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全州县致力打造湘江战役红色旅游教育基地


 发布时间:2020-10-20 19:32:26

苍松悼英魂。9月22日上午,会聚四川巴中参加“川陕革命根据地与红军长征研讨会”的老一辈革命家、老红军后代或亲属代表,军事系统首长和专家,国家级、省级党史系统专家等在内的140余人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位于该市通江县王坪村的全国最大红军烈士陵园——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祭拜了革命先烈。革命先辈后代代表向长眠在这里的25048名英烈们敬献了花篮,轻步走到花篮前,仔细整理写着“革命先辈后代敬献”的花篮缎带;在哀婉低回的乐曲声中,大家伫立在墓碑前,神情凝重,全体肃立默哀,向革命先烈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在红军烈士墓前,大家依次向长眠于此的先烈敬献了鲜花…… 1932年,红四方面军主力战略转移至巴中,开辟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大区域——川陕革命根据地,而当时巴中30万人中有12万人参加红军。

其中4万多人为中国革命献出了生命。1933年底,红四方面军为反对军阀刘湘的"六路围攻",将红四方面军总医院由鹦歌嘴迁于沙溪镇王坪村。总医院担任收治前后方伤病员的任务,最多时高达数千余人。由于当时条件艰苦,环境恶劣,成千上万的红军伤病员因伤势过重,且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不幸光荣牺牲。1934年7月,红四方面军总医院为褒扬革命烈士,纪念广州暴动七周年,决定在王坪烈士墓区修建墓碑。1985年扩建为王坪烈士陵园,2002年经国务院批准更名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是全国唯一一处红军为自己的烈士修建的陵园。一件件历史实物,一张张珍贵照片,一个个感人故事,把大家带到了战火纷飞的革命岁月,感受到革命战争年代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这是一块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土地。

父辈们在这里战斗过。来到巴中,我们有深深的自豪感,像回家一样亲切,到这里缅怀对革命先烈的无限哀思和崇高敬意,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让红军精神薪火相传。”陈昌浩之子陈祖莫表示,他是第二次来巴中,每次来到这里心里很激动,看到了这么多革命烈士为革命流血牺牲心里无比悲愤,但是看了现在人们的生活心里却是无比自豪,因为现在的幸福都是用革命烈士鲜血换来的。“我们要不忘初心,不忘什么初心,就是不忘革命前辈。这次来到巴中感觉整个城市变化非常大,希望巴中能把红色历史继续传承下去,让更多人铭记红军精神。”(完)。

本报讯 记者黄洁 通讯员庞贺雷 梁西征 春运在即,全国铁路公安机关12月以来已相继开展了“天网”战役、打击倒票“猎鹰”的战役及严整治安秩序、重创刑事犯罪的“利剑”战役,不断加强站车线治安防范,确保铁路安全。各地铁路公安机关集中围剿票贩,实行全方位巡查、网格化控制,通过开展车票来源调查、公布举报电话、走访旅客群众等方式,广开搜集倒票线索渠道并一查到底。据了解,“猎鹰”行动至今,已成功破获倒票案件202起,抓获倒票人员230人。

西安碑林博物馆新近征集到一合唐代墓志,志主是武思元,他是唐代女皇武则天的堂兄。墓志透露出他在死后13年被追赠为刺史,可见当时武则天的权威。这块墓志是方形,志石四边及志盖四杀线刻缠枝牡丹纹。长宽各有76厘米,志文楷书,共计38行,满行37字。千字左右的墓志描述了他的生平。武思元生于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卒于上元元年(公元674年),只活了50岁。他曾经考取过明经,这是次于进士的等级,要等7年才能当官。碑林博物馆保管部部长张安兴告诉记者,志文透露,在等待期间,他去参加了一场著名的战役——昆丘道行军,当了一个行军军头。

昆丘道行军是指公元648年1月唐太宗发动的一场战役,目的是为了打击西突厥汗国,要与其争夺对塔里木盆地的控制权。这场战役的地点就在昆仑山,古人常以昆仑山为整个西域的象征。唐朝习惯用战役所在的地域名称来作为战役代号。因为政治原因,武则天本人对武氏家族忽冷忽热,因此这位堂兄的仕途并不是非常顺利。在他去世的时候,只是一个县令。但墓志记载了在垂拱三年(687年),也就是他死了13年后,被武则天下诏追赠为汝州刺史(唐代的刺史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市委书记)。原来,这时候武则天即将称帝,开始对武氏家族“集体拔高”。志文完整记录了武则天下诏褒赠及赠官的特殊“恩泽”,彰显了武则天当时的权威。

墓志的撰写者是唐代著名应制诗人、珠英学士成员之一的韦元旦,因此这方墓志又具有重要的文学价值。(记者 陈黎 实习生 张梦妮)。

保家卫国,忠孝两难全。儿不孝,今天才回来看你们,请父母原谅。” 7日,87岁的原中国远征军54军预二师六团一营一连三班班长张体留身着军绿色外套,佩戴上中国远征军与抗战老兵的勋章,在家乡四川眉山的田野间,向着父母墓头方向磕头,敬军礼。离家74年来,远征军老兵张体留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并给父母扫墓。但遗憾的是,因家乡新建公路和高铁,张体留父母的墓地已找不到准确的位置。生于四川眉山的张体留原名刘克强。1941年,14岁的张体留被抓壮丁参军,前往滇西战场参加抗战,此后便再也未见过父母。在滇西战场上,张体留先后参加了怒江战役、高黎贡山战役等重要战役,至今额头上仍留有弹伤。来凤山战役是腾冲地区最惨烈的战役之一,张体留所在的二师负责攻打来凤山,战斗中,很多战友老乡牺牲在战场上。张体留清楚地记得,攻打腾冲那一天刚好是农历八月十四,因为当天连长让司务长去买一头猪回来,好让战士们在第二天打打牙祭。惨烈的腾冲战役整整打了42天,部队阵亡9000余人。抗战胜利后,张体留没有回家乡,他选择留在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腾冲,与牺牲的战友为伴。

后来,经人介绍与当地姑娘张晓顺结婚,做了张家的上门女婿。按照当地习俗,其改名换姓为现在的张体留,入赘归宗。“父亲总是在来信中教导我,不抽烟,不喝酒,不做坏事。”生活安定下来后,张体留和老家也有一些书信来往,1963年,他还凑了60块钱(人民币)和100斤粮票寄回四川家中,但是后来与家里失去了联系。离开家乡半个多世纪的抗战老兵张体留,随着年龄渐老,思乡心情更为迫切,每天都要朝着老家的方向凝望。“家乡的村口有大柱子,家的后面是一口水井。”因为离家的时间太长,张体留已经不记得老家的具体地址,小时候家后面的那一口井,是家乡给他留下的最后的记忆。当天,眉山老家的村口,当地乡亲敲锣打鼓迎接抗战老兵回家。亲人们摆下四川传统的“坝坝宴”,宴请回家的亲戚和四周乡邻,庆祝74年后的亲人重逢,一家人在饭桌上,相互问候祝福。在亲人和邻居陪伴下,张体留又来到曾经熟悉的田埂、水井旁,找寻着尚存的记忆。事实上,这并非张体留老人离家后第一次回乡。2008年,在女儿、女婿和大外孙的陪同下,张体留曾回过一次四川眉山,他记得村口的大柱子,找到了老屋的方位,还有印象中的水井,但那一次,他没能找到亲人。

(完)。

湘江 战役 红军

上一篇: 女子捡被子摔下二楼 砸到82岁老太致其腰椎骨裂

下一篇: 北京昌平汉丽轩烤肉超市被责令停业整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