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探索自由贸易园区发展模式


 发布时间:2021-01-17 12:08:18

数据 厦平均每天诞生12个试管婴儿 目前,厦门获得试管婴儿等此类人工生殖辅助技术的三甲医院有3家,分别是厦门市第一医院、174医院及厦门妇幼保健院。试管婴儿的平均成功率在50%以上,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自2000年闽南地区第一个试管婴儿在厦门呱呱坠地,厦门尝试通过试管受精这一异于平常受孕方式来孕育宝宝的夫妻出现了成倍的递增。在2000年,厦门做试管婴儿手术的人数不满百人,此后这个数据不断增加。到了2010年激增到了2000人左右,这个数据在2014年又翻了一倍多,超过了5000人。作为闽西南地区首家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174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平均每天诞生8个试管婴儿。据不完全统计,厦门平均每天诞生12个试管婴儿。厦门平均每天诞生12个试管婴儿,但不少人仍羞于晒出自己的这段经历。昨天下午三点多,导报记者收到一条微信,打开手机一看,是小咏(化名)发来的一张B超图片。“医生说我怀上的是双胞胎,最好卧床休息一阵子,我再休息几天就回泉州去了……”带着笑脸符号的文字隔着手机都透露出小咏夫妻狂喜的心情。

小咏夫妇用了多年时间才怀上试管婴儿。喜悦之余,小咏认真地给导报记者发来一句话:“对了,报道里能不能别写我的名字,我的公婆说怎么都不能让村里人知道孩子是试管婴儿。” 由于晚育、环境污染、生活压力等问题的影响,在我们周围,有不少夫妇正面临着不育不孕的尴尬与煎熬。不少人选择了“试管婴儿”这一生子方式,但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这个群体的大多数人仍羞于晒出自己的这段经历。心痛 生不出娃丈夫被查出弱精症 来自泉州的小咏今年36岁,和丈夫结婚已有9年。婚后他们原本不想马上要宝宝,可经不起丈夫家里催得急,于是生宝宝的计划就往前提。可没想到的是,两年过去了,横竖没怀上。两人的夫妻生活正常,两方的亲戚中也没有听说过类似的问题。婚后第三年,公婆来看望小两口时,对媳妇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等公婆走后,小咏的丈夫建议两人一起去医院咨询,医生让他们做了身体检查。结果出来后,小咏的指标一切正常,而丈夫却被查出了弱精症。为了生子,小咏夫妇开始了6年的漫漫求医之路。

那几年里,她和丈夫四处寻找名医良药,还加入了网上一些求子群。而丈夫也开始吃中药调理,可吃了近一年的中药,孩子依旧没有怀上。中医不适合,小咏他们打算转投西医,到厦门的大医院看看。在一家医院的生殖中心,医生建议他们试着做人工授精或试管婴儿。喜悦 求子成功 如愿怀上试管婴儿 2012年,小咏和丈夫横了心决定做试管婴儿,但没想到居然遭到了丈夫父母的反对。小咏说,一辈子生活在村里的公婆对这种非自然怀孕的生殖方式十分排斥,但孙子毕竟牵动着他们心底最深沉的渴望,丈夫费了不少口舌,公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2014年9月,小咏夫妻来到厦门174医院的生殖中心,希望做试管婴儿手术。可她的各项指标正常,医生建议她先通过人工授精怀孕,如果3次人工授精手术后没有怀孕,才能做试管婴儿手术。医生取了小咏丈夫的活动精子为她做了3次人工授精,都以怀孕没多久就流产的模式终结。毕竟这时候,小咏已经35岁了,已经到了高龄产妇的临界线。今年3月份,小咏夫妻开始接受试管婴儿的手术,与人工授精相比,试管婴儿手术显得更加漫长繁琐,不仅小咏丈夫需要穿刺取精,小咏也要定时打针以促排卵。

小咏说,当时连续打了几天,她肚皮上都青了一片。打过一周多的针之后,医生通过手术为小咏取出了8颗卵子,这次卵子在受精形成胚胎后,其中两颗移植到了她的体内。这回成功了! 尴尬 害怕丢人 严守孩子是试管婴儿的秘密 在174医院门诊的23楼,出了电梯,转头就可以看见生殖医学中心诊区的牌子。“今天来挂号的人有621人,算是不太挤的了。”年轻护士伏在导诊台上一边在资料本上登记,一边对导报记者说:“最多的时候一天挂了1000多号,连我和同事们都有点傻眼了。” 在这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可是一旦离开这里,大多数人都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曾到过这里。小咏也不例外。成功怀上后,小咏欣喜地给导报记者发来了这个好消息:“他现在像迎接战斗英雄一样,我走哪儿他都小心翼翼跟着。”尽管如此,小咏夫妻还是决定以后小心翼翼地保守孩子是试管婴儿的“秘密”。“公婆心里总是有疙瘩,虽然我们一再解释,他们也明白了孩子确实是自己家的,也是我生的,但就怕在村里人面前丢了份,一再嘱咐我们不能对外说。

” 小咏说,不单单是他们夫妻遇到过这个问题,她常聊天交流的试管婴儿群里,也有许多准妈妈表示让人知道孩子是试管婴儿不好。很多时候,群里的某位网友成功生下试管宝宝后,就消失不见了,有些干脆连联络方式都注销了。解读 174医院医学生殖中心主任任建枝: 除了最初是体外受精其他和正常怀孕一样 比起来做试管婴儿的人数,174医院医学生殖中心主任任建枝感受最深刻的反而是来求医人群的态度转变。“以前来生殖中心的人们,都显得很神秘,躲躲藏藏的。”任建枝说,那时候的人们比较忌讳说起自己的病情,对试管婴儿的态度也是“保密保密再保密”。但是现在不同了,社会越来越开明,大众对试管婴儿的态度也有了一些转变,“在候诊时,比较年轻的女性也会沟通交流,姓名可能是隐私,但病情不是,甚至还有朋友之间互相介绍过来做试管婴儿的”。任建枝认为,确实有部分人觉得来做试管婴儿手术会“丢人”,其实,任何生殖辅助技术都只是一种“助孕”手段,除了最初是体外受精,其他和正常怀孕是一样的,宝宝的生长发育与其他自然妊娠的宝宝也没有很大区别,家长不必盲目紧张。

由于厦门目前三家生殖医学机构均未申请人类精子库的资质,目前,厦门所有试管婴儿手术均仅限使用夫妻中男性自体提供的精子。至于卵子捐赠卫生部门更是有明确规定,只能使用试管婴儿治疗周期未用完的卵子,捐赠卵子者也仅限于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取卵的女性。“就是赠卵者本身也必须是需要做过试管婴儿的妇女,而且在相关手术中还有多余的卵子,再经其本人同意,才能有合法捐赠的卵子。”任建枝说,大多数女性深知取卵不易,以及一些道德伦理的观念,即使试管婴儿已生产成功,也不愿意将已经冻存剩余的卵子捐献给其他人。“可以说这里出生的每一个宝宝,都是由夫妻自己的精子、自己的卵子结合而成,有什么好丢人的呢?”(海峡导报记者 李方芳)。

厦门 机制 园区

上一篇: 菜场环卫工亲手帮流浪汉穿衣御寒 感动网友(图)

下一篇: 中国海拔最高儿童游乐园在拉萨开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907