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中国新型导弹有望首销南美 解放军尚未装备


 发布时间:2020-11-23 09:02:48

三军实战化演兵风起云涌 编者按:当前,全军部队正按照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要求,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一支支雄师劲旅随时准备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各项任务,有效履行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神圣使命。空军航空兵某团—— 组织新型战机夜间突防演练 初秋夜,华北某机场,空军航空兵某团数架新型战机撕破夜幕,拖着长长的尾焰呼啸升空。临近“敌”海面目标时,掠海飞行的战机突然加力跃升,同时准确锁定目标,一击命中。入夜,警报骤然响起。飞行员迅速奔向战机,新型战机编队直冲云霄。“无线电保持静默,准备突防!”新型战机编队利用先进通信、雷达设备,综合判断目标的方位、类型和威胁程度,采取灵活战法和多种电子干扰方式,成功突破“敌”海面防线。该团参谋长赵裕宏告诉记者,相对于地面目标突击,海上目标打击更加复杂,特别是夜间风大浪急不易发现、不易瞄准、不易精确命中。

长时间夜间超低空远程飞行,对飞行员技战术水平和心理素质考验也很大。“准备攻击!”经过远距离超低空飞行,战机编队犹如一柄利剑,直插“敌人”心脏。“发射!”随着一声令下,战机迅速跃升,一枚枚导弹直奔目标,海面顿时水柱冲天,硝烟弥漫,目标瞬间灰飞烟灭。近年来,该团把远海突击作为战斗力提升的突破口,紧贴实战组织海上超低空突防训练,先后摸索出第一时间锁定、第一时间攻击,积极进攻、机动歼击等近10种战法,部队远海突击能力显著提升。(张雷、特约记者张力) 海军某驱逐舰支队—— 提高新型战舰体系作战能力 初秋,东海某海域,波诡云谲。空中飞机盘旋,海上战舰列阵,水下潜艇游弋……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主导的一场实兵对抗演练激战正酣。在作战指挥室里,支队长黄新建告诉记者:“此次对抗,信息流将各兵力单元融合成一个铁拳,各单元只有分工不同,没有主次之别,每个单元都是作战体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说话间,编队接到观通站和航空兵发来的目标态势:4架“敌”机组成航空兵突击群正向编队靠近。

对海操控台前,飞机在雷达屏幕上时隐时现。“红方”雷达兵紧盯雷达屏幕,牢牢咬住目标。“锁定目标,发射对空导弹!”黄新建沉着下令,导弹撕裂海空,直扑目标,精确命中。“前方发现‘蓝方’舰艇编队。”茫茫大海上,前出侦察的直升机发现目标。超视距突击战迅速打响,从水面、空中发射的导弹或点对点精确打击,或多角度区域拦截,一时间海上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第一波打击结束后,航空兵和导弹快艇进行补充突击,一套漂亮的“组合拳”让“敌”舰艇编队灰飞烟灭。演练结束,黄新建介绍说,此次演练,海上联合指挥、联合火力打击等20多个课目经受实战检验,部队基于信息系统作战能力有了大幅提升。(特约通讯员刘亚迅、特约记者方立华)。

伊朗国防部(MOD)3月5日举行仪式,标志着“卡德尔”、“吉亚姆”、“法塔赫”-110以及“波斯湾”弹道导弹交付到作战部队。“卡德尔”是“流星”-3液体燃料中程弹道导弹(IRBM)的最新版本。更小且无翼的“吉亚姆”被认为是“流星”-2的变体,伊朗官员2010年公开宣布,“吉亚姆”难以被雷达探测到,并且拥有更精确的制导系统和更短的准备时间。“法塔赫”-110是射程300公里范围的战术弹道导弹,“波斯湾”则是反舰导弹的变体。伊朗此前曾宣布“波斯湾”弹道导弹于2011年2月成功进行了测试,并于2011年7月发布了据称来自导弹的光电/红外导引头拍摄的视频而引起关注。虽然伊朗宣称已经研制成功了海军舰艇难以抵御的武器,但是否测试成功仍然受到怀疑。伊朗媒体此前报道,该导弹被生产和交付到作战部队,3月5日仪式的照片和视频片段则提供了这个可能的事实的第一个证据。(田涵)。

美国“导弹威胁”刊登文章《印度烈火5型洲际弹道导弹携带多个核弹头文章介绍印度正在改装“烈火5型”分导式洲际弹道导弹,使其成为“中国杀手”。文章以美国和苏联的冷战为例,分析了多弹头分导式洲际弹道导弹强大的核威慑力,认为中国和印度的核导弹尺寸虽小,引入多弹头分导技术后也能起到一定的威慑效应,研发潜射洲际弹道导弹也能提高二次核打击能力。现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印度人报》援引印度高官的消息报道,印度正在改装远程导弹使其具备携带多个核弹头能力。国防研究发展局(DRDO)局长VK-萨拉斯瓦特(V.K. Saraswat)表示,“研发团队正在改装”烈火5“型(Agni-V)洲际弹道导弹,使其成为多弹头分导重返大气层运载工具(MIRV)目前。研究工作处于设计阶段。

” “烈火5”型是具备核能力的三级固态燃料导弹,初始射程5000公里,最大射程可达55000公里,是一种洲际弹道导弹。印度于4月底成功试射了“烈火5”型导弹,试射受到印度官方广泛赞扬,由于导弹可以覆盖中国所有主要城市,媒体将其称为“中国杀手”,萨拉斯瓦特本人将其称为“游戏改变者”。多弹头分导式洲际弹道导弹能够携带多枚核弹头,可打击多个目标或打击一个目标提高打击效率。导弹最后一级点火后,将自动分配弹头打击目标。苏联和美国都在1970年代建立了洲际弹道导弹部队,并达成了核军控协议。外界一直怀疑印度试图改装“烈火5”型和同样具备多弹头分导能力的“烈火3”型中程弹道导弹,原因是中国正在试验多弹头分导洲际弹道导弹东风-31和东风-41公路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多弹头分导洲际弹道导弹可以通过首次多重打击破坏敌方的坚固导弹发射井,从而增加自己的战略自信,另一方面,对多弹头分导洲际弹道导弹的忌惮也能促使国家尽量成为首次核打击的一方,并广泛地部署核力量防止对方的首次核打击。

冷战后期强烈的恐惧导致了分导式洲际弹道导弹的失稳效应。陆基多弹头分导洲际弹道导弹由于强大的首次打击能力,具有破坏敌方政府稳定的作用,促使美国充实核武库,确保摧毁苏联的所有核武器,使其丧失反击能力。后来,由于苏联的核炸弹运载能力更强,每枚导弹携带的核弹头数量多于美国,美国也产生了核恐惧。中国和印度的小型核武器和导弹部队引入多弹头分导技术后也能达到破坏敌方国家稳定的目的,但是中印两国都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表态,理论上降低了分导式导弹核部队的威胁程度。中国和印度也在努力研发潜射弹道导弹(SLBM),确保在敌方首次核打击中生存,形成自己的二次核打击能力。任何引进分导技术的举动都将改变中印战略平衡,使双方相信必须扩大核部队规模,使全球核军控复杂化。俄罗斯最近宣布对美俄双边核裁军不感兴趣,强调寻求多边途径实现核军控。

(编译:唐宣 审稿:徐璐明)。

导弹 目标 天龙

上一篇: “铁军标兵”素描:澳大利亚封枪王 俄罗斯夺魁 练打赢是标配

下一篇: 南京军区某装甲旅讨论生死观强化战斗精神(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