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尖刀班长脸被枪管扯下皮 流血冲锋“斩首”


 发布时间:2020-11-26 08:49:07

有英雄却不珍惜的民族很可悲 每一个社会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历史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他们充分体现了历史长久淤积的伟力,伟大的国度、伟大的时代发生的巨大事变,更容易造就伟大的人物。英雄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历史,但他们比一般人更能突破所处环境的局限。他们是人世间最富有战斗力和生命力的一部分,为大多数人的幸福而奋不顾身地工作,虽然偶尔情绪低落。坚信事业正义而意志坚定,坚守理想信念而临危不惧。极高明而道中庸。伟岸的英雄,往往没有装腔作势、盛气凌人的架势,极亲切极平常,就像普通百姓的邻家兄弟。

不是所有的英雄都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只要能够将有限的自我投入到无限的人类正义历史活动中,将世俗的快感升华为脱俗的美感,合乎历史规律的要求,体现历史的价值,就能够代表人类共同的寻求,使得善良高尚的人在他们的墓碑前洒下热泪。英雄不是圣人,也有意志薄弱犯错误的时候,但低飞的鹰本质上永远是受人尊敬,具有翱翔苍穹能力的雄鹰。难酬蹈海亦英雄。他们既能以大智大勇赢得事业辉煌,也能以自己的残缺失败成就历史的完美。成就他们完美性格的是超出常人的牺牲精神。光辉事业难免经历坎坷,志存高远必然遭到庸人的误解和奸邪者的构陷。

他们作为新时代的先驱而为善良公正的人民所称颂,为浅薄的庸人所嘲弄。他们的英雄业绩已经永远铭记在历史丰碑之上,而那些嘲笑英雄的庸人必定为历史所嘲笑。英雄属于阶级又属于人类,属于民族又属于世界,属于当代又属于长远。人世间的浑浊,方显出英雄的高洁亮丽,只有站在历史的远方,才知道珠峰的巍峨庄严。他们牺牲了有限的自我完成了无限的事业,是人世间真善美的体现,是历史必然性与合目的性的彰显,恰到好处地注解了短暂中的永恒,有限中的无限。正是悲剧的悲壮和伟大的伟岸之间奇妙的交织,才成就了历史英雄。

没有英雄可供崇拜的民族是可怜的,有了英雄而不知道珍惜的民族是可悲的。只是那些心灵完全肮脏极度变态的邪怪魔物,才对时代英雄不尊重不珍惜。(王传利 作者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讲述红色故事 追寻红色记忆 年初以来,武警凉山州森林支队在加强警营文化建设中坚持活用驻地红色文化资源,借助红色文化的强大感染力给官兵注入精神力量,活跃生活,陶冶情操,凝神聚气,促使官兵在不断积蓄“强军梦”力量中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这个支队驻守的凉山州,是中国工农红军走过的地方,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作为保护生态资源和维护社会安定的驻军之一,支队定期邀请驻地老战士、老领导、老党员作为“红色教员”,为广大官兵讲战斗故事、话红色传统。

“彝海结盟”、“会理会议”,一个个生动的战斗故事,一首首激昂的战斗歌曲为支队官兵阐述了为谁当兵、为谁打战的道理。每逢新兵下队、清明节、“五四”青年节、建党节、建军节等时机,该支队分批组织参观彝海结盟纪念馆、会理会议遗址、西昌市烈士陵园、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引导官兵踏着红军脚印话使命,在纪念碑下谈历史,用自身的思考谈红色感受,使广大官兵在红色故事中感悟党史内涵、革命真理和光荣使命,在新旧对比中看清党的光荣、伟大与正确,坚持爱党信党永远跟党走。

如今,在该支队各个营区,一步一景的红色文化令人目不暇接:以党史军史为核心内容的红色文化长廊美观大方;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继承红军传统,捍卫绿色生态,当好忠诚卫士”宣传口号等内容,被置于训练场、绘到板报中、刻上文化石;灯箱、橱窗里设置着英模人物画像,将优秀官兵照片及其先进事迹写进光荣榜、放在局域网、印上明信片、置于文化墙;局域网开设有“党史军史专栏”、“红色电影展播”等栏目…… 如今,身处这样的环境,可以经常看到励志标语、听到优良传统、感受到使命责任和红色文化的永恒魅力,在潜移默化中铸牢警魂意识、宗旨意识、使命意识。

(程雪力)。

近日,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教授做客人民网“国防文化系列访谈”,就“战略文化与现代国防”的话题与网友交流。在谈到日本的战略思维时,金一南表示,虽然同是东方,但是日本和我们的战略思维差别很大。我们讲慎战,讲和合,讲天下,日本讲武士道,武士道精神实际上是日本战略文化的核心,这种战略文化非常明显的特点是重武轻文,为了达到目的,不是谈判,是武力。这种重武轻文实际上对伦理看得轻,对胜负看得重,这也是日本战略文化的一个特点。日式战略思维按照日本的学者所说,又叫“状况中心说”,以状况为中心,特别重视解决眼前发生的事情,所以这种战略思维注意局部情况判断,缺乏长远的视角,甚至没有。

金一南表示,日本没有哲学家,这一点是先天不足,导致它不可能产生大思想家和大战略家,整个国家没有一样哲学的理论,就从战略文化的基因上就注定了基因的先天不足。就出于这样的趋向,哲学的贫困导致战略文化的贫困,战略文化的贫困导致急功近利、实用主义的泛滥,泛滥导致这个民族在走向长远的时候出现问题。金一南说,从这一点看,日本在战略文化的缺失,不能规划长远。所有东西学的很快,过去学东方、学中国,今天学西方,学美国,学舶来品,迅速加工成日本自身的。善于学习是很好,但问题是学完之后怎么在这个基础上派生出自己新的东西,这一点导致同是东方的战略文化,中日之间差别很大。

(记者 黄子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军事频道。

英雄 文化 精神

上一篇: 日议员:解禁集体自卫权是谎言 或使日本卷入战争

下一篇: 中国第12批赴南苏丹维和工兵受到联南苏团嘉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