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访谈:广东“男生”、“女生”看文理分科


 发布时间:2021-04-11 12:43:06

是一年一度的高校女生节,广州各高校男生纷纷行动起来,让在校的女生们享受一天的“女王”待遇。每年虽有“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但高校女生不愿称自己为妇女,又不想放弃女性的节日特权,因此就有了女生节,并定为妇女节前一天。7日一早,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的男生们伴随着清晨纷飞的雨点,给女生送去节日的第一份祝福与温暖--“香车骑士送早餐”。为了更好的服务女生,关爱女生,活跃女生节的气氛,男生们为女同学精心设计了“真情车票”,凡是收到车票的女同学,都可以坐上绑有心形气球的单车,在一路注目礼中驶向课室。广州大学城校区的男生们也不甘示弱。挂横幅、献玫瑰、图书馆占座、亲手包汤圆……平日里大大咧咧、腼腆沉默的男生们在女生节这天都创意多多,纷纷以各种形式为女生送上真诚祝福。(完)。

是否最终会取消高中阶段文理分科,目前正在做决策分析,将权衡正反两方面的意见,最终结果预计会在8月份公布。(3月4日《新京报》) 该言并不能确认最终是否会取消文理分科,但有关信息表明,事态正朝取消文理分科发展,一是从教育部的统计来看,目前同意文理不分科的人占54%;二是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同日表示,高中阶段文理还是晚点分科好。关于究竟有多少人赞成取消文理分科,笔者此前已撰写过文章,认为目前的各种统计,并不能代表真实的民意。从网上的调查看,赞成者略超过反对者,而在对学生、家长的调查中,反对者则占到了90%以上。故而,简单地依靠数据统计,来决定一项政策,貌似科学,却很不科学。做出是否取消文理分科的决策,必须广泛调查、充分论证并提交人大审议。另外,假使8月决定的结果是取消分科,我们的教育准备好了吗?笔者此前参加一次讨论取消文理分科的电视节目,听到来自政府教育研究机构的专家说,文理分科只是中学学科教学改革,不要与高考制度等混在一起,这或许能代表决策部门的某些看法。

可是,在现行高考制度下,指望通过不分科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人文情怀,根本不可能。如果没有与之配套的高中学分制改革、高校自主招生改革、高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取消分科必然只会加重学生的负担,而不可能取得成效。取消文理分科,“牵一发而动全身”,教育决策部门不可等闲视之,将其作为简单的学科改革对待。因此,笔者反对当前就实行文理不分科,更不能8月决定,9月推行,明年各地高考文理大统一。当然,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写进有关取消文理分科的计划,是可以的,纲要可以制订取消文理分科的中长期计划,并为计划的实现,配套一系列中学教育教学改革、学生评价改革、高校招生制度改革。这样的改革才是理性的、负责的、稳步推进的。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也表示,在过渡阶段,如果操作不当可能会加大高中学生负担。这种“操作不当”当尽力规避,不能让学生成为试验品。上海 冰启。

“2014年起山东高考不分文理科!” “先是一阵兴奋涌上来。”但当他把文章从头读到尾,便意识到所谓不分文理科只是换个说法,“文综变成综合1,理综变成了综合2”,他把报纸随手一扔,嘀咕了一句,“原来还是分科考试。” 王武在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昌乐一中工作了近20年。2010年末,山东省对外宣布“从2011年开始,新入学的高中学生不再进行文理分科,2014年对高考科目设置与考试方法进行相应的调整”,这一举措甫一公开就获得不少专家学者的青睐。然而,当该省《2014年普通高校考试招生工作实施方案》9月4日出炉后,分文理综合的考试科目设置给这次改革暂时贴上了“不彻底”的标签。

孰料,两个月后,取消文理分科,这个曾在2010年掀起热议却终未进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教育改革关键词,赫然出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称三中全会《决定》)中——“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取消文理分科已呈箭在弦上的态势。此时,山东“取消文理分科”的改革尝试,无论其是否彻底,都值得关注。其经验和“教训”都可为制订取消文理分科的具体措施提供参考,比如应推出哪些配套措施,如何避免政策在实行过程中“不走样”。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山东采访,尝试观察并记录下这份改革样本。“取消文理分科”的改革和高三没有关系 11月15日,三中全会《决定》公布的那天,昌乐二中高三举行期中考试,这座县城也如往年一样进入到“高考第一轮备考状态”。20日中午12时30分,是昌乐二中开始午休的时间,高三学生杨林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对记者说,“‘期中没考好’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起”。同寝室的王浩则趁着巡视的老师不注意,蒙着被子,在床上翻起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上高三以后,这两名文科生的课程表已从高二的“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考试科目以及信息、体育、艺术、研究性学习等10多门课程缩减到仅有“语数外政史地”和体育的7门课。

3年前,当王武还在带2010届高三学生时,他就在期中考试结束后准备了一份发言稿。今年,面对取消文理分科后的第一届高三学生,他要发言的内容和上一次大同小异。王武的发言稿上有这样一句话:“我到17班找一名同学(星期六下午第二节自习),很多人抬头看我,而衡水(记者注:衡水中学)视频里记者进去无人理。” “比一比就有差距了!这说明我们的学生不够用心啊。”王武说,他准备把这一条和学生们好好“讲讲”。在和山东当地教师的交流过程中,他们反复提及衡水中学,并常常表达羡慕之意,王武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之前我们也是那样的。

” 2008年,山东出台《山东省普通中小学管理基本规范》,作出了“学校必须开足开全课程”等明确规定。然而,私底下依然存在衡水中学式教学,用王武的话说,有的被逮着或被曝光了被通报批评,有的侥幸则还能教下去。尤其是到了高三,“大家都在疯狂备考,谁还管你是文科倾向还是理科倾向,统统为高考科目让道。”王武说。换言之,山东“取消文理分科”的改革和高中最后一年“没有关系”。“要为学生负责啊。”淄博市教育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道。这位官员每天都要接待至少几十个家长,最深的感受就是:“孩子是家长的一切,高考是孩子的一切,这种情况下,学校能不给孩子创造条件去学?” 但这也并非没有办法,这位官员说,如果严格地执行“落实规范”的文件,降低省内学生的共同压力,高三学生依然可以继续学习所有科目的课程。

这一想法值得今后改革借鉴。

分科 文理 女生

上一篇: 以色列理工学院与汕头大学合作开课吸引世界各地学生

下一篇: 报考者吐槽:读研是迫不得已 就业压力是主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9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