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2岁走失 28年后终于找到回家的路


 发布时间:2020-09-21 03:37:10

每一个纪念日,我和丈夫都会牵着手来献血。”今年30岁的广西南宁市民余小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希望用无偿献血来为爱情作纪念,过有意义的七夕节。8月9日,恰逢是中国传统“情人节”七夕节。中新网记者在南宁市朝阳献血屋中看到,不少夫妇结伴前来献血。其中,身着“超人”情侣装的余小琴夫妇显得尤其抢眼。余小琴说,她和她的丈夫是高中同学,从高中时期起,两人就喜欢参与无偿献血公益活动,至今已坚持了十余年。“每次我们都会穿情侣装一起出来献血,献血不仅能帮助众多有需要的人,更让我们感觉每一个在一起的纪念日更有意义。

” 除了余小琴夫妇,朝阳献血屋的“老熟人”卢冠志当天也带着怀孕八个月的妻子现身现场,捐献血小板。卢冠志说,他从几年前起开始参与无偿献血活动,希望通过这样的行为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今年6月,南宁市官方推出“血脉相连—妈咪宝贝安心计划”,以应对因“两孩政策”开放后,南宁市将面临的生育小高峰。按照前述计划规定,参与该计划的孕产妇在南宁市医疗机构产科门诊建档立卡后,可申请一张“爱心卡”;孕产妇亲友凭“爱心卡”可到南宁市各献血点参与无偿献血,当南宁市血液库存出现紧张时,该孕产妇分娩期间享有优先使用血液资源的权益。

“今天刚好七夕节,希望通过献血这样的方式给妻子和准备出生的宝宝送上一份祝福。”卢冠志说。中新网记者在现场注意到,七夕献血并非年轻人的专利。在当天众多排队献血的情侣中,记者发现南宁首对“五星级献血之星”韦沛常、龚艳弟夫妇。“结婚三十多年,鲜花戒指那一套我已经学不来了,这几年每到七夕我就和老伴一起来献血,我们希望我们的爱更有意义。”龚艳弟说。16年来,韦沛常、龚艳弟夫妇两人一直坚持参与无偿献血活动,两人捐血总次数已接近200次。据南宁中心血站献血办统计数据,七夕节当日,南宁市各无偿献血点共有40余对情侣或夫妇前来献血。

“我们这段时间恰好是奥运会赛期,今天又是七夕节,我们特意准备了一些应景的礼物,鼓励民众参与无偿献血。”南宁中心血站献血办副主任蒋文说,近年来,南宁城市医疗临床用血需求不断攀升,医疗用血血库常年处于吃紧状态。为鼓励需要更多民众参与无偿献血,该血站每年逢节假日都会准备一些纪念品,回馈社会爱心人士。蒋文说,为方便更多爱心人士参与到无偿献血行动中,南宁市官方正联合医疗机构各部门,筹备一定数量采血车等设施,未来将直接进入城镇、乡村等地,鼓励更多民众参与捐血公益事业。

(完)。

受暴雨影响,绵阳三台县永明镇的“矮子桥”被洪水冲断60米左右(该桥全长128米)。桥被冲断后,当地政府及时封桥,并明令禁止群众从河中通行。但是,长江村治保主任尹兵夫妇,以及村民尹道茂夫妇于26日晚9时40分左右,为图方便,选择从断桥下的涪江中通过。目击者尹先生称,就在村民们担心时,河水突然上涨,4人全部冲倒在江中。事发后,警民积极投入救援。4人当中只有治保主任尹兵会游泳,最终成功自救。尹道茂的妻子陈小蓉被冲到了一个小岛上,所幸无事。而村民们在事发地下游500米左右的地方,发现了尹兵的妻子杜明,可惜抢救无效死亡。最终警民经过一天一夜的打捞,仍然未见尹道茂的踪影。据永明镇党委书记谢辉介绍,“矮子桥”连接着长江村,桥断后,直接受影响的是长江村4组的400多人,间接受影响的还有其他3个组,一共是1300多人。“另外3个组离涪城区的丰谷镇更近,该桥断后,党委政府积极给村民们进行了讲解,并租用了船只,每天免费接送村民到丰谷镇。”谢辉说,政府每天也安排了人在桥头轮流守候,但是,还是有很多群众不停劝阻,要从河中通行。

昨日上午,三台县领导赶到现场办公,明确将在今明两天内,施工单位将进场,在断桥附近修建便桥,解决群众出行问题。等到枯水期时,再修建一座永久性桥梁。(朱凯 记者 汤小均)。

当地民警日前成功解救的4名被拐儿童,4名孩子均由涉案从网上购买。目前,4名婴幼儿暂时送社会福利院临时安置。警方介绍,去年12月4日,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到上级转来的线索:柳州市的周某夫妇及另一女青年容某,分别在外省收买了一名男婴,而且均用外省的出生医学证明为孩子办理了柳州户籍;另外,柳江县的蓝某夫妇也有欲收买婴儿的意愿。接到线索后,当地警方开展秘密调查。经查,周某于2013年6月,其用广东省揭阳市的出生医学证明为一名男婴落户,随后还办了独生子女证;容某2012年9月,其用安徽省芜湖市的出生医学证明为一名男婴落户,但容某的户籍信息里还有一名女婴;柳江县的蓝某夫妇暂未发现养育有婴幼儿。2月19日晚10时,警方组织警力30余人,开展抓捕嫌疑人员和解救疑似被拐卖婴幼儿的行动,将周某夫妇等嫌疑对象一一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在周某夫妇家解救男婴一名,在容某家解救幼儿、女婴各一名;之前未发现收买有婴儿的蓝某夫妇的家里,意外发现一名收买来的、尚未满月的男婴。据周某夫妇交代,因无法生育,夫妻俩萌生了收养一个孩子的念头。去年3月,周妻在互联网上搜寻到可提供“收养服务”的QQ群,联系到一对愿意“转让”待产婴儿的男女。

周妻答应承担对方的住院生产费用,并付给两万元营养费。当年6月中旬,周某夫妇接到对方通知后赶到江苏省无锡市,待对方产下一名男婴后即按约定付款将婴儿抱走。之后,周妻又联系QQ群内的“工作人员”,通过网络购买了伪造的出生医学证明、住院记录,顺利地为收买的男婴办理了柳州户籍。容某以及蓝某夫妇交代的收买婴儿情况,除地点、费用不同外,其他与周某夫妇基本相似。目前,公安机关对四名涉案人员予以取保候审。

康根 康忠玖 夫妇

上一篇: 媒体追问内蒙豪华车队挡牌拍马:交警为何不执法

下一篇: 莫让天价彩礼吞噬扶贫成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