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要“鼎力相助” 不要“勾肩搭背”


 发布时间:2021-01-15 06:54:47

能走路就不乘出租;聚会时,能自己下厨就不进饭馆……金融危机之下,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吉林省长春近来就出现大批的“销卡族”、“夜购族”、“节俭消费”一时间大行其道。长春某私企老板史先生因为工作繁忙,平时很少在家做饭。而这几个月,他和妻子开始频频光顾超市、菜市场,“在家吃饭比在饭店能节省一半钱。”史先生表示,虽然目前企业还没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但要未雨绸缪,改变一下消费观念,适度节俭。不过史先生也笑称,在家吃饭多了,发现不仅是节省了钱,而且与家人的沟通增多了,生活也更加有情趣,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在长春的一些大型超市,近来多了一些“夜购族”。他们专门在超市闭店前一小时左右进场购物,“因为这时候超市许多商品会打折,比如蔬菜类、鲜鱼、肉类等,长久下来,会节省很多钱。

”刚刚成为“夜购族”一员的张麟谈起自己的夜购经历说。在考虑了一个月后,长春的王女士终于把信用卡注销。“以前刷卡消费时总觉得这钱不是自己的。”王女士称,因此自己几乎每个月的支出都超出预算。现在全球经济都不景气,自己也不得不压缩开支。据长春某银行工作人员介绍,自十月份以来,该行信用卡消费的额度大幅下降,而且一些用户还对信用卡进行了注销。对此,长春许多银行纷纷推出优惠政策,以期刺激信用卡用户消费,留住客户群体。曾经在长春流行一时的“拼车出行”近来又重新上演。长春经济开发区的盛先生在两年前成为有车一族,不过随着开发区新办公楼的落成使用,盛先生上班路程比以前多了近十公里。“加上油价上涨,的确有些吃不消。”于是盛先生和住在附近的同事商量后,改为拼车上下班。(完)。

大多数人还沉浸在猴年春节的喜庆氛围当中时,检察反腐已在路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连续公布山东省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司献民3名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查办信息。《法制日报》记者今天梳理发现,2月,最高检官方网站发布的厅级以上职务犯罪大要案信息达到33条,其中涉及厅级官员28人、部级官员5人。新立厅级以上大要案13件 记者发现,2月公布的33名厅级以上官员职务犯罪信息中,新增立案的13件、审查公诉和提起公诉的13件、决定逮捕的8件,其中江苏省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沈瑞卿涉嫌受贿罪一案,立案侦查与决定逮捕的消息同时公布。5名部级官员中,盖如垠、司献民是新增立案侦查,首次进入司法程序;王敏、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3人,均是案件已侦查完毕,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白恩培无疑是2月所公布被查职务犯罪中“最大的官”,其在转任人大环资委之前,先后担任过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等重要职务。2月25日,最高检官方网站几乎同时公布对卢增荣、徐铁骏涉嫌受贿案,由福建省三明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的消息,两人的职务都是福建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起诉书透露的信息显示,两人同时担任过福建省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2月2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金道铭成为2月唯一受审的部级官员。起诉书指控称,金道铭利用其担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干部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1.237亿余元。

庭审中,金道铭当庭认罪、悔罪。涉嫌杀人部级官员被公诉 禁不起糖衣炮弹,是这些官员的共同点。记者发现,33名官员全部涉嫌受贿罪。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受贿犯罪已经成为落马官员的“准标配”。如果说涉嫌受贿是一道“主菜”,部分贪官涉嫌的其他犯罪就可以算作一些“配菜”。记者统计发现,除涉嫌受贿罪外,白恩培还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湖南省委原副秘书长、益阳市委原书记马勇还涉嫌滥用职权罪,山东省枣庄职业学院党委原副书记、副院长孙式灵还涉嫌贪污罪,赵黎平还涉嫌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两项非职务犯罪。起诉书指控,赵黎平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据了解,64岁的赵黎平涉嫌持枪追杀一名28岁的女子,随后焚烧掩埋尸体,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首个涉嫌亲手杀人的省部级官员,他也是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百只“老虎”。

高校扩大新建易滋生腐败 济宁医学院原党委书记侯端敏,长治医学院原院长王庸晋,枣庄技师学院原院长,枣庄职业学院原副院长孙式灵。2月,3名高校领导涉嫌职务犯罪被查办。据了解,这些“象牙塔中的腐败”只是冰山一角。近年来,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案、中国人民大学蔡荣生案、西安理工大学校长刘丁案等高校领导腐败被查的报道屡见报端,让高校腐败颇受社会关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高校是腐败易发高发地之一,近年来呈现不断增长趋势,与十八以来中央高强度密集反腐败相关。学术殿堂缘何屡屡滋生蛀虫?庄德水认为,行政权得不到有效制约、监管不到位是主要原因。目前,高校腐败仍集中发生在基建、采购等环节,特别是近年来高校扩大、新建校区,为腐败的发生提供了温床。

饱受诟病的高校招生腐败、学术权腐败虽然也较常见,但真正进入司法程序的不多。据了解,仅2015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就通报了34所高校的53名领导。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已有11人被“双开”,6人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另有8人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6人正接受组织调查。庄德水认为,2015年以来,教育部对高校进行了内部巡视。中央第八巡视组也进驻教育部开展专项巡视,对直属高校进行了延伸监督和突击检查。未来不排除还会有高校领导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入司法程序的可能性。庄德水说,预防高校腐败,仅仅有反腐高压是不够的,关键要进行制度建设。高校是高层次人才高度集中的地方,知识分子自主性较强,较易形成民主监督氛围。高校应当利用这种优势,不断推进民主管理,以有效制约行政权力。

□ 见习记者  李豪  记者  葛晓阳  文/图。

经济 官员 老板

上一篇: 老外点赞中国社会治安:深夜敢出门 社会治理很中国

下一篇: 甘肃天水境内两车因路滑追尾致4死1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6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