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落马官员曾与数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 含女下属


 发布时间:2020-10-27 21:01:24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必须看到,党内脱离群众的现象大量存在,集中表现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上。我们要对作风之弊、行为之垢来一次大排查、大检修、大扫除。官僚主义作为群众路线主题教育实践活动需要解决的重要内容之一,又一次摆在了全体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面前。官僚主义产生的深厚根源 官僚主义作为一种痼疾,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在一些地方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成为一种久治不愈的顽症。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方面: “官本位”意识和官场文化是酝酿官僚主义的土壤。

我国漫长的历史特别是以集权为主要特征的几千年封建社会发展历程,既孕育了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也形成了特权思想、等级观念、“官本位”意识等封建糟粕。这些落后的思想意识流传甚广,至今在社会政治生活中仍然有着很深的影响。几千年中国官场形成了一套做派,并成为一种文化,包括:说话要讲究,要显出“城府”;开会发言必须按照“头头”的定调子来说;汇报、评比、总结要恪守“报喜不报忧”的规矩等,诸如此类的陋习糟粕,既造成了在群众中的不良影响,更对社会风气和实际工作造成危害。“官本位”意识、官场文化深刻地影响了一些党员干部。

体制不完善是官僚主义得以延续乃至蔓延的重要原因。作为上层建筑中的一种现象,官僚主义在历史上几乎每一种社会制度中都有过不同程度的存在。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正在深化,中国社会正在转型,许多方面的体制还不够完善,制度还不够健全,这为一切不切实际、形式主义、机构膨胀、以权谋私等违背群众意愿的官僚主义提供了空间,使官僚主义现象不仅得不到及时有效纠正,反而以各种形式蔓延,以至于形式主义花样翻新,官僚主义屡禁不止,效率低下随处可见。现实告诉我们,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除了单位性质、公务员素质等因素外,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和安排,是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因素,完善制度也是转变作风的关键性因素。

官僚主义的克服与清除 官僚主义误国误党,历来为我党所反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就一直高度重视抵制干部队伍中滋长的官僚主义作风。然而,官僚主义作风不仅仍然广泛地存在着,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归根到底在于其产生原因极其复杂,因而官僚主义的克服与清除,必须标本兼治,多管齐下。首先,要站在避免亡党亡国的高度来反对官僚主义。官僚主义害己、害党,也误国。各级领导干部要充分认识官僚主义的严重危害性。早在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就告诫全党要警惕官僚主义的发生,要注意防止和克服官僚主义问题,不要让它危害革命事业。

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毛泽东甚至提出:应把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看作同镇压反革命的斗争一样的重要。只有高度重视官僚主义的致命性危害,才能采取有力措施克服与清除官僚主义。第二,党员干部加强学习,努力改造主观世界。官僚主义的主要根源是主观主义、个人主义和“官本位”意识。因此,反对和克服官僚主义,必须教育和引导党员干部自觉做到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加强主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加强学习,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摒弃“官本位”意识,才能不断地清除和摒弃私心杂念,为反对和克服官僚主义奠定坚实的思想基础。

第三,要抓住关键点和领域来反对和清除官僚主义。一些部门的领导体制还没有完全理顺,干部选拔任用和考核监督、责任追究等关键领域的机制还存在一些不科学之处。因此,要大力清除官僚主义滋生和蔓延的土壤,进一步理顺和健全领导体制,不断扩大竞争性选拔干部范畴,积极推进官员履职问责机制,推进党务公开政务公开,更为严格规范“三公”经费使用管理等等。第四,健全制度,加强监督,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狠刹官僚主义的歪风,制度建设更具有根本性、长期性。要健全制度,真正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在此基础之上培育一种制度环境,让人们敬畏规则,而不是害怕权势;让人们按制度办事,而不是看领导眼色,根据领导喜好行事。要使官员与民众实现正常的交流沟通。大张旗鼓地宣传那些踏实、实干的干部典型,公开曝光、谴责、处理那些弄虚作假、当官做老爷的官僚主义者。(张丰清 作者系华南农业大学思政部教授)。

微博实名认证为“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的章蓉娅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了一条“实名建议”:取消卫干门诊和高干保健。2006年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披露的中科院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政府医疗投入的80%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了。(8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 领导干部在医疗花费、待遇等方面的“超常”状况凸显了现行医疗服务体系中的公平性问题,也加剧了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的问题。首先,应取消公务员的“公费医疗”,并将其统一纳入职工医保。媒体报道,目前大多数省份已经取消了公务员的公费医疗。然而,公务员“过度医疗”及奢华的“干部病房”等问题在不少地方却依然存在。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高达300万元(据《人民日报》),就引发了网民们的热议。这说明,一方面所谓取消公务员“公费医疗”的改革,还不够彻底,还留有“尾巴”。国家有必要出台取消公务员“公费医疗”的统一规定,堵住可能出现的“变通”漏洞,并将规定公之于众,接受监督。另一方面要对那些还没有取消公务员“公费医疗”的地方,提出落实这一改革的时间表。其次,一些地方的“厚”官“薄”民,还表现在热衷于建设奢华的“干部病房”。

某些干部病房大楼大厅堪比星级酒店,甚至还有假山等装饰物,而病房内部也相当宽敞,还有休息室和电视机等生活配置。这些奢华的“干部病房”,无论是政府投入还是自筹资金,瞄准的均是公共医疗资源。政府医疗投入的80%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仅就这个数字而言,我们看到的是,生命被分出了等级。当前,地方政府采取有力措施,自觉遏制医疗投入“厚”官“薄”民的不公做法,是公众的期待,也是执政为民的题中应有之义。(杨杰)。

条规 干部 领导

上一篇: 评论:污水直排水库“有望”解决可不行

下一篇: 男子用他人身份证开户存60万 女子"被存款"翻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6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