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战车演习延误被批:怕出事故没迅速过陡坡


 发布时间:2021-01-15 02:09:02

路遇陡坡,指挥战车逐辆通过,保了安全却失了战机 作战行动,须牢固确立“战场标准” 仲秋时节,南京军区“临汾旅”排兵布阵,与某部扮演的“蓝军”捉对厮杀。获胜归来“二次复盘”,不讲成绩摆问题,一个现象被官兵反复提及:原本按计划推进的作战行动多次被迟滞,谁“偷”走了作战时间? 回望战场,抽丝剥茧,这样一件事被大家“揪”了出来—— 主攻营进攻途中,一条近百米长的陡坡出现在战车突击主干道上。停车侦察,前沿哨兵传回消息:坡度已经接近战车的爬坡临界值,再加上前两天刚下过雨,陡坡泥泞湿滑,战车通过时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侧倾倒滑。一听有风险,指挥员略有犹豫后作出决定:停止编队行驶,战车逐辆通过,待前一辆战车越过陡坡,后一辆再跟进开出。如此一来,安全是保证了,可等到最后一辆战车通过陡坡,时间已经超出了预计用时的两倍多。正是因为这次迟滞,主攻营错过了一次与侧翼攻击分队协同作战的良机,以致部队整体进攻计划被打乱。“道路条件虽然苛刻,但仍在战车的极限性能范围内,更何况战场上兵贵神速,为什么选择逐辆通过?”面对质疑,主攻营营长坦言,演习毕竟不是实战,“安全保底”已经成了惯性思维,采取战车逐辆通过的“稳妥”方式,就是因为“安全标准”战胜了“战场标准”。

“演兵场上,‘安全标准’大行其道,根子在于我们还没有把战斗力标准真正立起来、落下去。”反思进行到一半,该旅旅长汪军民的点评一针见血。大家随即展开新一轮的讨论,这一次则是透过表面现象,深挖思想上消极保安全的“病根”,探寻胜战之道。(记者陈利、特约通讯员陈飞)。

冬训·新装备训练见闻二 兰州军区某炮兵团—— 新装备越“冻”越结实 翻过壕沟,四级军士长丁恒彪加大油门,驾驭战车继续疾驰,卷起的冰雪四处飞扬。“射击!”轰然一声,远处山坡上的目标被炸得粉碎。看到这,丁恒彪心里乐开了花。从战车里钻出跳下,他跑到连长徐华山跟前,搓着手说:“今个比昨个还冷,可我的宝贝战车越‘冻’越‘结实’,性能发挥超稳定。” 丁恒彪是兰州军区某炮兵团新型突击炮的技术骨干,上级表彰的“爱装管装先进个人”。平时,他对待自己驾驶的新型突击炮就像心疼宝贝疙瘩一样。在团里,每次实装对抗比武,他都是名列前茅。

没想到,此次到了冰天雪地的冬训场,他的新战车连连“感冒”—— 熄火后,老半天也打不着;机动途中,有的功能按钮反应迟钝;行进到射击地域准备射击,镜子上却蒙上了一层霜…… 这着实让丁恒彪上火。连续几个晚上,他和战友挑灯夜战,想方设法治愈了新战车的“感冒”。丁恒彪深有感触地说:“新战车要还像往年冬训一样舍不得用,真要上了战场那问题可就大了。” “以往冬训对新装备‘金屋藏娇’,是消极保安全的思想在作怪。”连长徐华山告诉记者,前年冬训,某新型火炮出了故障,团队技术骨干捣鼓了半天也没找到原因,只好请生产厂家前来修理。

从那以后,冬训就不太敢动用新装备了。然而,此次冬训,团里要求所有新装备都要拉出去遛遛。可新装备进了冬训场,有的训练起来手脚依旧放不开。“有的在冬训场组织学习新装备基础知识,有的要么组织新装备静态训练,要么重复室内模拟器上的内容。”团长张宏昌说:“说到底,大家还是担心把新装备训坏了。” -本报记者 李秦卫 贾保华 通讯员 董武侃。

日本防卫省决定引进10艘小型护卫舰和200辆最新研发的机动战斗车,以强化岛屿防卫,“牵制中国海上活动”。据日本放送协会(NHK)电视台消息,日本防卫省在即将出台的《防卫计划大纲》里调整自卫队体制,将护卫舰由现在的48艘增加到58艘,再引入200辆最新研发的机动战斗车。该战斗车配有炮塔,最高时速可达100公里,可在市区自由行驶,同时可以被空运。此外,为“牵制中国海上活动”,强化岛屿防卫,日本认为有必要引进10艘小型的新舰艇,以防止“敌方的”潜水艇和水雷。据悉,日本自卫队现有战车700辆,现行的《防卫计划大纲》里规定,要将战车减少至400辆,而在12月即将出台的新的防卫大纲里,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削减战车数量,减至300辆,并拟将这300辆战车集中配置在北海道和九州。

日本陆上自卫队还将新设“陆上总队”司令部,将指挥命令系统一体化。师团的约半数力量会作为“机动师团”,对应西南诸岛的紧急事态。对于日方一系列的扩军意图和行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在10月29日的外交部例会上指出,由于历史原因,中方希望日本能够真正反省历史,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不要空喊口号,而是要以实际行动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实实在在的努力。华春莹称,中方敦促日方停止刻意渲染外部威胁,向国际社会认真说明其扩充军备的真实意图。

在欧洲和北美许多国家削减装甲战车库的同时,大多数亚洲国家正在通过本土化生产途径增强自己的装甲战车队伍,其中一些国家目前在所有型号履带式和轮式装甲战车的设计、研制和生产上已经自给自足,特别是中国、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等。不过,在一些关键领域,比如发动机、传动装置、武器系统方面,一些国家至今仍然依靠外国供应商或者许可证生产技术。不久前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还在从国外进口主战坦克,其他国家,比如中国、韩国等,却在设计国产主战坦克和步兵战车以满足自己的作战需求。现在一系列军火出口商都面临着欧洲国防支出总体削减的挑战,开始密切关注亚洲市场,积极争夺订单。

但是许多国家今天已经通过本土化生产满足了相应了需求。中国 中国是自主创建本国装甲坦克力量的先锋。最近15年来,中国在设计、研制和生产装甲战车方面取得了迅速的进步,从主战坦克到轻型、中型履带式和轮式车辆在内,各种国产战车应有尽有。中国军队人数众多,武器装备采购从不间断,这意味着在解放军装甲战车库中,只有一部分车辆属于最新型项目,其他许多老旧的装甲战车经常需要升级改进,以延长使用寿命。在主战坦克升级方面,通常的做法是改用大口径火炮、完善弹药、改进火控系统、提高防护水平。过去,中国曾经是中东,特别是伊朗和伊拉克市场上装甲战车的主要出口国。但是近年来,出口重点放到了非洲和亚洲。

同时还为本国军队研制一系列新型主战坦克。在升级版99式主战坦克开始生产之前,中国为解放军制造了数量不多的98式主战坦克。相比之下,99式摒弃了98式坦克的125毫米滑膛炮,没有安装新型自动装弹机,改在炮塔上安装了计算机火控系统,保留了先前的普通弹药架,而且能够发射以俄罗斯产品为基础的激光制导炮弹,射程至少为4000米。99式坦克炮塔前部外形与德国“豹2A6”主战坦克相似,目的是提高防护水平。中国研究了提高坦克火力的方式,为了试验,曾在该坦克上安装140毫米滑膛炮,结果在几年内被媒体报道为中国研制的新一代主战坦克,配备152毫米火炮。99式主战坦克是中国军队装备的较为先进的坦克,估计数量为200辆。

与此同时,还一直被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向出口市场推销。该公司向国外市场供应大量中国地面武器,包括与巴基斯坦塔克西拉重工业公司联合生产的、较为老旧的2000式和85-IIAP式主战坦克。当然,在中国,并不只是主战坦克处于发展的上升期。2009年底首次公开亮相的ZBD-04新型步兵战车,目前已经开始装备中国军队,列装数量日渐增多。具体数量还不清楚,但是有推测称,现在中国军队已经装备了300-400辆该型战车。ZBD-04步兵战车实现了新型车体结构与配备重型武器的炮塔的完美结合,后者以俄罗斯最新型BMP-3步兵战车装配的炮塔为基础,使用100毫米火炮,和99式坦克一样,能够发射激光制导炮弹。

炮塔上还有30毫米火炮和双管7.62毫米机枪,但是和BMP-3步兵战车不同,ZBD-04没有在车头位置安装前置机枪。中国不久前开始装备新一代两栖战车,目前已经装备450多辆各种版本的ZBD2000。其中人员运输版本代号ZBD-05,配备双座炮塔,配装30毫米火炮和7.62毫米双管机枪。炮塔两侧各安装一具“红箭-73D”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直瞄火力支援版本代号ZTD-05,配备105毫米火炮和7.62毫米双管机枪。另外还有一系列特种型号,包括支持沿海地区作战行动的指挥车。另外,中国军队还有ZBD-03式伞兵战车,配备30毫米火炮和7.62毫米双管机枪,在炮塔顶部安装有“红箭-8”系列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

中国北方工业公司还在向市场推销相同炮塔、不同底盘的其他战车,比如作为BMP-1步兵战车中国版的WZ501。中国还沿着相同道路继续研发使用寿命较长的装甲车辆,比如WZ551系列6X6两栖装甲输送车,在中国军队的服役时间已经超过25年。该家族最新成员是WM551系列,包括105毫米自行反坦克炮(已经装备部队,代号PTL-02)和120毫米自行榴弹炮/迫击炮(部队列装代号PLL-05)。其底盘还用于安装各型导弹武器系统,包括“倚天”近程防空导弹系统。中国北方工业公司还进军8X8轮式装甲战车市场,主要是VN1两栖装甲输送车,配备单座炮塔,使用30毫米火炮、7.62毫米双管机枪和“红箭-73D” 反坦克导弹系统。

另外还有其他专用型号,包括指挥车和迫击炮输送车。配备类似炮塔的VN1装甲输送车已经装备解放军部队,代号ZBD-09,不过它配备的 “红箭-73D”反坦克导弹的安装位置不在车顶,而在炮塔两侧。韩国 在亚洲其他国家中,韩国在装甲车辆发展方面同样较为成功。韩国走的是和中国相似的道路,从为本国部队装配进口战车,主要是美国战车开始起步,逐渐使用国产战车更换。确实,韩国今天在大多数类型的装甲战车方面都已能够自给自足,无论是履带式,还是轮式,而且在出口市场上还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哪怕是在竞争较为激烈的情况下。比如,韩国现代精密机械公司完成了为韩军研制K2新一代主战坦克的任务,即将开始投入生产,同时通过额外的成功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以战略伙伴的身份协助土耳其制造新型主战坦克。

预计韩国将至少装备500辆K2坦克。它的战斗重量相对不重,约为55吨。乘组由车长、瞄准手和司机组成。使用120毫米55倍口径滑膛炮,炮塔底部有自动装弹机。另外还有传统的7.62毫米双管机枪和12.7毫米机枪。瞄准手和车长使用的独立稳定日视和夜视瞄准仪具有搜索攻击能力,数字化火控系统能够以较高概率首发命中固定和移动目标,哪怕是在行进当中。K2借鉴了使用M68A1型105毫米螺纹炮的K1坦克的研发经验,后者的进一步发展型号K1A1有了一系列改进,改用130毫米44倍口径滑膛炮,具有较远的战斗射程,能发射更加高效的弹药。K1/K1A1家族特殊版本还有装甲架桥车(AVLB)、装甲抢救车(ARV),以及卫生车和排雷车,其中装甲抢救车总共制造了200辆,而德国莱茵金属公司是某些分系统的主要承包商。

韩国同样重视步兵战车,在2008年测试过斗山工程防务产品公司生产的3辆样车之后,最终选择生产K21(NIFV)新型步兵战车。它与目前韩军主力步兵战车相比,在装甲、机动性和火力这三个关键领域有了较大进步。其战斗重量约为26吨,乘组由车长、射手和司机组成,外加9名步兵。底盘上安装双座炮塔,使用40毫米双发火炮和7.62毫米双管机枪,炮塔左侧还有反坦克导弹。韩国步兵战车唯一的出口用户是马来西亚,购买了111辆老旧的KIFV步兵战车,仅符合90年代中期提出的作战要求。目前马来西亚已经从土耳其FNSS公司得到211辆履带式ACV战车,预计不会再订购韩国KIFV步兵战车。

韩国在轮式装甲战车领域的研制经验同样较为丰富,共有三家公司设计和制造了几种型号的6X6和8X8轮式装甲输送车,满足军方潜在要求。在火炮领域同样有较好的发展,三星光电子公司为韩军生产了1040辆155毫米39倍口径的M109A2型自行榴弹炮。其分公司目前还在量产最新型155毫米52倍口径的 K9火炮及其保障车K10。与M109A2相比,K9自行火炮结构虽然非常简单,但是在机动性、防护力和火力上有了较大改进,在总体作战效能上向前迈进了一代水平。(编译:林海)。

战车 陡坡 标准

上一篇: 新型战机飞行员首次夜航单飞:“雏鹰”夜航

下一篇: 二炮营长攻克阵地工程掘进难题:做梦梦到爆炸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