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舰队坠毁战机正驾驶员25岁 原定下半年结婚


 发布时间:2020-10-19 20:03:09

由中央网信办和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组织的“走进热血边关”网络媒体国防行活动,东线首站冒雨踏浪登上江苏灌云县的开山岛,追寻时代楷模王继才的足迹。网络媒体国防行东线记者团队冒雨登上开山岛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记者团参观了王继才夫妻哨所事迹展示馆,切身感受他32年坚守海岛、建设海岛的不平凡事迹,以及所获得的诸多奖励和荣誉。志愿轮换守岛的陈宽华在给记者们讲述王继才的感人事迹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岛上的一树一草,一石一井,背后都有着感人的故事。处处都留下王继才的印记,仿佛骨子里也有着王继才般的倔强与坚忍。这是王继才当年栽的一棵苦楝树和无花果树 傲迎海风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岛上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水电都曾是难题。吃的水只能靠蓄积雨水,而且六口井先后有五口已废弃,目前只剩下一口雨水井可用。据正在轮班守岛的陈宽华介绍,早年守岛时,王继才夜晚连蜡烛都舍不得点,因为岛上风大,蜡烛也燃烧得比较快。从守岛民兵采访中所流露的,其实与这些物质匮乏相比,更难忍受的其实是人迹罕至、人声难闻的孤独与寂寞。

岛上先后六口蓄积雨水井中目前唯一可用的一个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岛上朝东的海边有一处石头砌的碉堡状的圆顶平台,那是早年王继才在岛上升国旗的地方。可以想像,面向喷薄而出的朝阳,一个人在这里唱国歌升起国旗的场景,想必也自有一份庄严与感人!王继才曾说过:“家就是岛,岛就是国,我会一直守到守不动为止。”他用实际行动兑现了他庄严的承诺,他倒下了,但他的魂与这个曾驻守32年的岛也许须臾不曾分离。图为王继才当年升国旗的地方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如今岛上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有通讯信号,有光伏发电,但与陆上比起来,仍然很艰苦。虽然王继才去世了,但他以岛为家国的精神感动了一大批人,当地他生前的同事、老朋友,谈起他的一件件朴素感人的故事,都流露出一股敬意。如今,当地志愿轮值守岛的民兵已有10人,三人一组定期轮流上岛驻守。这已成了一份光荣的责任,王继才已成为了一面精神的旗帜,开山岛已成了黄海岸戍边形象的一个地理座标,在风浪中傲然而挺拔地屹立着! 图为守岛志愿民兵的宿舍 中经网记者王茂林摄 如今在王继才精神的感召下,志愿守岛的民兵已后继有人且队伍不断壮大,爱国戍岛的故事正在续写崭新的篇章。

图左为陈宽华 右为胡品刚 中间为守岛小明星毛毛和小白 王茂林摄。

新疆军区某陆航旅直升机开始深入高原。记者要直升机上看到,这里人烟稀少,如果地面排查分散牧民受灾情况工作量将很大。随着直升机继续爬升,13时05分,直升机飞上海拔近5000米的震区。记者从直升机上看到,高原雪山脚下散落部分村庄,从空中看,群众房屋倒塌情况不太严重。13时08分,随着直升机爬升越来越高,记者感到高原反应明显,越发感到了天气严寒。从勘察情况看,如果在这里展开抗震救援,救援部队官兵的体力和毅力将面临很大挑战。(记者 陈欣)。

一路向南,海水越发湛蓝。演习第二天,平静的海面下危机四伏。从凌晨两点开始,以兰州舰为群指的水面舰艇战斗群,正在与水下狡猾的潜艇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而指挥舰井冈山舰的训练任务也悉数展开。一大早,记者跟随编队指挥员、南海舰队司令员蒋伟烈,登上停放在井冈山舰坞舱里的3321气垫登陆艇。被誉为“海上野马”的某型气垫艇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二艘高速中型两栖气垫登陆艇。由于是刚刚入列,这是它第一次在远海与母舰进行配合训练。“气垫艇进出坞部署!”8时30分,井冈山舰拉响了战斗部署。气垫艇中队队长刘伟组织艇员执行启动前的操作程序:燃机启动、暖机、全艇垫升…… 随着“井冈山”舰艉门的缓缓打开,气垫艇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一股热浪顷刻间裹挟着海雾把气垫艇围了个严严实实。

在螺旋浆的强下推力下,艇体缓缓向后移动,很快顺利出坞。来到开阔的海面上,气垫艇显示出野马的本性:20节、40节,45节……导航仪上的航速指示不断攀升,两侧的海面飞速倒退。大团的水雾不时包裹着气垫艇,舷窗上,两个雨刮器在不停地摆动,才能让人看清前方的海面。海风渐起,巨大的涌浪包围着气垫艇上下颠簸。驾驶室内,物品来回跳动,记者手里的相机也上下抖动得几乎无法握紧。这种感觉不同于乘坐舰艇时的横摇、纵摇,而是仿佛骑上了一匹狂烈的“海上野马”,在高速中体验超重与失重的交错。不一会儿,记者就感到了头晕脑胀,胃里面也翻江倒海。看到记者难受的样子,“井冈山”群指挥员、某登陆舰支队长纪洪涛边给记者递过一个呕吐袋,边抱歉地说:“现在海上风力5级,浪高2米,已经接近气垫艇允许使用的最大海况,但为了让新装备尽快形成战斗力,我们必须顶着风浪练兵。

记者同志,辛苦你们了!”记者苦笑,心里颇为内疚:尽管海况恶劣,从指挥员到艇上官兵,都在聚精会神工作,甚至满头大汗也顾不上擦拭。2个多小时的高速航行、大舵角转向等科目的训练后,气垫艇开始返航。此时海上风向突变,返航的旅程成了顶着风浪航行。此时,指挥所请示:由于涌浪较大,气垫艇舵效差、方向难以控制,为了安全,是否改为舰艇在静止时进坞?“我们组织训练,标准就是‘能打仗、打胜仗’,脱离实战、一味保安全,如何砥砺部队?按计划执行!”某支队支队长纪洪涛坚定地拒绝。100米,80米,50米……井冈山舰坞舱越来越近,涌浪不断顶来,艇首左右摇摆。坞舱宽度与气垫艇仅相差不到一米,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碰撞。

艺高人胆大。刘伟手握舵轮,牢牢把握着前进方向。在艇与船接触的一刹那,气垫艇一个小角度转向,“野马”驯服地对正艉大门,准确进入坞舱。编队指挥员蒋伟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今天的训练,很好地检验了新装备在远海复杂海况下的作战效能。下一步还要加强训练,加快登陆舰、气垫船、主战坦克、陆战队四位一体的登陆力量形成合力,为维护我国海洋权益、维护祖国领土统一作出更大的努力。(钱晓虎 宋歆 甘俊)。

华鹏 亲属 记者

上一篇: 兰州军区官兵全力抢救灾区群众生命财产

下一篇: 俄记者在叙利亚遇袭受伤 反坦克导弹在车旁爆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