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专家赴鄱阳湖提取江豚DNA


 发布时间:2020-11-23 18:37:51

一艘船,就是一个家。吃、住、行、工,都漂泊在水上,船,不仅仅是捕鱼的工具,更承载着家人的生活和梦想。位于长江中游的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被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吟咏的“鄱阳湖上都昌县”拥有鄱阳湖水域面积的三分之一,具备典型、完整的内陆湖沼湿地生态系统,是鄱阳湖区湖泊湿地面积最大的县份。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们靠水吃水,漂泊水上。11月18日一大早,船老大詹太森上岸买了蔬菜、猪肉,又在渔船上布置伪装网。今天有客人租了船,要去离码头15公里外的朱袍山拍摄蓼子花海和候鸟。

由于枯水期比往年来得早一些,鄱阳湖上的蓼子花开得格外艳丽,眼下又值候鸟在湖区越冬,全国各地数以千计的游客前来观赏拍照。蓼子花最美、候鸟最多的水洲需要摆渡,心思活络的老詹看准商机,带着弟弟小詹干起了“服务业”。“一年里有小半年在船上度过,风吹日晒,一年下来总也有个10来万块钱。”拍鸟客上岛拍摄的休息时间,老詹点上一支烟,在船头与记者唠起家常。“往年只能靠捕鱼,湖区几个县的渔村经常打架,现在干旅游业也能赚钱。” “儿子们读不进书都已成家,两个女儿都念了大学,一个是教师、一个是医生。

”说到儿女,老詹黝黑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狭窄逼仄的船尾,鱼香味袅袅传来,两位主妇正在做饭烧菜。不同于海边男人捕鱼女人持家的传统,鄱阳湖的渔民一般都是夫妻档,女人们不仅要帮助丈夫打渔,还要承担各种后勤工作。于红英打小生活在陆上,嫁给小詹20年,做起事来已经驾轻就熟。客人拍摄归来,船头摆个木板就是桌子,炖草鱼、红烧鲇鱼、辣椒炒肉、小炒青菜。客人们频频夸赞鄱阳湖鱼鲜美可口,于红英们却只吃猪肉和蔬菜,“网撒下去就有鱼,再鲜美都吃腻了。

” 时近黄昏,渔船回到距都昌县城不远的一处码头。码头之于渔民,犹如城市社区之于市民,是信息交流、物品买卖、情感互换的重要场所。傍晚,正是码头一日里最喧嚣的时候,渔民把一天的收获交售给收购商。这几天,鄱阳湖水位上涨,几艘渔船的活水仓里满是鲤鱼、鲢鱼、草鱼、胖头鱼,个头不小,上秤一约,收入自然也可观。这些湖鲜将被运送到中国大江南北,进入餐馆、超市、千家万户,成就鄱阳湖的美誉。(完)。

一年一度的中国科学院公众开放日告一段落。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请来的“北极熊”成为不少人朋友圈里的“网红”。原来,为让观众直观理解气候变化造成冰川融化、全球海平面升降等现象,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在现场摆放了一个北极熊冰雕。结果仅仅过了半日,北京高温天气就让“熊”变“猫”——冰雕体积急速减小。有了直观感受,小朋友们再听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郑伟鹏所做的科普报告“给地球做CT”时显得格外认真。“怎样给地球做CT?”、“如果海洋静止,会给地球带来什么影响?”孩子们把一个个问题抛给专家。

郑伟鹏在解答时也尽量说得通俗易懂,比如描述“很大一部分热量输送是靠海洋环流从低纬度地区送到高纬度地区,所以如果海洋静止,高纬度地区会越来越冷”。他注意到,孩子们会随着讲解不断地再思考。除了北极熊冰雕,在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公众开放日上的“网红”还有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2015年,中科院、中科院大气物理所、曙光公司等共同启动了“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预研及原型系统建设,同年9月正式对外发布了原型系统。据介绍,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原型系统包含软件、硬件和可视化系统,目前进展顺利。

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也借由开放日的机会,为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征集名字,并将邀请10名入围者到北京怀柔大装置园区见证开工时刻。此外,该所准备的AR眼镜(虚拟增强现实)观察海洋环流、地球模式可视化交互体验、PM2.5的室内变化、模型陈列、《生死平流层》科普演讲等环节也广受好评。(完)。

中科院地震灾害调查评估工作组在对中国高分1号遥感卫星影像解译方面取得阶段性进展,发现了若干新的泥石流、滑坡和堰塞湖地点。其中发现地震导致尼泊尔Rasuwa地区沿中尼公路向我国吉隆口岸方向山谷两侧发生多处山体滑坡,其中最大一处导致河流堵塞,形成面积约0.3km2的堰塞湖,直接威胁下游村庄和道路安全。(赵竹青)。

这是中科院首个境外海洋常规研究与科教融合办公场所。启用仪式27日在位于斯里兰卡南部城市马特勒的卢胡纳大学举行。平台将建有化学和生物分析实验室等。卢胡纳大学是斯里兰卡唯一设有海洋科学学院的高校。中科院计划把位于该大学的这一平台打造成在印度洋地区科教国际合作的重要平台,欢迎并鼓励全球相关科研工作者使用。中科院副院长侯建国在启用仪式上说,中斯联合科教中心是中科院落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重要布局,其中海洋与环境科研合作是重要内容。未来中科院将会利用最新启用的海洋观测平台,继续推进与斯里兰卡的全面科教合作。卢胡纳大学执行副校长阿拉吉亚瓦纳表示,中科院与卢胡纳大学此前共同建设的热带海洋环境联合观测系统,奠定了卢胡纳大学在斯里兰卡海洋研究领域的重要地位,而双方连续举办的中斯海洋与气候双边研讨会,则大力提升了斯里兰卡应对气候变化研究的水平。

刚从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斯里兰卡气候与海洋硕士班”毕业的卢胡纳大学青年教师马杜萨卡告诉记者,非常荣幸自己有机会在中国学习了3年海洋气候学。“从中国深造回来后最担心的就是这里的实验室设备不足,而新启用的海洋试验观测平台将会为我们日后的海洋环境监测提供支持”。

江豚 鄱阳湖 中科院

上一篇: 海南定安县:乡村环境卫生工作纳入村支书考核

下一篇: 抽水工在“轮胎船”上作业 不慎失足掉河溺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