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医院院长收受贿赂侵吞公款16.3万获刑11年


 发布时间:2020-11-23 12:39:41

6月2日,江苏连云港15人因代购、销售印度仿制抗癌药而获刑的“销售假药案”二审宣判。此前连云港中院一审认定15名被告犯有“销售假药罪”,江苏省高院对林永祥等15人销售假药案二审改判,被告人的罪名由“销售假药罪”变更为“非法经营罪”,刑罚均有所减轻,另有1人被判无罪。此案主犯林永祥的刑期从6年3个月被改判为5年,罚金由180万元变为10万元。林永祥等人被控从印度购买抗癌药后在国内加价销售,系有药效但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仿制药”,与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所涉及的相关药品来源一致,因此该案被称为现实版“药神”案备受关注。林永祥为香港得宝利公司法人代表。连云港中院查明,2011年到2014年7月间,被告人林永祥等15人,通过印度人ANKIT(音)或他人购进大批“吉非替尼”(又称“易瑞沙”)、“甲磺酸伊马替尼”(又称“格列卫”)、“盐酸埃罗替尼”(又称“特罗凯”)、“甲苯磺酸索拉菲尼片”(又称“多吉美”)等药品,然后在国内通过网络或到医院向医生、患者推销等方式,加价销售。

2013年初到2014年7月间,林永祥与印度人ANKIT约定,由林永祥作为其代理人,向中国大陆销售无进口批文的“易瑞沙”“格列卫”等药品。后林永祥联系被告人何永高、韩柏龙等人,由ANKIT在印度将上述药品运到香港,再由林永祥安排他人将药品夹带到深圳,并通过快递发送给何永高等人。案发时,林永祥等人通过上述渠道销售“易瑞沙”等药品获利共计350余万元。经连云港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上述药品外包装均未标示进口药品注册证号,外包装、标签及说明书无中文标识,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数据查询系统中,未查询到我国进口印度生产的上述药品,属于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一审中,连云港中院认为,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应批准而未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应按假药论处。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上述按假药论处的药品属于生产、销售假药罪中所称“假药”。被告人林永祥等人明知在国内不得销售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为牟利而对外销售,其行为均构成销售假药罪。

2018年9月,连云港中院一审判决林永祥等15名被告人犯销售假药罪,分别对林永祥等11名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3年9个月至6年6个月不等的刑罚,另有1人被判处缓刑,3人免于刑事处罚。一审宣判后,有6名被告人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12月1日,我国药品管理法修订后生效实施,根据该法,销售印度仿制抗癌药的行为已经不能再以销售假药罪定罪处罚。在此情形下,同年12月9日,江苏省高院同意了林永祥提出的取保候审申请。6月2日,江苏高院通过网络对该案二审宣判,法院审理认为林永祥等15人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律法规,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非法经营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其中林永祥等10名被告人非法经营数额在50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同时,被告人曹旋昌非法经营数额不满10万元,不构成非法经营罪。法院认定,张旭、林永祥等3名被告人将境外药品运入或购入境内,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属于主犯。

江苏省高院二审指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因二审期间法律修改,对一审判决认定的销售假药罪予以改判,同时根据被告人犯罪事实、情节和悔罪表现等,作出相应判罚。最终,法院二审撤销一审判决,以非法经营罪对12名被告人宣告刑罚,对1名被告人宣告无罪,2名被告人因情节轻微被免予刑事处罚。第一被告人张旭的刑期由6年6个月改为有期徒刑5年,罚金由290万元变为10万元;第二被告人林永祥的刑期由6年3个月改为有期徒刑5年,罚金由180万元变为10万元。(总台央视记者 吴睿)。

还有不到20天,山西太原集中供暖就要开始。随着供暖期的临近,太原市热力公司所属的东山、小店、晋源3座大型热源厂“煤改气”工程已进入收尾冲刺阶段,部分已更换好的燃气锅炉正在进行打压调试。此次共计更换11台、750蒸吨的燃煤锅炉,所有改造工程力争本月底前全部完成,并调试到位。10月底前,太原市区要建成“禁煤区”,市区范围内的生活用煤、农业生产用煤、商业活动用煤、企事业单位用煤、工业企业用煤(除太钢、二电和保留热源厂外),实现燃料煤炭清零,全部由清洁能源替代,替代率达100%。(央视记者 宋云屹)。

成林 被告人 工程

上一篇: 轿车横渡河道被困 消防下水将其抬出(图)

下一篇: 金陵晚报:应急治霾的老路只能越走越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