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治霾从垃圾着手:装修建筑垃圾2天内清运


 发布时间:2020-10-23 13:37:14

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环卫队伍中的一个特殊工种,他们接受专业的训练后,攀援在悬崖峭壁上拾捡垃圾,来给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世界地质公园的安徽黄山“美容”。8日,记者在黄山风景区采访了已从事放绳工作17年的李培生,他告诉记者,为了保持崖岸风景的洁净,那些被游客丢弃或是被风刮到崖下的矿泉水瓶、餐巾纸等垃圾,要通过放绳下去才能拾捡干净。记者看到,李培生在同事的配合下,熟练地使用“8字扣”,将绳索系在崖壁的一个钢制圆环上,开始小心翼翼地下到悬崖深处,将捡到的垃圾放进背后的垃圾袋内,然后开始往上攀登。

如此来回,完成悬崖上的“美容”工作。像李培生这样的放绳工,黄山风景区有近20人,分布在各个片区,专门负责悬崖上的垃圾拾捡工作。李培生负责玉屏峰、天都峰、莲花峰等景点,这些景点山路崎岖陡峭,悬崖几乎是垂直的峭壁。用于拾捡垃圾的绳子,每根有50米长,是专业的户外登山绳索。一般的悬崖,一根绳索就够了,但这些地方必须两根绳索连起来,才能完成。李培生最多时一天下悬崖8次,每次拾捡上来的垃圾有五六斤重。除拾捡垃圾外,李培生和同事也会经常应游客的请求,下到悬崖下面,帮助他们拾捡不小心掉下去的钱包、手机、相机、衣帽等。

在他看来,来游黄山就是黄山的客人,帮捡东西也是应该的。刚刚结束的国庆黄金周期间,黄山风景区随着客流量增多,垃圾也随之多了起来。放绳工们在早上5点钟第一批乘坐索道上山的游客到达景区前,就全部到岗到位。李培生说,每到旅游高峰日,他所在的玉屏片区一天的垃圾量近两百袋,重量有两千余斤。为确保垃圾日产日清,他和同事一般要忙到晚上8、9点钟,把所有的垃圾进行分类打包、装桶,然后由专人运送下山后才能回宿舍休息。李培生和其同事穿着黄绿相间的环卫服,每天穿梭攀援在黄山峭壁之上。

很多中外游客看到后,称他们是悬崖上的“美容师”,认为他们是黄山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常常驻足拍摄他们工作的画面。(完)。

拦油索拦截的垃圾每天都以吨计。哭泣的茅洲河,我们也不想叫你“黑河” 深圳每天80万吨生活污水“漂黑”茅洲河 河水浑然天成,原本美好而洁净,但是却被现代化进程中的人们有意或无意地糟蹋着。作为我市最大的河流水系,茅洲河曾哺育着两岸居民,而如今却满河垃圾淤泥,污黑酸臭,美好不再,哭泣的茅洲河,流着黑色的泪。近日,晶报记者走访茅洲河边居民,跟随河道管理员到岸边探访,所到之处大家都说,真的不愿意把她叫成“黑河”、“墨汁河”、“臭河”,但是,她的现状就是这样。垃圾布满河面。茅洲河水曾经很清 茅洲河的出口地名为茅洲,因此得名,虽然没有深圳河的名声大,但数据却直接显示了她的重量级别。她发源于深圳市境内的羊台山北麓,是我市最大的河流水系,在深圳部分自东南向西北流经光明新区(光明、公明)、宝安区(松岗、沙井街道),面积共310.85平方公里。

回忆起茅洲河的过去,有些老人湿了眼眶。已经六旬的黄柱权是松岗塘下涌的一名老村民,站在村门马路对面的茅洲河河边,他感觉河里的欢笑声还在,“茅洲河在五六十年代是我们的饮用水源,七八十年代,我们还能到河里抓鱼、游泳。”他努力用手比划出当时河水的清澈程度,“我静静站在河里,河水没过我膝盖,我能清楚看到可爱的小鱼在脚边穿梭。”他说河底还有柔软的沙子和漂亮的小石头,放学后的下午,村里的伙伴便到茅洲河打水仗、游泳。宝安区有关负责人回忆起茅洲河的过往,如数家珍:“我们遭遇过两次大旱,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当时政府是直接从茅洲河抽水。90年代又遭遇一次旱情,政府又从茅洲河直接抽水,引水到石岩水库。” 河水完全变成了黑色。污水排入河水变臭 不过,茅洲河给人们带来的欢乐已经一去不复返,“九十年代开始废弃物成群结队来了,”黄柱权顿了顿说,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业区和人口的增长,茅洲河很快变成一个天然的垃圾场、废弃物收纳点。

黄柱权说,河道垃圾样式繁多,别说是白色泡沫、塑料制品、玻璃罐、布料制品……甚至是死猪或其他什么动物的内脏都有,而大雨时节河水冲上河堤,还会漂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垃圾,甚至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威胁。黄柱权说,河水还会变色,今天泛黄,明天泛绿,后天泛红,五彩的颜色甚至让人误以为是彩虹倒映在河上,有小孩还跑到河边看“彩虹”,变色后最终汇聚成墨黑色,“我们也不愿意把茅洲河叫成黑河,但她确实就是黑色的。” “家里都不敢开窗,尤其是夏天,气温又高,河流的腥臭在热浪的蒸腾下异常刺鼻。”黄柱权说,凡是住在茅洲河边的住户,靠近河边房间的窗户已经不再开启,直接希望那是一堵不透风的墙,阻拦各种臭味。河面垃圾成堆。“珠三角污染最严重河流” 据宝安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调查显示,工业布局重是茅洲河水质污染的重要因素。

据了解,深圳市将电子信息产业作为传统支柱产业,而茅洲河流域内的部分街道则聚集了一批电镀线路板等配套生产企业,“特别是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原特区内的很多污染企业迁到了这里。”宝安区环水局工作人员表示。广东省环保厅监测显示,茅洲河干流和15条主要支流水质均劣于Ⅴ类(最差级别),氨氮、总磷等指标严重超标,相比干流,茅洲河的支流水质差得更甚,在深圳境内的10条支流中,老虎坑水污染的氨氮指标数竟然超标23.2倍,堪称“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河流”。水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茅洲河治理最终需要的资金将超百亿,去年执法部门对违法企业罚款1270万元。排污口附近的石块被染成了黑色。茅洲河三大污染源 工业污染 茅洲河流域内,松岗、沙井、石岩街道有工业企业7430家,其中重污染235家,每天产生工业废水9.2万吨。

其中不乏电镀、印染“厂中厂”,大多数有重金属排放,部分重污染企业污染治理设施落后且简陋,部分电镀和线路板企业废水未分类收集处理,绝大部分电镀企业未按行业标准限值进行改造,现有处理设施难以确保稳定达标。生活污水 茅洲河在深圳流经光明新区、宝安区松岗等5个街道,人口总数约300万。仅宝安区松岗、沙井和石岩三个街道,每天产生的生活污水就高达47万吨,生活污染源对河流污染贡献率占到96%以上。据统计,茅洲河流域内生活污水产生量约为100万吨/天,其中深圳占到80万吨。徐庆东/制图 非法养殖 在深圳市光明新区等茅洲河上游地区,目前仍有养殖场81家,猪4.95万头、牛6000头、家禽7万羽,令环保执法人员触目惊心的是,光明新区圳美养牛场将牛粪直接排入鱼塘,畔湖养猪场废水未经处理排入鱼塘,塘尾社区仍存有约10万平方米的非法养殖区。

茅洲河 发源于深圳市境内的羊台山北麓,是我市最大的河流水系,干流全长41.61公里,流经深圳、东莞两市,流域面积398.13平方公里,其中在深圳部分全长18.8公里,自东南向西北流经光明新区(光明、公明)、宝安区(松岗、沙井街道),面积共310.85平方公里。经过河边,路人掩鼻而过。记者直击 每天打捞6吨垃圾 11日下午4时,晶报记者来到107国道段的茅洲河边上,这里属于茅洲河中段,上游属于光明新区,下游流向沙井,河水黑得像墨汁,几十米远便可闻到臭味,夹杂着腥臭味、屎粪味,显眼的白色泡沫点缀着这盘“墨汁”,与垃圾场并无两样。记者看到,107国道高架段下一条长绳索横在河面,塑料瓶、玻璃瓶、泡沫、木板等一众生活垃圾和浮萍被拦截在此。河道管理员老李介绍,那是漂浮拦油索,可用来拦截上游漂流物,也更加方便河道清洁员的清理工作。

根据多年经验,老李估算,这些垃圾打捞起来有1吨左右。老李介绍,目前水务部门有上百名护河人,每天都有人打捞垃圾、清洁河岸、绿化养护、巡查河道。清晨7时,河道清洁员便戴上厚厚的口罩、穿上防护设备、开着小型玻璃钢机动船到河面上打捞垃圾。这份工作要求十分能吃苦并忍耐,尤其夏日高温天,除了烈日还要忍受河道更剧烈的臭味。老李说,一般来说,每天都打捞至少6吨的垃圾。老李说,如果是上午来看河道,会比下午干净,因为下午退潮后,一些残留垃圾便从涨潮时“躲”进排污口或涵洞里得出来。他说,每天都会产生新垃圾,河里的垃圾总也清理不彻底。埋在地下的良心 忍着臭味记者沿茅洲河上游走,不一会儿便看到一个很大的污水排放口,旁边一座小房子墙上写着“塘下涌排涝站”,下午4点半,污水“哗哗哗”从排放口流出,白色气泡不断涌现,一股又一股更加恶心的酸臭味飘来,老李说,那是因为气温高、常年存放的脏淤泥正在发酵,也可能是河里垃圾太杂发生了化学反应。

记者观察到,这个排放口附近多是居民区,老李说,这也正是要治理的历史遗留问题,因为旧的居民区多年都是把生活污水排至茅洲河,而想要截污必须要建立一套配套管网,因此任务艰巨。随后记者来到松岗燕川大桥,桥下正是茅洲河上中游段流经的地方,河边几台挖土机正在作业,老李说,这是茅洲河中上游段干流综合整治的第四标段施工点。站在桥上,已经可以闻到十几米远的河水飘来的恶臭,记者感觉到呼吸困难,头晕目眩,再看看路过的行人无不掩鼻。记者循着臭味寻找发现,恶臭味来自桥下茅洲河旁边一条小支流,一个大大的排污口正不断地排出乌黑的臭水,导致支流出现一条色彩分界线,距离排污口远一些的河水呈深绿色,静止不动,而靠近排污口处的水则是黑色,“哗啦哗啦”地注入茅洲河干流,并且产生不少白色泡沫。记者注意到,这附近除了松岗富士康,还有各种大小电子厂、汽配厂、电缆厂、钢铁厂等,也有民宅和别墅。

“排放工业污水现象很泛滥,整改通知书发过,也罚款了,但还是没有太大改观。”老李说,茅洲河沿河的大小排污口估计不下百个,要一个个去摸清排污来源很难,正所谓这是埋在地下的良心,难以发现也难以唤醒良心。老李带记者走到茅洲河中上游段干流综合整治第四标段办公点,他说,这里就是列入治理计划的末端,他指着河里一大片水草说,那里将会建一个水闸,利用闸门挡水和泄水,他指着一片施工地说那里将会是一个休闲公园,水闸、绿化、公园相配,他相信这里的未来会变美。您对茅洲河污染治理有何建言?可拨打83515151畅谈,也可发邮件至jbms2012@163.com。(晶报 记者 何文文 孙妍/文 蓝军/图)。

垃圾 建筑 秸秆

上一篇: 广东拨款五亿余元支持受“天兔”灾害地区恢复生产

下一篇: 农民工两登北大讲堂:人必须学习一辈子才能跟上时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