参加多次英语考试,将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到高考总分”等举措,会为未来的基础教育发展和高考走向,带来更大影响。前两种举措,已有不少省市先行先试,在缓解高考焦虑、均衡教育资源等方面有明显收效。后一条的实施,或许会为不少人呼吁的高考向SAT、TOFEL等学习,转为一年多考方式,做一点小心和有限的探索。显然,减少英语、增加语文分值的调整,真正的用意,是对近年来整个社会重英语、轻母语倾向的纠正,对国内英语教育教学课多时长、学习收效差、应用不足问题的努力回应。

此外,它也是一个正在因为经济实力增长而逐渐回复自信,重新打量自己的文化源流,重新评判自己和世界之间关系时的必然选择。曾经,中国的年轻人只能跟着电台练成“土鳖英语”,高考中完全无英语科目,后来才从10分、30分发展到100分、150分。而今,我们每年有数十万的留学大军,在托福、雅思考试中保持着令人不可思议的高分比例,对于一个注重教育投入、渴望与世界接轨的民族与社会而言,纵然高考分值降低,也不必担心英语会被学校和家长们轻忽。而对本民族语言文字与文化历史的淡漠、隔膜与能力退步,却已到了非改变不可的时候。要引导母语学习,高考这根指挥棒,正该是发挥作用之处。轻轻一挥,说不定真能四两拨千斤,调动起教育的千军万马来。(姜泓冰)。

分值 学生 海淀区

上一篇: 广州8所机关幼儿园财政补贴预算逾八千万遭质疑

下一篇: 北师大校长估算今年700万大学生等待就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6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